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外传之冷凝玉:尸王再现

归一道人和水生此时终于搞定了这些小鬼,水生急道:“师父,冷姑娘已经去了四个个时辰了,天都黑了,归一道人将封着小鬼的葫芦收好,然后说:“急什么,那小丫头道行很高,还要你我二人操心,她说不准早就解决了,在出发地等我们呢,不保早就吃饱了,哪似你我二人,饥肠辘辘。”说着,慢悠悠的哼着小曲,向前走去。

这边的冷凝玉突然听到有人说话,寻音望去,看见一女子隐于迷雾之中,她也不说话,就静静的看着那个影子,迷雾渐渐散去,露出一个极其美艳的女子,她身着一身红衣,皮肤白皙,双眼迷离,嘴唇猩红,一双细长的丹凤眼像狐狸一样打量着冷凝玉,即便冷凝玉是个女子,心中也有种荡漾的感觉,她连忙定了定神,忽然又看见院子里有很多晾衣服的竹竿,竹竿上晾着好些黑色的,黑色的头发,竟然全都是头发,那些头发长而柔顺,至于分不分岔,离得比较远,冷凝玉也没有看清。女子的头发本也是美丽的资本,可是这样的头发却让冷凝玉感到一阵阵恶心和寒意。原来是一只修成发妖的怨鬼,冷凝玉看着池塘里的白骨,有的还很新,有的已然陈旧,这美丽的头发,都是用这些人的精血种植而成,无比残忍。

那发妖呵呵一笑:“小姑娘,你那是什么表情,悲悯?这些男人根本不值得同情,他们通通都该死,你看那个人,”她指着王二道:“家中妻子自幼与他结发,我稍稍一用手段,便甘愿死在我的温柔乡里。你说,这种忘恩负义的男人不该死么?我这可是替天行道!哈哈哈哈哈!”

冷凝玉道:“他们该死或不该死,都不是你说了算,上有苍天,下有地狱,自有他们该去的地方,你无端夺人性命,却还敢打着天道的幌子!”

冷凝玉又道:“想必你用歌声和清香将路人诱惑至此,然后都成了你头发的养料?”

发妖笑到:“小姑娘真是冰雪聪明,虽然你不是男人,没有阳刚的精血,道行却不低,正好做我的养料,我的功力一定会更上一层楼的。”

冷凝玉道:“刚刚我陷入迷宫中,你本有很多机会暗算我,却为什么留我到现在,还同我说这些废话?”

发妖道:“我只是觉得看着猎物挣扎致死更有趣,谁曾想你这么快就发现了。”

冷凝玉道:“你可以死了。”随即祭出八张符咒分别至于乾,坤,震,巽,坎,离,艮,兑,掏出八卦镜往天上一扔,口中念着咒语:“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又有所谓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相,四相生八卦,八卦两仪阵!”只见八卦镜顿时变大遮天蔽月,那发妖在阵下动弹不得,喝到:“口出狂言!”冷凝玉突然犹豫了一下,马上定神念道:“收魂罡!”

那发妖似乎诧异了一下,随即嘴角露出一丝邪笑,金光大盛下,冷凝玉看得并不真切,那发妖说:“好心软的丫头,你把我杀了也就算了,何苦再来度化我?”说罢从池塘中腾起无数的鬼魂,他们死相凄惨,皆是厉鬼,哪怕是张天师在世也别想一次收掉这么多恶鬼,何况是冷凝玉,鬼魂越来越多,冷凝玉脸色越来越苍白,只听“啪”的一声,八卦镜冲破最后的极限终于破了,“铛”的一下掉在地上,成了面普通的镜子,冷凝玉用桃木剑支撑,一口鲜血吐在地上,却再也撑不住跪了下去。

没有了束缚的冤魂四散开来。冷凝玉眼神坚定,从身边掏出一张符咒,是紫色的符咒,道家的符咒原本分着等级,冷凝玉平常所用的黄色乃最低等级,其次是蓝色,紫色已经算高级术法,这张符咒是冷凝玉闲暇时练就的,又是引雷之法,正好克这些厉鬼,冷凝玉支撑着站起来,将符咒抛于空中,顿时一个阵法从天而降,将恶鬼罩在下面,冷凝玉道:“雷动九天!”顿时电闪雷鸣,阵法下的恶鬼厉声惨叫,天地同泣。不消一刻,便都烟消云散了。高级阵法对施法者修为要求很高,冷凝玉刚刚受伤,又强行催动法力,顿时再也没力气支撑,倒了下去,鹬蚌相争,渔人得利,眼看冷凝玉动弹不得,发妖便用头发将冷凝玉卷了过来,冷凝玉感觉自己凌空而起,脖颈被头发缠了起来,渐渐的渐渐的,呼吸不到空气。

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冷凝玉如同坠落深渊,她不能呼吸,死去的父母,爷爷,在她眼前晃来晃去,她心想,自己大限已到,灵台却清明了起来,她突然想到她发烧的夜晚,额头上冰冰凉凉的,很舒服……她感觉自己在下坠,就像落入水中的人,眼前什么也看不到,突然,她觉得自己好像能呼吸了,她想:“也许我是死了吧?”想到这里,她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身体还在下落,她觉得无比自由,直到她碰到一个冰冷而坚硬的东西,鼻间嗅到熟悉的味道,她似乎不敢相信,她久久不敢往后看,就这样贴着他的胸膛,直到发妖一声呵斥:“哪里来得僵尸,坏了老娘的好事。”

冷凝玉似乎从梦中惊醒,颤颤巍巍的喊到:“隆禧?”身后的僵尸“嗯”了一声,随即跳起,将冷凝玉放置安全的地方,冷凝玉看到隆禧的双手血迹斑斑,知道他为了破门而入伤了自己,觉得鼻子一酸,连忙转过脸去,此时发妖的头发已然进前来,隆禧用爪子一挡,便与发妖开始斗法。

冷凝玉知道他身有旧伤,也知道他刚刚破门而入又添新伤,他现在这种打法,显然是种拼命的打法,隆禧想和这发妖同归于尽。冷凝玉咬咬牙,从包中掏出一张银色的符咒,咬破手指,就开始写符咒。

这边归一道人到了中午分头行动的地方迟迟不见冷凝玉回来,却意外的发现了李直丢失的一魂一魄正在河边转悠,显然实在寻找自己的肉身,忙将他收入自己随身携带的伞中。他蹲下捡伞,突然发现一双并排的脚印,心头一惊,隔了五六尺又发现一双一样的脚印,他突然大叫:“不好!”拔腿就往冷凝玉中午消失的方向跑去,水生见师父神色紧张,连忙跟了上去,归一道人解释说:“我中午觉得有人跟着咱们,原来是僵尸王!兵分两路后,那尸王跟着冷姑娘去了,冷姑娘怕是凶多吉少了!”水生听罢,神色变得焦急,赶忙跟着师父向前跑去。

上一章:迷荷尘网

下一章:前尘旧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归来 天帝白衣染血自蛮荒归来,身后跟了一位女子。 碧落夺门而出,却在迎将台前猛地停住了脚步。 征战千年,他还和当初...
    康三郎阅读 258评论 -1 18
  • 吖~我从天堂回来辽!不过呢,从后天开始我就要上课外班去了,日更要断辽,到时候就只能随缘更了,呜呜呜…… 接上文 “...
    彤睿心纷落阅读 557评论 13 14
  • 呃……(本人由于朋友原因,还在天堂,明天可能回不去了,好吧,就这样,请勿打扰) “九儿!”帝君一转头,就看到了快要...
    彤睿心纷落阅读 646评论 14 20
  • 某日,他们师兄妹三人听说南海的血珊瑚是四海中最美海物之一,他们下山去看看,却在路上碰见了意外变回原身的南海三皇子,...
    杨岁尘阅读 2,500评论 2 27
  • 眼看着凤九的躯体在自己的怀里慢慢冷却,少阳只觉得耳边“轰”的一声,似有滚雷炸开,什么也听不见。血液仿佛全部都倒涌到...
    寒宵频梦归阅读 638评论 13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