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字如面|岁月极美,在于它的必然流逝

初玉:

见信好!

要答应给你写信,我此刻想到的是我的一位本姓朋友,那段时间的工作都有陪伴,节奏也是合拍,她能欣赏包容我,我也自在满足。

但她不是一位热情的人,是我选择了她,我热情主动活泼纯粹分享。

你说想听我讲我的故事,我在学习从容独处,接受自己的缺点,比如胆小和偏执。

近来,工作中讲话太多,一直在输出给回应,我很享受慢悠悠骑自行车上下班的路程,享受下班后静坐发呆读诗和喝茶,读诗会读得哽咽,喝茶会身心通透茶气附体,当然,依然觉得自己是荒凉的,所以喜欢温暖充盈的事物人。比如我的爱猫毛球,比如阳光照拂,比如贴心的语言和举动。我一听谢春花的《荒岛》会想哭,清楚慢慢的会适应从容,因为我深刻体会到每个人既需要空间又是一座座独立的荒岛。

还有,我喜欢回应我需要回应,我喜欢把我的喜爱传达和表白出来,当我一整天生病被封印在床上捂着热水袋,我就想到一首诗“今天十二个钟头是我十二个朋友,每一位来了又走了……黄昏蹑手蹑脚进来,我对它说,朋友,这次我可不对你述说啊,每说一次便伤我一次骄傲和自尊,黄昏黯然,无言的走开,我投入夜的怀抱!”我体会到生病和变老的感受,前者是我每月一次痛经的诅咒,后者是我陪我奶奶住院的设身处地感受。我害怕我奶奶死亡,害怕自己漂流不降落,害怕不慢慢进行的一切!谢谢你还在~

2020-11-20     19:05饭毕,准备骑行回宿舍发呆喝茶



回信

玮:

见字如面

现在我在广州的酒店里,打开电脑,翻开《荒岛》这首歌不断循环,我在感受你听这首歌的感觉:轻薄,渴望,失落……

我想对你说很多话,可是,又不知道从何说起,这应该是一种很复杂的心情。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给你一个隔空的拥抱。

南方的冬天跟上海完全不一样,对吧?每次走在路上的时候,步伐太快,没来得及注意那些路边开放的无名的花,奶茶店里播放的新潮的歌,不远处的道路终于修好通车了。生活被切成碎片,有冰凉的,有温暖的,有回忆的,有无聊的,有欢喜的。

什么样的人能很轻易地捕捉到这些温暖呢?一种应该是那种从小就被呵护得很好的,被生活温柔对待;另外一种可能是很早就打开了知觉的口子,但是一直处于空缺没有被填满的状态,像蒲公英一样,四处飘荡,寻找落脚点。

歌,旋律,真的是一个带有煽动性的东西呢!你是因为心情低落所以听那些歌呢?还是因为听那些歌而心情低落呢?

我现在听一些小语种,听不懂,但是旋律会让自己的心情瞬间就变好。有的时候,会听纯音乐,这样不至于让房间显的太空。

此时此刻,我订的房间里的墙是粉红的,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接触粉红色。我以为我会有不一样的心情,其实,此时它无异于任何的色彩,我好像已经过了粉红色的年纪,现在体会得有点晚。其实,我喜欢绿色,我家里的床单是绿色加上小碎花,你可以想象一下它的样子。

那首诗很美好,十二个钟头是我们的十二个朋友,每天来来往往。可是,第二天来的应该不再是前面的一个朋友,走了就再也不会回来的朋友,不会再见的朋友。

茶道有个术语,叫做“一期一会”,说的是:人的一生可能只有一次的缘分,与一个人对坐饮茶,哪怕再有机会与同一个人相聚,今天所喝的这杯茶也再不会是上次所喝的那杯。

岁月极美,在于它必然的流逝。春花、秋月、夏日、冬雪。

此时,上海在下雨,才15度,记得保暖,安好。

写于2020.11.21  下午10:38  广州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