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腊排骨记:

食腊排骨记:

哈喽,大家好,我是豆豆,我又上线来了。呵呵。昨天,天许去云坪带了一大包又大又甜的鹅蛋柑回来,剥给我吃。说来也不完全怪天许,他喂我时也问了我的,会不会吃多了?怪我自己贪嘴,每回他问,我都摇头,结果吃了整整一个。今天早上,就有点反胃了。吐了。

今天,天许就不喂东西给我吃了。不吃就不吃吧,反正胃还有点小难受。但到了下午,我就恢复了,好饿啊,好想吃东西啊。这个时候,就算给我我早就吃厌了的狗粮,我也会视为山珍海味。可是,天许不顾我围着他嗷嗷叫,只顾拿着手机猛戳,还一脸桃花,眉飞色舞,肯定是在和哪个美女聊天。我伸长脖子去看,如果看准了,我要给他的傻姑告他。可是他老奸巨滑,不要我看。

到了五点半,他给他那傻姑打电话,说要去接她,然后带上他的宝贝女儿挽星去吃美蛙。我一听,顾不得上背贴下胸,蹭的一下从我的窝里窜岀来,扑到他身前,又给他摇头,又给他摆尾,还没皮没脸的在他脚上蹭,可是他理都不理我,到阳台上换件衣服就出门了。

我气得半死。各位朋友,你们看到这里,可不要误会以为我是生气他不带我同去。你们别忘了,我可是一只通情达理的狗狗。他们一家上饭店,公共场所,怎么能带我去呢。我生气是因为他们出去吃香喝辣,竟然不给我倒点狗粮。我己经饿了一天了啊。

于是, 我在客厅踱来踱去骂天许! 这时,我突然发现,阳台的门没有关。里面可是有很多腊肉香肠的啊。平时,天许总是把阳台门关得严严实实的。现在可好,他忘了关!

我急忙跑进去,哇,薰得金黄的香肠,腊排骨,就在我的嘴边,只要我一伸嘴,就可以吃到。

但是,我可是一只受过教育的狗狗。我经常听天许在家读四书五经,前几次我偷吃挽星的牛肉干,鱿鱼丝,他还教育我什么非我之物,一毫不取,什么君子不偷吃,还有什么君子有所喂,有所不喂。

我犹豫了。我不再看腊排骨和香肠,依依不舍的慢慢退岀阳台。但奇怪的是,虽然离腊排骨和香肠越来越远,但他们的香味却越来越浓。天啊,谁能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天许!你这个混蛋,你自己出去吃香喝辣也就算了,你不喂我狗粮也算了,你丫怎么能这样残酷的不关阳台门,你要考验我的狗性吗?我忍不又骂了起来。

肚皮咕噜咕噜不停响,口水叭哒叭哒不停流,好吧,我承认,天许,你赢了。我没有经受得住腊排骨和香肠的考验。

我曾见有朋友夸天许这家伙诗写得好,对于诗,什么七律七絶,什么平平仄仄,太复杂了。我不懂,虽然经常看天许摇头晃脑念自己的诗,但我的确无法评论。但天许的厨艺,我不得不赞叹。他平时给我做的肉末扮饭,胡萝卜扮面,简直不说了。而他做的这腊排骨,更是绝了。用柏树丫和柑橘壳,野菊花薰制的,好香啊!

这就是为什么一开始,我只想吃一小块,而后来竟然吃了三块的原因。朋友们,你们可不要笑我,你们人类和我差不多,都是贪得无厌的。我甚至还好一些,我只求吃饱。不象你们人类,吃饱穿暖后还不知足。还要不停的捞。

吃饱后,我爬在窝里,摇着尾巴,剔着牙,我给自己说,豆豆啊,狗狗可是要知恩图报的哦。为着帮助天许提高厨艺,等一会儿他回来了,发过火,你千万要记得给他说,今年的腊排骨稍微咸了点。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被你喜欢时是直子,喜欢你的时候是绿子。 《猎场》美好落幕,喜欢秋冬和伊人青涩而深情的初恋,也喜欢他们对于回忆和现在...
    笑音无恙阅读 172评论 5 3
  • 好多次看到一件自己欣赏的事物就给自己定下一个目标,如素描,如英语。看到好的作品,听到被欣赏的画师,我想我也可以的...
    潕䔡阅读 283评论 0 2
  • 作为一个挂着80后的头衔,与70后只有一线之隔的中年大叔。本以为翻滚红尘多年,早已累感不爱了!可最近偏偏被一部电视...
    兰陵笑笑生的野望阅读 4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