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青春里那首无疾而终的歌

图片发自简书App


黎依子是我的大学好友,从没见过那么爱听歌的女孩,大学四年,打扫寝室听歌,洗澡听歌,就连有时候做作业也是带着耳塞听歌,我常常说她三心二意,她说听歌可以开发右脑;工作以后,同学聚会也不忘给我推荐她最近喜欢的歌,她说,听歌可以忘掉烦恼,听歌可以让你慢下来思考,听歌可以让你记录生活,我目瞪口呆回她道:“真不知你在说什么,歌就是歌,哪有你说的那么多什么什么”,她认真的看着我,说:“你信不信,你也是我生命里的一首歌”。我调侃道:“哪一首?”

黎依子:一个像春天一个像夏天

我:范玮琪的?是啊,我们的8年的友谊这首歌能诠释

黎依子:是啊,“第一次见你有点不太顺眼,谁知道后来我们关系那么密切”,每个和我生命有交集的人都有一首歌代表着他们在我的心里驻足过。


1

时间过得真快,距离2008年快10年了,黎依子永远记得那一年,5.12的晚上,高三的他们在经历地震过后,沉浸在余震的恐慌之中,校领导、班主任召集大家在最安全的教学楼逸夫楼度过难熬的夜晚,氛围沉重而凝固,黎依子和我在黑暗的教室里,有些怅然若失,有些不知所措。突然依子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吓了我们一跳,看到陌生的电话号码发来的简讯

陌生人:依子,别害怕,大家都在一起呢!

黎依子看完环顾四周,没有找到蛛丝马迹,不过内心似乎莫名地安定了下来,回了一句

黎依子:好的,谢谢!你是?

陌生人:关心你的人

黎依子:是我的同学吗?

陌生人:不是,我在四楼,离你很近

……

接下来,每晚都有陌生人的问候,黎依子逐渐习惯了这样的问候,但高三学业繁重,她也没有急着要见他,她跟我说,感觉他像一个亲人,时刻关注着她,她习惯并喜欢这样的守护。自从见到黎依子的第一眼,他就不可收拾地喜欢上了眉目清秀,少言寡语,沉着冷静的她,每晚下晚自习都在楼梯等待从五楼下来的依子,他不会上前打招呼,只为看她一眼,悄悄送她回寝室,他不会打扰依子学习,并希望他们一起考入理想的学校,每天只为在放学的时候看她一眼,也成为他学习的动力。

时间过得很快,高考终于落下帷幕,依子坐在小卖部前的板凳上等我一起回家,忽然一个阳光男孩印入眼帘,飘逸的刘海在阳光下显得轮廓格外清晰,眼睛好像会说话

男孩:你好,依子!我是...

黎依子有些尴尬的看着他: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男孩:没有,就是你,每晚的简讯,还记得吗?

黎依子温婉的低头,笑靥如花。

很遗憾,依子未考上理想的大学选择了复读,原本以为他们不会再见面,却在偶然的机会,发现那个男孩在自己复读的城市上大学。他四处打听,终于找到了她。

男孩:依子,终于找到你了,还是通过以前的同学知道你在这里复读,给你家里打过电话,是你妈妈接的,说你不在

黎依子:我妈没告诉我,抱歉,没能和你去同一所大学

男孩:没关系,我等你

那一天,她很快乐,似乎与失散多年的亲人破镜重圆一般。现在她还记得他陪她在大学校园里放过的风筝,在滨江路上陪她走过的路听过的歌吹过的风,她还记得男孩说他喜欢弦子的《沿海地带》,于是她回家听了很多遍。那一次见面后,依子说要好好学习,努力考上理想的大学,男孩说没关系他等她,并保证这一年不会经常打扰到她,后来走着走着,就散了,毕业后,他没有再找她,而她也再也找不到他。她说,那男孩是她生命里无疾而终的歌,莫名其妙地出现,又莫名其妙地离开,每当想起他,她就会想起《沿海地带》


在沿海地带放逐我的爱

孤单也很精采

我相信我们都有该去的未来

不该在原地徘徊

我其实很明白

梦醒了就不在

只是还挣扎着不让他离开

紧紧抓着的也都是空白

在沿海地带我远远离开

要更自由自在

不要我的心随着大厅的钟摆

停留在原地感慨


2

高三是黑暗而漫长的,在经历两次高三的洗礼,黎依子逐渐变得更加坚强而笃定,而这一切噩梦结束后,她像极了脱缰的野马,毕业后沉溺于上网、游戏、逛贴吧……暑假练就了一身完游戏的功夫。九月上大学了,终于来到了心驰神往的大学,满心期待收获学业和爱情。一次老乡聚会上面,认识了潘烨,他和她的高中同学大头是好朋友,听说潘烨也是高中校友,多了几分熟悉感。聚餐后,大头说想去网吧玩会儿游戏,带上了黎依子和潘烨就跑,那群老乡说:“大头,别顾玩,早点把他们带回来,晚上还有活动呢!”大头没耐心地边回答边拉着我们离开。从此,对游戏不太感兴趣的黎依子也开启游戏人生模式,因为里边有她想遇见的人,听说游戏里还可以结婚。有一次,黎依子和潘烨组合获得了第一名,潘烨激动得亲吻了黎依子,虽说是隔着屏幕,黎依子开始有些脸红心跳。这样你来我往,他们渐渐成了朋友,但也仅限于朋友。潘烨是绘画艺术生,高大帅气,有时候给人坏坏得感觉,但有时候有些忧郁。他们常常在网上分享自己喜欢的电影,喜欢的歌,黎依子觉得他们彼此有共同的爱好,都喜欢唱歌、画画,都有一样的独特审美观,对时尚的理解都有敏感的神经,更重要的是黎依子怜惜潘烨的经历。

潘烨:依子,可不可以约你出来玩

黎依子有些小激动,高冷的他终于说见面了:好啊,明天吧

见面以后潘烨给依子说了他从小到大的经历,小时候他很喜欢踢足球,但是由于生病腿受伤以后再也不能踢球了,从此他的足球梦想再难以实现,直到现在他走路还有一点残缺,走路的时候不自觉地有些内八字;他的生日是2月29日,每四年才会过一次生日,而且因为爸妈常年很忙,几乎没有陪他一起过过生日;高中母亲因为生病去世,家里的生意也逐渐衰败;妈妈去世后,爸爸变得很堕落,沉迷于酗酒,也疏于照顾和关心他。黎依子听着他的经历,只想拥抱这个可怜的大男孩一下,但是内心又不断提醒自己矜持一点。为了发泄情绪,他们去唱了一晚上的歌,黎依子有些母爱泛滥,潘烨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想要亲吻面前的可爱女孩,但是介于暧昧的关系,他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只是用手抚摸了黎依子黑亮的长发,依子也开心地笑开心地唱。

回去以后,他们互相不再联系对方,黎依子想作为女孩子还是矜持一些,而且他又没说过喜欢自己,别自作多情了,或许他就把我当哥们儿来着。潘烨回去以后,也在思考他们的关系,他是喜欢眼前的女孩,但是他看看眼下破败不堪的自己,思考着该拿什么让她幸福。

黎依子等了很久,他还是没有联系她,她想或许他根本不爱自己。

潘烨等了很久,他想或许她值得拥有更好的。

黎依子从不主动联系男生,包括遇到高冷的潘烨,她想既然他不联系,就证明他不喜欢她。后来,潘烨会联系她,但总让她感觉不到踏实,他带给她的总是,忽近忽远,忽冷忽热。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就在黎依子觉得他们毫无希望的时刻,身边的电话又响起来了

潘烨:你在哪?我想见见你……我打篮球受伤了

黎依子:我在地铁上,不好意思今天我要去面试不能去见你,晚点联系!

潘烨:……

不知是对方挂断了电话,还是在隧道里失去了信号,大四奔波四处找工作的依子已经无心处理这份伤痕累累的关系。

晚上,潘烨又来了电话,黎依子除了在电话里安慰了受伤的他,她并没有去医院看他,因为她害怕同情心泛滥的自己,想到心爱的他住院了,天知道她有多么难过和不舍,但倔强的她显得有些冷血,有些麻木不仁。

毕业后,黎依子一个人在一座城市里像一只无头苍翼,不知何去何从,最后决定独自留在这座城市打拼,潘烨还是时不时地电话联系她

潘烨:依子,你还回来吗?

黎依子:不了,我决定就在这里

潘烨: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黎依子显得更加淡定了:你说吧

潘烨:从前有个男孩,他遇到了自己心爱的女孩,但是他不敢接近她,他害怕自己不能带给她幸福,然后默默守护着她

黎依子:可是女孩从来都不知道

潘烨:如果知道,她不会拒绝吗?

黎依子:不会,因为她也喜欢他

潘烨:但是他害怕不能给她幸福,再也看不到她的微笑,她笑起来太美了,所以他已经离开了

黎依子:……(想起来潘烨的QQ昵称是“我在你看不到的天空”,她想,他真的要走吗?)

黎依子眼泪在眼眶打转,知道她的爱情曾经出现过,沉醉在满足于这样的结果之中,而其他的听之任之,或许这就是错过。

潘烨:我会永远记得你唱过的五月天的《天使》

黎依子:我会永远记得“小番茄” (小番茄是依子给他起的外号,为此潘烨还为她画了一副小番茄的画)

从此,潘烨成了黎依子心里的一首歌,那时候的依子像极了单纯的天使,现在每当听到《天使》这首歌,都会想起潘烨存在的那段时光,那时候的他们,青春洋溢、纯真无邪,不忍心去伤害一个爱他们和他们爱的人,但我们知道,最终我们会成为真正的自己,有担当,有勇气。还记得《北京遇上西雅图》里边的一句话“相互独立才能走到一起”,愿你我都能成为那样的自己。

把生活过成诗,把生命写成歌,那些诗歌会变成过往云烟,但请感谢他们从你的世界路过,感谢他们带给你成长,感谢他们让你学会珍惜!青春里那些无疾而终的歌,让它随风去吧!

黎依子说:生命里还有一些歌,等我娓娓道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