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03要说又不能说

        一年又过了大半年了,我还是要说下我的想法,所有人的不得力我都可以接受,可是宝文,一个与我分利益的人,让我心里过不去,加了一个夜班就可以安心在家洗衣做饭,上下班除了你偶尔看到就嚼一下,又没有规定,一直说不好说,那只是因为他是你亲弟,你的爱怜度不是一般的,你可以荣忍不代表身边人都得煎熬的接受,日子很悠哉,房子车子同龄人多少能比,不要口头说他不上进,做这多线的地铁你给过他什么压力,难道他没事自己去找压力?这是人的本性。

      不要逼所有人都能不说就不说,所谓的做好自己,宝文郑秀早就这样的,忠生也快了,我也可以的,只是这样下去企业确实没激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