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星随笔

大四的时候看了一本书,叫《夏季走过山间》,是约翰·缪尔的日记,记录了他与几位牧羊人在原野中放牧的经历。当时的约翰·缪尔只是个名不见经的学者,他的日记也并非专门的学术作品,更像是自然文学作品,但是在字里行间,依然不缺少专业的自然科学词汇和严谨而细致的观察。

我想,带来进步的思考,往往源于对事物的观察和分析,而记录是做好分析与观察的一大利器。它会催促着你不错过事物的关键细节,抽象出它的要点。

同时,笔记也催促着你在书写中反思自己的生活。

当然了,我只是个偶尔抬头往星空瞥一眼的芸芸众生之一,观星就如同游历名山大川,感慨一声而已。像一些优秀的业余爱好者一样,做出不一般的发现,对我而言可能性微乎其微。只是星空中的天文目标太多太散了,需要简单的记录,避免混乱。

在2018年冬天购置天文望远镜信达小黑之前,我一直是裸眼目视,没有一台正经的双筒望远镜。


2019.1.22 月光照亮的小黑 于家中天台

2015年,大学一年级时的一个夏夜,我在大学城华工的湖边往天空瞥了一眼,在星图软件stellarium的帮助下,认出了夏季大三角——织女星、牵牛星、天津四,这算是天文爱好的起点。不过一直到了2017年,我才开始对着星图,一颗颗辨认那些亮星。

那年的暑假,我留下这样一段文字:

2017年8月18日

小镇停电了,便想起去看看星星。

四周的地面上只有寥落的灯火,这才觉得无论傍晚的余晖还是晚上的星空,都比平日所见所想的来得宏大。

想到古人的夜晚以及那些关于星空的追问和感慨,想起彼此的距离和尺度,想起斗转星移和万古的长夜,只觉得天地悠悠,尽是无涯过客。


刘慈欣在《朝闻道》里曾写道,当原始人开始抬头凝视星空后,文明的产生、科技的发展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

对我而言,这次的观星算是在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催促着我望向更高更遥远的地方。

以下,是我关于观星的一些零零散散的记录。仅仅是一个天文爱好者的随笔。有些零碎,无甚章法,也没有什么想特意表达的道理。毕竟日记是写给自己看的,作为已经逝去的昨日的回忆。

如果你能从中读出一两点觉得有趣的东西,是我的幸运。

2017年8月23日

位于乡郊的湖光镇,夏夜观测条件还不错。

我半夜起床,靠在西向的阳台上看星星,过了好一会儿,才发现自己忘了戴眼镜。尽管如此,依然可以看到不少一二等的亮星。

无意间望向东边时,我看见猎户座出现在窗户里,如同壁画装点着夜空,画面完整而明亮。遂披上衣服上天台,看见头顶上漫天星光闪耀。

昴星团、天狼星、北落师门、老人星、南河三、北河二、北河三······第一次辨认出这些亮星时,心里的激动无法言说。

最后,金星渐渐升起,群星黯淡了,消失在新一天的晨光里。


2018.10.06 猎户座 于家中窗户

2017年的9月15日

漫游太空二十年的卡西尼号探测器坠入土星,第一次关心遥远天边的一颗人类飞行器。

2017年12月17日

与同学聊天,对方感慨“啊,今晚,可以看到好多星星”。于是远程指导同学观星。通过手机,给对方讲大概在哪个方位,哪个高度,有什么亮星,不过努力了很久,对方最后似乎还是没辨认出来。

2018年1月4日

2017与2018年之交的冬天,似乎有许多晴朗的天气。但是在双子座流星雨、象仪座流星雨极大的那几天,却一直是阴天。这时,对“每逢天象必下雨”有了深刻的体会。

2018年1月12日

最近,我发现我的手机可以设置最长12秒的曝光时间,于是开始试着用手机拍摄星星,既可记录,又能帮助自己寻找一些看不太清的暗星。今晚,拍了一张冬季大花环,算是乱拍星星的起点。

半夜醒了一回,索性披上衣服上天台看星星。狮子座与大熊座高悬头顶,洒着傲寒的清辉。

从天台回寝室时,把晚上起床小解的舍友吓了一大跳。

2018年的春天与夏天,观星的记录一片空白。大三下学期的课程比较繁忙,还要分心处理研究生推免的事情,直到10月,研究生的事情告一段落,星空又向我招手。

2018年10月7日

回湛江时,常上天台看星星。天上的星座已经差不多认齐,于是借着手机拍摄的照片进一步辨认那些稍微黯淡的星星。那段时间的傍晚,金星、木星、土星、火星从西向南一字排开,可惜没能用一张照片拍全。

2018.8.11  夏日星空的金星、木星 于湖光镇


2018.10.5 用拍的照片做的星座连线。左上角是振翅翱翔的天鹅座


2018.10.5 星座连线。左起依次为御夫座、双子座、猎户座

2018年11月19日

这两天夜空澄澈,到了华工北二宿舍的天台参加天文社的活动,第一次接触到天文望远镜。看了仙女座大星系、猎户大星云、海王星等目标。说实话,仙女座大星系几乎看不清····

在天大将军一的黄色主星的旁边看见小小的蓝色伴星时,异常惊喜。

2018年11月24日

天上总是飘着些微云,在看不见星星的日子里,却总是有绚丽的晚霞。今天途径人文馆前的大草坪时,仰头看见七彩的月华。


2018.11.24 月华 于华工人文馆

2018年12月16日

买了我的第一台望远镜,信达小黑,口径150mm,焦距750mm。今天望远镜到货,天气刚好意外地转晴了,第一次组装望远镜也很顺利,遂上天台观星。

镜子顺利开光,没有遇上开光定律。虽然有月光影响,但是观星效果还好。扫过的目标有行星(火星)、双星(天大将军一)、星云(猎户大星云)、星团(昴星团)。火星只能分出圆面,看不出极冠。46p彗星刚好经过,但是没能找到。

观星过程中,有三位修热水器的师傅上天台检修,对望远镜挺好奇,便带着他们看了月球的环形山。

2018.12.16 信达小黑开光 于华工东八

2018年12月17日

天气晴好,打算开始找找梅西耶天体。把大犬座的M41和御夫座的M36收入了视野里。第一次看到这两个疏散星团时,像是看到了漫天散落的宝石,也像是孤独的旅人远远望见了热闹的人群,忍不住想向他们挥手。


2019.1.12 第一次用望远镜拍月亮

2019年1月13日

寒假回家数日后,迎来了第一个少云的夜晚。只是湿度极大,地表有灯光的地方,光线晕染在云雾里,如同水墨。望远镜筒也结了凝露。

老爸看着望远镜新奇,也上来看我摆弄这个大玩具。给老爸显示m42猎户大星云时,他也像我第一次看星云一样,并没有多惊喜。倒是看双星和月亮时较为惊奇。不过我俩觉得天大将军一的双星是一黄一绿的,和人们常说的一黄一蓝不同。

是夜,M31仙女大星系在视野中很清晰,但是依然没看清M32与M110。

2019年1月20日

最近这一周,天上总是散着薄薄的云,只能姑且拍拍蒙着薄云面纱的月亮。打算每天都拍拍月球,辨认光影交界处的月陆月海的地形地貌。有好几天云层太厚了,把月亮遮得严严实实。

经过几天的观察,对面的月球上总算是有了一些我熟悉的角落。

即使隔着遥远的距离,隔着不定的云雾,我仍可想象,仍可感知。

2019年1月22日

连续一个月多云后,终于等来冷空气南下,吹开了云层,送来约一周的晴天。于是抓紧机会玩望远镜。后半夜还有云雾渐起,催促着我早点休息。

今天新找到的梅西耶天体有M34、M37、 M38,已经定位但未能看清的有M79、M33,NGC891、NGC1857、NGC2362。月亮给观测造成了极大的干扰,但今晚的月亮初升时红如旭日,颇为震撼。

在找河外星系M33时,突然有一颗亮度有2等的亮星从视野中飞过,多亏有星图软件,才知道是一颗叫cosmos1452的人造卫星。这是第一次亲眼看到人类的航天器。

找到了两颗双星,145cMa和猎户座的头部觜宿一。

如果要和异性看星星的话,双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容易说一些感人的话。

2019年1月23日

观测了M35与NGC7788两个疏散星团。后者是在寻找M52的途中瞥见的。因为后来云雾渐起,M52反而没能找到。

以前听人们是把星空比作海洋,还没有那么深的切身体会。但是当我有了天文望远镜,在天空中搜寻目标的时候,才深深感受到星辰大海的浩瀚。

在寻找一些晦暗的目标时,我们需要先定位一颗亮星,再沿着自定的路径缓缓移动到目标处。用星星来搭桥,我们称之为“星桥法”。

望远镜的视场较小,移动的过程中从一颗星星跳到另一颗星星,往复前进。

星光暗淡时,指引星较远,很容易失去目标,就如同在大海的迷雾中迷失方向一样。

当视场中几乎看不到星星时,如水手面对四面皆汪洋一般绝望。

但是,当你终于找到目标时,你会像探险家找到新大陆一样,惊喜欢呼。

2019年1月24日

下午与高中同学游玩湖光岩,本已挺累,想睡个早觉,看到天气不错,还是忍不住把镜子扛上了天台。

在仙后座找到了M103,五颗较亮的星星的排布,正像一只小山羊的头部。之后在寻找M52时,云雾覆满了天空,只能作罢。

2018年1月25日

今天下午天气转晴,赶在天黑前上天台架好了镜子。

晚上七点,群星开始闪烁。此时没有月光干扰,星空澄澈又宁静。第一个目标是天兔座附近的球状星团M79,这是第一次看球状星团,模模糊糊。之后便趁着猎户座在天顶,巡游了疏散星团NGC1981,NGC2071和M78星云。如果我没记错,似乎看到了M78星云与临近的NGC2067、NGC2064两个星云的暗淡光点。

接着到大名鼎鼎的“天光新星”——M1蟹状星云,依然看不太清,但比起前几天观测的效果好些。寻找暗淡的星云或者星系时,总觉得自己要找的那团云雾若有若无,亦真亦幻,好不容易用余光瞥到了她的面纱一角,还要疑心是不是自己的幻觉。 同样做了尝试但仍没能看清的,还有仙女座大星云旁边的M110。

之后是南天帆船上的疏散星团M93和麒麟座中的疏散星团M48 、NGC2244。最后一个位于玫瑰星云中,不过望远镜没法看清这朵宇宙玫瑰,只能期待以后有能力弄一弄天文摄影,把她拍下来。不知不觉到了晚9点,巨蟹座逐渐清晰,于是找了疏散星团M44和M67。M44鬼星团占满了1.5°的视场,是今晚看到最灿烂的目标。鬼星团内星星数量众多、亮度均匀,个人觉得比M45观感更好。古人称M44为“积尸气”,却是有些冤枉了。

近10点时,月亮出现。拍了几张月面后,往西边找到了天王星,估摸着很难分解出圆面,便没有尝试。仙后座中值得一看的观测目标有很多,今晚瞄了一下疏散星团NGC457,隐隐约约可能看出星星组成了蜻蜓的轮廓。之后,把镜子对向了北天,在天猫座看了疏散星团NGC2281,在鹿豹座看了小星群“甘伯的串珠”和这条星链末端的疏散星团NGC1502。我在搭星桥时,也时常见到一些彼此没有联系的暗星构成了有趣的排布,不妨私拟出几个小星群来。下一个目标是球状星团NGC2419,由于距离极其遥远,又称“星际漫游者”,用了4mm目镜也只能看到光点。之后是大犬座旁的疏散星团NGC2360(卡罗琳星团)、M50。

过了零点,北斗七星逐渐清晰,大熊座在月光中显出身影。大熊座中梅西耶天体众多,但是多为星系,较为暗淡。我尝试找了M81波德星系、M82雪茄星系、M51漩涡星系、M101风车星系、M108、M109等,只有M81隐约可见,令人沮丧。中途观察了NGC2281,聊以安慰。今晚的月亮穿行于室女座中,周围可裸眼看清亮星的只有五帝座、大角等。不过还是在大角星上方找到了球状星团M3,视角之大,印象极深。

2019年1月26日

今晚上天台稍晚,约晚八点才摆好望远镜。本来只想看一个小时,不知不觉便过了12点。尝试了一下用手机拍摄M42,M45,M41,效果一般,不过隐约看到了牛反的十字星芒。晚上的观测自英仙座双星团开始,之后依次是海星星团M38,NGC1907,NGC1893,NGC7789,灵魂星云ic 1848,ngc1027,心脏星云ic1805,球状星团c73,M93,M48,M1,NGC2547。M38是疏散星团,不过其中星星的排布给人一种形似十字架的立体感。M93则有点像一只鲨鱼。C73像是在镜头上的灰点。

今晚最大的成就是再次看到了蟹状星云M1,尽管只是个不能再模糊的椭圆形,像纸片上一个淡淡的水痕,仿佛下一秒就会消失。

2019.1.29 昴星团

2019年1月27日

今天多云,与高中同学到徐闻聚会。傍晚时分,海滩上除了我们的篝火和车灯便没有别的光亮。走出十步之外,便一片晦暗。

天空漆黑,海潮澎湃,仿佛下一刻就有不可名状的事物从海底出现。我走到海岸上,广阔的海平面上所见到的只有渔船暗淡的灯光,让人感到前所未有的孤寂。

接近午夜时,与同学们走在街巷上。看见头顶猎户座和天狼星已过中天,原来云已经散了。

同行的烽菁说,她小时候曾在乐民镇看过跨越天顶的银河。这让我很是向往。

2019年1月28日

到徐闻县迈陈镇杨强光家过夜。一番款待、饭饱酒足后,与强光登上天台。

只见四面都是广阔的旷野,没有多余的事物遮挡地平线。四野俱寂,众星陈列。

古人诗曰: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大概是此情此景最好的描述。


2019.1.29 手机中的猎户大星云

2019年2月1日

今夜大概是寒假以来夜空最澄澈的一晚,但不巧的是我回乡下老家了,没带望远镜,只带了口径大概60mm的寻星镜。

前半夜,在这个玩具望远镜的帮助下,分辨出了M45、M41、NGC2451等目标。后半夜四点起床,专门看南十字星。

黎明时分,有两颗人造卫星划过天顶,应该是宇宙号1697火箭以及天宫二号。天宫二号亮度高达一等,闪耀长空,可惜等我想起拍照时,它已经消失在月光中。

月亮正处下弦,与金星木星相伴。

之前没有认真看过春季星空,这算是第一次领略春季星空的美好。

不知不觉中,角宿一升起的时间越来越早,天蝎座慢慢跳出太阳的光辉。

春天快到了。


2019.2.1 半人马与南十字

2019年2月6日

前半夜有云,后半夜有雾,云雾时凝时散。接近地表的云则一直不散,只是变着形态,在光线映照中盈盈如淡绿的极光,也像是微风吹动的面纱。间或出现的烟花,则像是面纱背后的浅笑。

她仿佛笑着说:观测条件很差哦~别玩镜子了,快回家吧~

一开始主要是欣赏疏散星团,依次是M93、M48、NGC2539、心状星团M50、NGC2281、C85。船尾座M93印象最深,像是天尽头散落的星砂。

路过的双星有数颗,巨蟹座48和常陈一较好看。巨蟹座48主星金黄,伴星淡绿。

浏览的球状星团有M79、NGC2298、C79、M53、M3、M53、M13、NGC5139、M5。NGC5139更响亮的名字是半人马座ω星云,视场为球状星团之最,手机都能拍到。感觉很像…棉花糖。M5较疏松,在180倍下似乎看到些许分离的星点。

今晚的重头戏是河外星系的观测。最开始寻找的是三角座星系,没能看清,不过马上在观测蟹状星云M1时找回了信心。依次观测了波德星M81、雪茄星系M82、狮子三重星系中的M65和M66 、NGC2903、南风车星系M83。

星系都像是诡谲的幽灵,隐身在天光里。只能一边微微转动赤道仪,一边用余光观看,捕捉这飘渺的云雾状天体。


2019.2.7 于湖光镇

2019年2月14日

情人节,翻出了玫瑰星云的照片欣赏。由于手头没有电跟也没有相机,烧不起天文摄影,因此只能看着别人的照片羡慕了。

2019年2月20日

今夜的目标中,大犬座τ星团最为好看,中间一颗星很明亮,周围群星环绕。M93观感也不错,较密集。

今夜我是夜空中的流浪者,游走在M31、 NGC7686、 NGC225、 GSAT0201、 M41、 M50、 NGC2354、 NGC2362 、M93、 NGC1893、 M36、 M38之间。

2019年3月3日

今晚把望远镜架在了华工的5号楼前,邀请朋友们过来一起玩玩望远镜,算是做一个小小的天文科普。没想到来的同学很多,一拨又一拨,有些照顾不过来,没能把我想介绍的目标让每个同学都看一遍。算得上是手忙脚乱了。但是很开心。

2019年3月12日

凌晨三点半,起床看行星。首先谢谢舍友不杀之恩。

看到了木星的橙色条纹和它的四颗卫星,格外震撼。四颗卫星分别是木卫一伊俄,木卫二欧罗巴,木卫三加尼米德,木卫四卡里斯托。大概是倍率问题,未见大红斑。

土星稍暗,光环很美,未见卡西尼缝,依稀能辨认出土卫六泰坦。

金星模糊不清,但是能看见部分圆面未被照亮,星图上说照亮部分约75%

此外找了一下星团,M3勉强可见,M4和格拉夫星团淹没在“明亮”的背景中。

四点多的时候从旁边的树上传来一阵很特别的鸟叫声,可惜忘了录下来供识别。

约五点多的时候,天便蒙蒙亮了,突然想起来小时候每次回乡下住,老爸总是这个时候把我叫起床,一起去趁早墟,太阳一出,集市也差不多散了。趁墟的路上,天空一片深蓝,空气中是晨雾和炊烟的味道,露水沾湿了脚踝。

2019年3月21日

应谷若凡师弟之邀,把望远镜搬到了楼下,欣赏今晚的满月。大概是今晚月亮太美了,赏月时还收到了曹月的信息,问我是不是在玩望远镜,想过来看看。于是人慢慢变多。在曹月的帮助下,我这才发现,原来月海的影子真的能看出桂树、嫦娥与它怀抱的玉兔。当然,把整片月海看做一只兔子的模样更加形象。

2019.3.21 满月 于华工5号楼前

2019年4月4日

清明假期,回家扫墓。乡间春光正好。

闯进屋里的萤火虫的微光,清凉彻肤的晚风,柴灶余烬的的烟火气,刈草后的清香,火车启程的鸣笛,田野和树林传来的虫鸣蛙声,都属于久违了的乡村春夜的安全感

只可惜雾浓云厚,错过了这每年梅西耶马拉松的最好时间。

2019.4.4 家乡的落日

2019年4月7日

从中午十二点直到现在,一直在高速路上堵车、晕车。出发十多个小时了,离广州尚有百来公里。估摸着赶不上宿舍的门禁。心态很糟糕。

晚上10点,在开平的一个无名小站停车休息。抬头正要叹气,突然看到了被阴云遮蔽了多日的春季星空。

狮子座正高悬头顶,北斗东指。周围环绕着北河二、北河三、南河三、大角、角宿一、五车二等,也就是双子座、大犬座、牧夫座、室女座、御夫座等。看着密布的众星,瞬间忘掉了车程的不快,心情变得很安定了。

“世界微尘里,吾宁爱与憎”,或许就是类似的道理。

2019年4月9日

新月如娥眉,人间最柔情。

2019.4.9 峨眉月 于东八宿舍

2019年4月16日

天气挺好,与周斌去拍夕阳时拍到了太阳黑子。黑子位于太阳中心偏下的位置,只有一个,略显孤独。晚上月明星稀,连疏散星团M41都分辨不太清。

瞄了一眼智神星,算是我观测到的第一颗小行星。

2019.4.16 落日 太阳黑子

2019年4月17日

适逢水星西大距,于是打算今早看一眼水星,算是完成八大行星的小目标。起得有点早,趁着晨雾未浓,从云的空隙里看了著名的辇道增七双星,一黄一蓝,可惜不够亮。

此外,第一次观测到天琴座行星状星云,虽是一团模糊的影子,但已经足够让人兴奋。木星与土星也还清晰,未见木星大红斑和土星卡西尼缝。五点后,云雾已浓。金星与水星在云后迟迟未现,于是作罢。

期待六月的水星东大距。


2019.4.17 土星
2019.5.26 木星

2019年4月24日

又是难得的晴天。毕业设计有了点眉目,于是放松一下,上天台瞄一眼星星。观测条件很糟糕,在150mm牛反里的观测效果还不如我在乡下用6mm寻星镜的效果。

分辨了几颗双星,长蛇座天区的HIP42172、HIP42488、ε-Hya、双子座头部的北河二、猎犬座常陈一、大角旁边的HIP 69751(伴星像一个黯淡的幽灵)。大角、天枢的双星没法分辨。

准备下楼的时候,瞄了一眼M3球状星团。尽管非常非常黯淡,观感大概和星系漫游者NGC2419差不多,但是身在城市这样的环境,已经让人知足了。

2019年5月14日

视宁度不佳的夜晚,月光在薄云中晕散开,像是给月亮戴上了面纱。

最近老想未来工作的事情。总感觉某一天,我会把望远镜挂上咸鱼,给孩子换奶粉钱,或者是凑房子首付。工作后估计是整天加班,也没时间瞥一眼天空。所以还是趁现在多拍拍吧。

2019年5月11日

今天在朋友圈里留下这样一段话:

差不多是毕业前的最后一轮月盈月亏了。在月亮也踌躇的十六夜,毕设老师大概要催促着毕业设计定稿。下弦月时,初稿可能被退回重改。当新月出现在西天,估计在熬夜赶图。待到下一轮上弦月时,穿上帅气的衬衫,迎接毕设答辩和毕业合照。

2019.5.11 上弦月

2019年6月17日

今晚,木星伴月。愿毕业后的我们都和这星与月一般,相聚有时,再会有期。

2019.6.17 木星伴月

2019年6月20日

今晚的晚霞异常绚丽,当晚霞西沉后,抬头看到深邃的天空中大角星闪耀,我开始在西方天空寻找墨丘利的身影。即使是西大距,水星高度角也只有十度。对入门者算是小小的挑战。

找到星等约0.5的水星时,火星仅隔着1°左右,发着暗淡的红光,星等约为2,成为水星最好的衬托。

至此,终于看完了八大行星。

2019年6月22日

这几天带着周斌到湛江一游。算是很简朴的毕业旅行。晚上到海边拍湛江海湾大桥,织女星体贴地做了背景。

2019年6月23日

硇洲岛一夜,看到了震撼人心的星空。落脚的旅店位于硇洲岛东南角,向东望去便是无边无际的广阔海域,几乎没有一丝光污染。即使是靠近大陆的西面,光污染也很小,在高度角3°的地方,竟看见了水星。

在这样绝佳的环境下。我第一次看见了银河。初见时以为是一簇簇云,等到用相机拍摄出尘埃带的细节后,才敢确信银河是那样的庞然大物。当把望远镜对向银河后,可以看见银盘面上密密麻麻挤满星星。越靠近尘埃带越为明显。

南门双星在南天格外明亮,不愧为历史悠久的领航标志。

在月亮升起来的前半夜,也找了一些梅西耶天体。包括天蝎座的M4、M19,巨蟹座M44,武仙座M13、M92,半人马ω星云,人马座M22、M7、M8礁湖星云、M20三叶星云、m21,盾牌座M11,蛇夫座M10、M12。

2019.6.23 硇洲岛银河

2019年7月2日

七月,正式从大学毕业了。回到家里变成无所事事的肥宅。(难道在学校不是吗?)

回家的第一晚,在家里天台上看到了银河。唯一可惜的是没有相机,手机拍出来的效果,不及目视之一二。

人马座的蝴蝶星团是今晚看到的最为震撼的疏散星团。收获如下:

人马座:M69/蝴蝶星团M6//M7/M21/M20/M8;天蝎座:NGC6441/M4;天鹅座:M56/ 辇道增七 /NGC6811(但是没看到期待中的“洞”);后发座M53;小犬座M3;武仙座M13(结构明显,星点清晰);天琴座:环状星云 M57;室女座:草帽星系 M104(看不出结构);人造卫星有途径蛇夫座天区的SL-16R/A H-2A R/B


2019.7.2 手机拍银河 于湖光镇


2019年7月3日

当你在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当你望向星空时,无数来自其它星球的观测者的目光也正从你的身上掠过。

相信在某一个瞬间,在你透过望远镜注视着星海一隅时,正好有对面观测者的目光穿越了漫长的时空,从你的镜筒中平行通过。

只是有生之年,你们不知道对方的存在。甚至两个文明都等不到相知相遇的那一天,便相继消失在时间的洪流里。

2019年7月4日

本来想看星星的,但云朵宣称自己才是主角。傍晚时分的虹彩云与晚霞格外绚丽。入夜后,西边的积雨云开始翻涌,一时间电闪雷鸣。雷云配星空,也是一种有趣的景观。

星与月受到云的遮蔽,观测效果挺糟糕。今夜的月牙纤细、柔美,可惜大部分时间被云挡住。只留下几张模糊的照片。深空天体方面,瞥了一眼天蝎座M4、M80,蛇夫座M9、M14、M107、IC4665,长蛇座M5,后发座M53。

2019.7.4 星空与雷云 于湖光镇

2019年7月5日

天气并不算佳,薄云布满天空,时而遮挡想看的目标。幸运的是西面的天空云量稍少,刚好是星系众多德邦室女座、后发座天区,因此开始了星系的旅程。

在大熊座看见了漩涡星系M51。初看晦暗不清,细看可见延伸出的“明显”的旋臂。算是今晚最大的收获。越发地想入坑天文摄影了。

在室女座天区寻找了M60、M49、M87。都是椭圆星系,没有很明显的结构,仅见云雾状,可以说····平淡无奇。其他的还有:猎犬座 M94、M63(向日葵星系);后发 座M64;长蛇座M83(南风车)。以上星系仅限于“看见”,志气所在。如需看清一二细节,还需绝佳环境或更好设备

此时,看见的行星状星云有:天琴座M57、狐狸座M27(哑铃星云)。另外有一个叫海龟行星状星云的目标,望远镜分辨率不够,未能看清。

看到的星团有:天鹅座M29(天气差,仅见主要的几颗亮星)、M39;天蝎座M19、M62;天箭座M71;半人马M28、M22、M54、M70、M69;盾牌座M25、 M24(人马座恒星云)、M17(奥米加星云)、M18 M16(鹰状星云)、M11(野鸭星云)、M26;飞马座M15;水瓶座M2

人马座、盾牌座的几个星团靠的挺近,可以恰好一路看过去,堪称银河上的景观大道。看到奥米加星云时,我还以为一不小心发现了新的星云。M24是银河系的一条旋臂。当望远镜朝向M24时,满眼都是璀璨的星光,蔚为大观。

2019年7月7日

今晚的的目标有M33 、M73 、M72 、M32、 M30。

不知不觉中,东方曙光初露,群星暗淡。在天边的朝霞中,金星透过云的缝隙放射出太阳的光芒。

2018年7月9日

今晚的目标有M28、礁湖星云M8、M23、M54、M55、M75、NGC 6910、野鸭星团M11、M71、 哑铃星云M27、NGC 6885 、鸢尾花星云。

尝试把镜头对往斯蒂芬五重星系,可惜一个都看不清。

因此,越发地想买大口径道布森了。口径半米的那种。

2019年7月17日

今早有月偏食,早早起床。月亮的角度偏低,受云雾遮挡严重。没可能看见月亮半边橙红半边金黄的样子。

月偏食结束后,东边还有一场壮观的日出。满天朝霞让人想起火狐的尾巴。

观景结束,搬望远镜下楼,古人的诗涌上心头:

夜后邀陪明月,晨前独对朝霞。

2019.7.17 月偏食 于湖光镇

2019年7月20日

今天,距人类首次登月已经整整50年了。

很难想象,人类登月的壮举在五十年前带来了怎样的轰动。同样很难想象,整整五十年过去了,人类还未将脚印踩在比这更远的地方。哪怕只是重返月球,似乎也遥遥无期。

如果我生活在20世纪中叶,那么1968年《2001太空漫游》问世时,我会和许多人一样,相信电影中的一切并不遥远,那些关于太空的幻想都会在21世纪到来前实现。

50年过去后,这些有过期盼的人们大概很失望吧。

2019.7.20  月相合辑

2019年7月23日

阴雨多日,期间聊以拍鸟、拍月解闷。

今天白天还下了两场雨,晚上却意外地迎来了澄澈的夜空。

开始尝试用手机长曝光拍星。没有电跟,只能手动拧赤道仪,因此拍出来的基本都是废片。拍了M7、M24、M13、辇道增七、野鸭星团等。

今夜的收获:人马座M75、M55、M23;仙王座 M52;仙后座的帆船星团NGC225、NGC6910、NGC4996、NGC6871。还有海王星,可惜未能看见海王星圆面。

当我在天台看星星的时候,父亲一般也在天台上靠着躺椅玩手机。河汉清且浅,夜色凉如水。两人好像担心打破夜晚的静谧祥和,默契地相对无言。

2019.7.23 恒星云M24

2019年7月24日

第一次拍星轨。

能拍星轨还得谢谢我妈妈,她的华为手机刚好内置了拍星轨的功能,尽管效果非常一般,但聊胜于无。谢谢湛江机场,尽管只相距十公里,但是它的飞机始终没莽撞地出现在取景框里。

星星的轨迹一点点延长,缓慢而坚定地划着弧线,如同要拥抱整个世界。

2019.7.24 星轨 于湖光镇

2019年8月24日

上天台纳凉,只是随意抬头瞥一眼牛郎星和织女星,刚好看到一颗流星从夏季大三角中间划过。流星转瞬即逝,却和少年时代女孩子的回眸一样惊艳。

这一刻我大概是全世界最幸运的人了。

2019年9月13日

第一次看完整的落日。太阳慢慢落入地平线以下,在靠近地表时微微变成椭圆,承托得前方的景物格外宏伟。可惜没能看见太阳消失时刻的绿闪。

太阳快落下了,小孩子们却不会害怕。不仅仅是因为太阳明日还会再升起,更因为漫漫长夜中除了星星和月亮,还有一个强而有力的国家电网。

2019.9.13 日落于湖光镇

2019年9月22日

与周斌夜访天光墟。大概是临近国庆,本应有天光墟的地方空空荡荡。于是改成了珠江边夜行。走过海珠桥,看见猎户座悄悄出现在清晨的天空,天狼星躲在桥边暗自窥探。

2019.9.22 海珠桥与猎户座

2019年10月2日

华工天文协会国庆出游。与周斌、谷若凡、郑一栋、王宏锐、王俞、汪靖彦等一起自五山出发,一路换乘地铁和公交,辗转了五六个小时,到从化莲麻小镇观星。

天气并不太好,空中始终弥散着薄雾。银河虽肉眼可见,但是不够锐利。夏子凡会长在拍M33时,设备出了些问题,于是前半夜一直在调试器材。周斌和王宏锐拍着银河。我在好奇地摆弄着王宏锐的APO。在找到了有趣的目标后,便喊上周围的人过来观赏。给两位师妹介绍了星座和星官,及望远镜的简单操作。

后半夜,气温渐冷。大家把靠椅和被子搬上了天台,裹在被子里,躺在椅子上,聊着天,数着流星。每当有较亮的流星划过,运气好的人不约而同地发出“哇”的欢呼,没看见的人则问着“在哪里?在哪里?”,接着后悔那一刹那的走神。我看见了三颗亮度一等以上的流星。王宏锐则一共数出了17颗流星。今晚并无流星雨。作为偶发的散乱流星,能看见这么多大概已属幸运。


2019.10.2 夏子凡的镜子 于莲麻小镇

2019年10月22日

坐在汽车上昏昏欲睡,路灯在车窗玻璃上晕散开的光如同椭圆星系,让人想起马卡良星系链。

2019年10月30日

读研比想象中的要忙,昨晚十点回到宿舍后,终于抽出些时间来玩一玩望远镜。尽管天河五山的光污染很强,亮得连仙女星系都有些难以分辨,但是开学后时隔一个多月,再看到那些熟悉的黯淡光点,瞥一眼刚刚升起的猎户座大星云,数一数英仙双星团里的星星能看清几颗,便满是他乡遇故知的欣喜。

星空就像一个忠诚的旅伴,话虽不多,却能陪你走过漫长岁月。

-----------------------------------待续-------------------------------------

梅西耶星表里有110个目标,截止到2019年11月,已经看了100个左右。剩下十个左右的目标,基本都是模糊而黯淡的星系,如果没能去更好的观测环境中,或许用现在手头上的信达小黑是很难看清了。期待在不久的将来,能攒上一台16寸以上的道布森。

另外的遗憾是,正式开始天文爱好差不多一年了,还没碰上印象深刻的大彗星,没看过掩星和凌日,也没专门看过一场流星雨。

最后,祝大家都能找到陪你看流星雨的那个人。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5,770评论 4 358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116评论 1 286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5,656评论 0 237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372评论 0 201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1,704评论 3 285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166评论 1 204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535评论 2 306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259评论 0 193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3,882评论 1 236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218评论 2 239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760评论 1 255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126评论 2 249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667评论 3 228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35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644评论 0 192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171评论 2 265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119评论 2 258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银河系 银河系(Milky Way Galaxy,别名“银汉”“天河、银河、星河、天汉、等)”),是太阳系所在的棒...
    GN硅基生物阅读 1,492评论 0 3
  • 2017年9月19日 1.感恩爸妈的养育之恩帮助照顾孩子。 2.感恩上天派来儿子在磨练我,让我看到自己内在的很多情...
    冯梓源阅读 147评论 0 0
  • 一、配置Mysql扩展源 二、yum安装mysql 三、启动Mysql,并加入开机自启 四、使用Mysq初始密码登...
    zwb_jianshu阅读 14,403评论 3 7
  • 【卖家内参那点事】密智泉总裁说:我是6月16日加入的卖家内参合伙人,通过这一个多月的学习,感触很深 你可能不知道,...
    单卓玉阅读 1,083评论 0 0
  • View坐标系 简介 子View的坐标系统是相对于父View而言的. 示意图 代码 Event坐标系 示意图 代码...
    iDragonfly阅读 14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