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拖稿这件事

 “活在 dang 下” 

文/子碎    图/网络



“脚踩西瓜皮,滑到哪算哪”


这是最近,你们的拖稿一哥咕哥,最常跟我讲的一句话。起因是什么呢?


咕哥写稿不喜欢打初稿,从以前写作文到如今写推文一直都不喜欢,总是想到一个选题就开始肛,开头主题结尾立意那些通通不管,于是往往会出现两种情况。


刚开始滑没多久就撞墙,还没产出就夭折。


或者,一滑滑到天际去,偏偏最后还能凭借强硬的“滑西瓜皮”功力,在最后硬生生滑出一个神转折。以至于看完之后,你能说一句,“Yep 好像还能看的样子”。


不打初稿的习惯,加上咕哥平时忙于学习考研考雅思托福等各种原因,导致其不但写稿时间本身就比较少,而且写稿时还不一定能产出:)


上一篇关于毕业的推送,其实咕哥前前后后写了有两个星期(两个星期写了一千多字啊朋友们!!!像极了初高中语文课上老师给你布置的那篇八百字论述文,你憋了整整两节课连个分论点都没写好时,也是这么个感觉),而且最关键的是,原定主题并不是“毕业”,“毕业”这个主题还是因为原定主题写不下去了而中途改的(看吧,不打初稿就是容易半路夭折)。


所以你现在知道,为什么咕哥如此低产了吧,两三周才写一篇的速度,子碎连稿都懒得催。


咕哥咕哥,当初起这个笔名的时候,寓意就是“鸽子咕咕咕”。


呵,一如既往的江南鸽子王风范。



我跟咕哥已经认识快十年,从初一到快大四,其中初高中还同班了五年。


这其实是个相当夸张的时间跨度,人生没多少个十年,更没多少个十年了还能保持联系的人。


但我们之间并不是因为有相当多的共同点,有相当多的话题可以聊而深交至此的,相反,我们的共同点其实很少。譬如咕哥喜欢看NBA,喜欢唱歌,喜欢看书,喜欢摄影,还是每年校运动会的踊跃参与者。

咕哥摄


而我对NBA没什么兴趣,唱歌五音不全,看书只挑感兴趣的看,会因为每年的校运动会期间全校停课而感到开心。


真的,在我看来运动会最大的益处,就是给我多了两天跳舞的时间罢。


真要说有什么内在原因,无非就是聊得来吧。


我已经忘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互相变得比较熟的了,只记得从初高中的某个时刻起,两个未成年的小屁孩就经常会待在一起,聊一些比较深刻的话题,关于人生,关于未来,关于世界,关于把妹。


现在到了大学,互相之间半年都未必能见上一次,平时也还是会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话题而聊起来。


以下省略300字


这如果不是一篇人物传的话,光是这么一件事都能衍生出一篇观点文了:)主题就是,“要跟三观契合的人一起玩”。


有一次我跟咕哥的对话,我记得很清楚,那是高考前七八十天。那天晚自习之后,我们最后离开教室,我趴在六楼的栏杆上看着学校的操场,晚风轻抚不带燥意,


“你说我们高考完之后,这样的场景是不是就再也见不到了,有些人也可能会再也见不到了”


“想那么多干嘛,先高考完再说,以后的事谁知道”


Yep  贯彻落实“脚踩西瓜皮”精神。


当时的我并没有觉得这个对话有什么问题,这就是一个普通的毛头小子对高考这件事发出的“常规感慨”而已。可后来的我渐渐意识到,就是这么一次对话,反映出来的是咕哥人生观里那相当隐性的一部分行事准则。


我对此不想评价对错,但换个角度来看,其实这种想法也蛮酷的。


未来还未来,先做好当下的事才是最要紧的。


毕竟以后的事,谁知道呢?

咕哥其实是个很优秀的人,他学习上进,喜欢运动,当过班长,受老师青睐,同学之间人缘还超好,真的超容易相处。此外,咕哥一米八,比我高了一个头。

在当时的我看来,妥妥的领导者风范,说是未来的人生赢家都不算夸得早。


但咕哥在同学之间有个人尽皆知的cào dàn缺点他特别特别喜欢迟到


但凡是有点活动,咕哥一定(划重点,是一定)会迟到,区别只在于是迟到一个钟还是两个钟。基于此事,咕哥被大家diss了中学时代整整六年,并荣获江南鸽子王这个称号。


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


“哎呀!僧 hó 嘛!该享 sòu 的sí 候就因该好好享 sòu 的啦!频 sí 粗去玩不就四为liǎo放松吗!那我多碎一下觉晚一点点起怎mó啦!”


“???”


看吧,咕哥拖稿这件事,是有现实依据的:)


但吐槽归吐槽,咕哥在一些要紧的事上却从来不会掉链子,认真交待的事往往能有很高的完成度。


还是拿上一篇推送做例子,虽然咕哥拖稿拖了两个星期,但是推文的完成度还是蛮ok的。而且在发出推送前的那个下午,我排好版之后,咕哥来来回回检查了很久,一个标点符号一个用词都会细细琢磨。


虽然明明很清楚,目前的我们写推文几乎是没有收益的,但咕哥既然答应了要一起做这个号,那就会很认真地对待每篇推送,认真地对愿意看推文的每一个人负责。


这其实就是一种态度,在小事上显得放纵自己,在大事上严格要求自己。

就做公号这件事来说,合伙人向来就不应该是瞎找的,而咕哥爱拖稿,写稿时还总是不打初稿玩freestyle,导致可能自己挖了坑结果爬不出来只能弃稿重写。


但咕哥能跟我唧唧我我十年之久,甚至一拍 ass 说“嘿!我们一起做公众号吧!”,那靠的肯定不是PY交易与友♂谊之光,而是咕哥真的有丶东西。


比如认真对待每一篇稿子;比如你得承认,脚踩西瓜皮有时候也能滑出奇效。


我前几天问咕哥,


“你下一篇打算写什么”


“打算写写搬家的事吧”


来吧朋友们,让我们稍稍期待一下下一篇的推送会迟到多久,以及主题是不是“搬家”。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