【连载】假如爱有天意(三十五,三十六)

字数 6128阅读 3049
图片来自网络

文/唐妈

第三十五章

随后的一个月,夏尧背着行囊,追随着卫戍行走在人迹罕至的高原,寻找被人遗忘的美景,追寻最原始的梅里风光。卫戍说,藏区是最干净的摄影天堂,这个地方可以找到纯净的世界,拍出世界上最美的片子。

一个月高原旅行,夏尧被晒成了和当地的藏族女孩子一样的肤色,身体却强壮了起来。她渐渐开始让自己不去想过去,想那些想起来便心痛的时光,只是安心的跟着卫戍学习摄影,通过一张张照片寄托自己无处安放的青春和感情。

这天,他们拍了一组放牧的照片,正坐在老乡的院子里喝奶茶,是现挤的牛奶做的,浓郁的奶香让人觉得无限熨贴。

“夏尧,你有没有想过系统的学习一下摄影知识?”

卫戍叼着一根烟,自从两人熟悉后,卫戍便不再注意什么为人师表了,时常表现出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夏尧擦了擦粘在嘴角的奶茶,看着自己这个不靠谱的老师。

卫戍吸了口烟,弹了弹烟灰:“是这样的,我在A国某个摄影学院挂了个客座教授的名儿,昨天老大发邮件说我今年必须为学校贡献一个学生名额,否则,就要把这个客座教授的位置让给别人了。虽然只是个客座,可是被人赶出来太丢脸啦,要不你帮我个忙,去学个两年?”

夏尧心里跳了一下,学摄影的人没有不知道卫戍口中那个摄影学院的,那几乎是摄影界的最高学府了。虽然卫戍这么说,但是夏尧清楚的知道,卫戍这是怕自己不愿意去,故意这样说的。但是,自己怎么会不愿意去呢?

“老师,学费贵吗?”

夏尧出来身上本就没带多少钱,妈妈留下的不多一点的存款夏尧没有动,就带了自己打工攒下的几千块钱,这一个月跟着卫戍混吃混喝,倒是没花什么钱,可是国外的学校学费肯定很贵吧。

“学费你不用担心,你的作品我已经发给老大了,老大对你的照片惊为天人,觉得我发现了一匹千里马,可以给你全额奖学金。不过,生活费你要自己去刷盘子挣。”

卫戍斜着眼睛看着夏尧,一副休想在我这里混吃混喝的表情。

夏尧眼眶热热的,她知道这是卫戍关心人的一种方式。他害怕自己不接受他的帮助,很巧妙的把生活费的问题留了下来,他知道自己如果连生活费都不用出的话,一定不会去的吧?这个不羁的男人可谓古道热肠,却又心细如尘,自己只不过是一个他刚刚收留一个月的助手而已,他却这么尽心的帮助自己。

夏尧站起来,朝卫戍深深地鞠了一躬:“老师,谢谢您!”

卫戍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去去去,别跟我来这一套。去把行李收拾好,明天回昆明,我帮你把手续办了。我跟你一起回去,要不老大真要发飙了。”

卫戍似乎有点苦恼马上得回去见BOSS了,情绪不是很高。

夏尧“哎”了一声,欢快地朝屋子跑去。

卫戍看着夏尧蹦蹦跳跳的背影,唉,我也只能帮你这么多了,以后还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卫戍人脉广,长期出入境,和大使馆的人都快称兄道弟了,很快便帮夏尧办好了签证。

夏尧拿着红色的本本,拨通了莫子潇的电话:“子潇,我要出国了。你快替我高兴吧。”

莫子潇听夏尧细细地讲述了自己这一个多月来的生活和经历,直到听完夏尧出国的原因,他沉默了一会儿,而后忽然开心地笑了起来:“哎呀,傻丫头,走就走吧,记得以后出名了,给我拍个写真啊。我的六块腹肌啊。。。”

夏尧被莫子潇逗笑了:“那你保持好你的六块腹肌,我到时候免费给你拍一套,保准帅到没边儿。”

莫子潇轻轻地嗯了一声:“我去找你拍,你能不回来就不回来了。”

夏尧愣了一下,心口忽然疼了起来。她没有仔细地想过以后要怎么办,也没有想过出去还回不回来这个问题,不敢去想,没法细想。

她轻轻叹了口气:“嗯,知道了。”

卫戍的执行力无敌,办好签证的第二天,两个人便登上了飞往A国的航班,夏尧再一次离开了,这次将是远渡重洋,真正的千里之外。隔着深深的太平洋,时间将成为最好的良药,夏尧觉得自己一定会好起来的。她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对国外的生活期待了起来。

卫戍的不靠谱到了国外发挥地淋漓尽致,一下飞机,他就把夏尧扔给了一个来借机的金发大美女,被自己的大BOSS拖走了,夏尧只来得及看了一个高大的背影,还有就是是卫戍被拖走时不情不愿的小碎步。

夏尧的英语并不是很好,金发美女很周到,先是带着夏尧去学院做了报道,然后又把夏尧带到了宿舍,然后又马不停蹄地带着夏尧去看了学院旁边的语言学校。

夏尧揉着发涩的眼睛,在纸上画着未来两年的生活:几乎每天都有一天的专业课,前三个月晚上要上两个小时的语言课程,然后自己还必须挤出时间去赚生活费。

繁忙的课业立刻让夏尧忘记了悲春伤秋,马不停蹄地投入了累成狗的新生活中。

最忙的时候,夏尧只能睡三个小时,经常莫子潇打电话过来夏尧都在忙,不是在神经质地读着英语,就是在某个鸟不拉屎的地方采风,或者是在嘈杂的餐馆洗盘子。

这天夏尧洗完盘子已经是半夜十二点了,夏尧是晚上上完课出来才发现今天是万圣节,街上到处是南瓜灯。

夏尧把有点大的羽绒服往紧了裹了裹,顺着街边低着头快速地往宿舍走。

这个点,街上几乎没有人了,路灯发出惨淡的光,光秃秃的树像是一个个妖魔鬼怪,在黑暗的夜里张牙舞爪。夏尧有点害怕,虽然这边的治安一直还可以,可以一个人大半夜走在街上,还是挺渗人的。她不由加快了脚步。

对面走过来四五个奇装异服的青年,远远便可以看见他们身上金属装饰的反光,夏尧尽量降低自己存在感,低着头往前走。

这几个异装青年似乎喝了酒,看到夏尧,立刻嬉笑着围了过来,说着下流的话。

夏尧的脸苍白,她盯着其中一个看起来像是老大的人:“请你们让开,不然我就报警了。”几个人眼神有点呆滞,夏尧猜测他们可能不仅酗酒,还可能吸食了大麻,她装在口袋里的手握成了拳头,警惕地看着这几个人。

那个老大嬉笑了一声:“报警?那你报吧,美人。哈哈哈。”

说完伸出一只手朝夏尧抓来,夏尧赶紧侧身多了过去,对方人太多,她被逼到了墙边围了起来,她害怕死了,几乎能猜测到如果没有人救自己的话会发生什么。但是她不敢表现出害怕,依旧倔强地恶狠狠地盯着几个人。这时,远处忽然驶来一辆警车,应该是夜间巡逻的巡警。几个不良青年一看立刻悻悻地跑了。

夏尧腿有点软,但是她一刻都不敢耽搁,迅速向宿舍跑去。

跑回宿舍,夏尧才发现自己在发抖,手抖地钥匙插了几次才把门打开。

今天过节,宿舍的同学都回家或者去朋友家玩了,没有人在。

夏尧锁好门,一下子没了力气,靠着门滑坐到了地上。她把脸埋进膝盖,双手抱着小腿,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

在这个异国他乡的盛大节日里,夏尧一个人忙到了午夜,然后遇到了可怕的流氓,虽然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伤害,可是巨大的恐惧让夏尧伪装多日的坚强的心裂开了一个大口子。

她哭到泣不成声,她最里面喃喃地无意识地叫着“沈耀”,这一刻,她才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忘记那个男人,在遇到危险的那一刻,她第一个想到的还是他。

夏尧把头深深地埋在膝盖里,心想,就一会儿好了,就让自己心底那点思念在这一刻爆发一下吧,真的好思念那个温暖的怀抱。沈耀,沈耀,沈耀,你在哪里?我好想你。

远在大洋彼岸的沈耀睡到半夜的时候,忽然惊醒了,他感觉心悸地厉害,似乎有什么生生被从心脏上揪了下来,然后便睡不着了。他点燃一根烟,站在卧室的落地窗边,看着窗外的夜空。

夏尧,夏尧,夏尧,你在哪里?我很想你。

第三十六章

沈耀最近很忙。

被父亲关了二十多天,公司积攒了一大堆事情。他每天除了要忙公司的事,还要随时关注夏尧的下落,不尽人意的是,一直都没有消息。他最近烟瘾越来越大了,眼神越来越暗,连跟了他多年的顾东都不知道自己老板在想什么了。

虽然夏尧暂时不会出现在沈耀面前了,但是沈连平依旧是愁眉不展,林家还在那里虎视眈眈着呢。沈耀这次被惹急了,沈老爷子看不是时候提和林沫婚约的事情,一时,这件事便拖了下来。

沈耀倒是收到过林沫几条短信,但是可想而知,沈耀这次吃了大亏,被人威胁到如斯的地步,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向林家妥协了。收到短信看都不看直接删除,几次下来,连删除的耐心都没了,直接把林沫拉了黑名单。

沈耀倒是搬回了老宅住,但是几乎每天都应酬到很晚,早上又早早走了,父子俩几乎没有机会碰面。

这天,沈连平专门等着沈耀,这件事情必须要解决,否则林家不会善罢甘休的。

沈耀到家倒是早,进门看到父亲坐在沙发上,便愣了一下。父亲这样子明摆着是在等自己。这次的事情对沈连平在沈耀心目中的光辉崇高形象产生了恶劣的影响,沈耀看到父亲板着的脸,不由皱了皱眉。

“沈耀,你过来坐,我有事情和你说。”

沈连平叫住了故意忽视自己准备上楼的儿子。

沈耀顿了一下,只得转身坐在了沙发上。

“沈耀,你对林家的事准备怎么办?”

沈连平紧紧地盯着沈耀。

“退婚。”沈耀不咸不淡。

沈连平忍住了拍桌子的欲望,最近为了沈耀的事,沈连平感觉自己的脾气越来越差了。沈耀以前多听话啊,现在怎么成了这么个逆子。

“沈耀,你不能义气用事。你应该很清楚沈家和林家的关系,那几条航道可是全靠着林家庇护呢,你不会忘了吧。”

“航道的事情我已经想好了,如果林家还看得上这条财路,就继续合作,但是婚一定要退。如果他们林家一定要和钱过不去,那也无所谓,航道不做了。正好李家也感兴趣很久了,现在风头也紧,我正好转给李家好了。”

沈连平感觉自己血压都升高了,他深吸了一口气:“你竟然要把航道转出去?你是傻了还是疯了,你知道航道对沈家意味着什么吗?那是沈家的荣耀,你爷爷就是靠着航道发的家,你现在把航道转出去,就是是祖宗基业于不顾。”

沈耀感觉父亲真的是老了,不论是年龄还是眼光,这些年随着高铁和航空的高速发展,水运早已经失去往日的风光了,速度慢,成本高,竞争力大大下降,而沈氏这几年已经逐渐转到资本运作和高科技研发上了,航道这块实在是一块大大的鸡肋。他还不至于为了一块鸡肋而赔上一辈子。

“爸,三季度财报马上就出来了,我不看都知道航道那边绝对是不盈利的。我也早就不愿意受制于人了,沈家除了不是官宦出身外,哪一点都不比林家差,您何必妄自菲薄,去向他们林家纡尊降贵呢?而且,自古官商勾结没有好下场,我想早点撇清。”

沈连平愣了一下,自己难道真的老了吗?刚刚退下来不到一年而已,可是沈耀说的情况自己也是知道的,但是从情感上让自己放弃老祖宗留下的产业,那就是不忠不义不孝啊。看着沈耀明显瘦下来的样子,沈连平却又有点心疼了,自己这个儿子自小优秀,杀伐决断,很有天赋,但是一直都为自己是从,既然自己已经放权了何不彻底放了呢?

他疲倦地摆了摆手:“算了,你去吧,我累了。”

沈耀看着父亲忽然灰败下来的神情也有点动容,这个男人呼风唤雨了一辈子,最后却管不住自己的儿子了,想必心里很难受吧?

“爸,林家那边您不用担心了。我会去说的,有什么事情我会担住的。”

“去吧。”沈连平靠着沙发闭上了眼睛。

沈连平心里把事情过了一遍,这个事情还是必须自己出面才行,要不那真正是大大的杀了林家的面子。

第二天,沈连平和太太温琳商议了一下,温琳是书香门第出来的大家闺秀,一直以知书达理在圈子里闻名,很是受各位太太们的喜爱。

温琳听丈夫说了沈耀的说法,想着儿子这几日瘦的脱了型,整个人也是阴沉沉的,也只能无奈的拍了拍丈夫的手:“唉,儿女真是父母生来的债啊。我和你一起去吧,林夫人看在我的面子上总该劝住点老林的。”

沈连平握紧了这个陪伴了自己几十年的女人的手,还好,有你在啊。他忽然有点明白沈耀的心思了。自己这次是不是真是做过了啊?

林正业对沈家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也有所耳闻了,总共就那么大个圈子,八卦的人无处不在,更何况是涉及两大家族的八卦,早被人传疯了。这个上过战场的男人倒是沉住了气,他想看看沈连平这次如何下这个台。

于是听到沈家夫妇来拜访的时候,他还在心里冷哼了一声:看,还不是来示好了?

沈连平和温琳把带的补品递给佣人,沈连平立刻笑着跟林正业打招呼,温琳也微笑着点了头。林正业却只是从沙发上站起来,淡淡地招呼了一声,那冷淡的态度让沈连平很是不舒服。虽然知道林家一向对商人出身的沈家是有点小瞧的,但是这次自己可不是来有求于人的,沈连平脸上表情没变,儒雅地笑着,心里却是冷了下来。

林太太为大家沏了茶,两家人坐在一起聊了几句有的没的,沈连平轻咳了一声,准备切入正题了。

“老林,我这次来呢,是来向你赔罪的。你看,沈耀这臭小子这次做的事情确实不地道,我先代他给小沫赔不是了。”

林正业坐正了身体,收起了脸上的笑,看着沈连平。

“我也老了,这次因为这个事儿和沈耀弄的很不开心,孩子大了,翅膀硬了,我也是有心无力了。而且,沈耀我看得出来,他心不在小沫身上,要是硬让两个人在一起,怕是会害了两个孩子啊。”

沈连平满脸遗憾,叹了口气。

这下傻子都听出来这是什么意思了,林正业一下子变了脸色:“老沈,你们可是想清楚了?”

沈连平也是一脸严肃:“老林,对不住了。”

“沈伯伯,她是谁?”

客厅里的四个人吓了一跳,几个人没有发现林沫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外面回来了,满脸的凄惶,颤抖着声音问:“沈伯伯,你知道的吧?那个女人是谁?”

面对林正业这只老狐狸,沈连平是不怵阵的,可是毕竟是自家孩子辜负了人家女孩儿,沈连平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小沫啊,沈耀那小子不知好歹,你别把他当回事。比他好的人多了去,哈。”

林沫看了一眼沈连平,忽然轻轻地笑了:“是啊,比他好的人多了去了,可是我就喜欢他啊,喜欢了十年。他怎么能因为一个不知道哪里的女人就不要我了呢?”

林正业已经变了脸色,本来被人上门退婚就够丢脸了,自己女儿现在竟然还说这样的话,他狠狠地拍了下桌子:“够了,给我上楼上去。还嫌不够丢脸吗?”

林沫震惊地看着父亲,这是疼爱自己的父亲吗?他嫌自己丢脸?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了呢?

沈家夫妇尴尬地互相看了看,温琳赶紧说:“老林,你看,都是我们家的不是,你就别说小沫了。”

老林瞪了林沫一眼,估计也知道不好看,不再吭声了。整个客厅一下子陷入了沉默。

林正业抽了口烟:“老沈,我们林家的姑娘不是你们沈家想要就要,不想要就不要的。退婚可以,沈耀必须登报申明,退婚是他自己的问题,与我林家没有关系,与我们家林沫更是半点关系没有。并且要公开道歉。”

沈连平和温琳对视了一下,虽然要求过分了点,但是毕竟是自家孩子的不对,沈连平点了点头:“好,按你说的办。”

林正业叹了口气:“我就不留你们夫妻俩吃饭了。”

沈家夫妇一听,人家这是赶人了,那就赶紧走吧,呆着也头疼。

走到门口,林沫还呆呆地站在那儿。

温琳拍了拍林沫的手:“小沫啊,唉,真是对不起啊。”

林沫默默地抽回了手,恍惚地向楼上走去。

沈耀晚上吃饭的时候,听父亲说了去林家的事和林家的要求,不由愣了。他真没想到父亲会亲自去,他看着父亲一脸的愠色,想必在那边也没看到好脸色。至于林家的要求,他倒是觉得很正常,毕竟自己对不起林沫。发表申明后产生的影响再考虑吧。

第二天,沈耀便让顾东去报社发了声明:沈氏集团董事长沈耀先生由于个人原因,不能与林沫小姐缔结婚约,与林沫小姐无关,特此申明。

申明一出,舆论哗然,沈氏股票受影响暴跌了两天,沈耀及时命人补仓,才没造成太惨重的损失,但是仍然蒸发了几千万的市值。

沈耀看着眼前的报纸:夏尧,你在哪里呢?你为什么不能等等我呢?

骤然涌上的伤痛和愤怒使得沈耀将报纸揉成了一团,还是没有消息,沈耀捶了一下桌子,剧烈的疼痛总算让自己清醒了一些。

他还有更多的事情去做,他必须把自己变的更加强大,这样才能做自己想做的,要自己想要的,再也没有人能阻止自己。

沈耀看着二十八层高楼下川流不息的车流,眼神不再是过去的古井无波,而是透出了一股狠戾,让人心惊。

夏尧,如果找到你,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