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让签字

护佑

上午八点,哥哥就给我打电话问我,要不要过来签字,我说随便吧。说这话是因为我心里是很纠结的,签吧,我不敢面对书面上吓死人的字句;不签吧,感觉这么大的事情,我真的很不放心。这种揪心的感觉怎么让我好难过。最终,我让哥哥代签。

上午十一点二十送饭到医院,大家都静静的看着我,突然爸爸说了一句:看看大夫走了没,去把字签了吧。我疑惑的问道:怎么没签呢?哥哥看着我说:医生说不让代签,所以等你到现在。“那赶紧去吧”我说。妈妈说:“我就不去了。”爸爸瞪着眼吼道:“都要去,在那里,不管上面写了什么,不要看,你们闭上眼签就行了。”然后居然对我说:“鹏,对医生说,就说如果我下不了手术台,把我所有的器官全部捐献出来,为国家做最后的贡献。”我差一点泪崩,所有的不好的感觉排山倒海般压过来,我强忍住泪水不喷涌而出,硬是挤出一点僵硬的笑靥(yè),指着哥哥对爸爸说:“你咋不让他说,我不说,医生嫌你太臭,人家不要,(有时候开玩笑我会叫他臭老爸)。

医生办公室里,偌大一个房间就只有我们的主治大夫一个人坐着,可能是等待我们的到来。

按照大夫的吩咐,我们仨围坐在他旁边。无非就是说一些手术可能会发生的意外状况,肯定都是先把最坏的情况告诉你,让你有一个心理准备。然后就是钱的问题,要凑够吧,不能治疗中间钱供应不上。脑子里很乱,没有听太多医生再讲什么,有时候,无意中和医生四目相对,我就赶紧逃离医生的那双鹰眼,我真的很害怕_这个掌控我父亲生命的男人。其实,一直我的目光都是出于游离状态,脑子混沌,心里很乱,只是到了最后,我提到:希望大夫将来尽量用动脉。大夫说我是查了网的,还问我有什么要说,我说:“为什么不能微创,让病人遭受如此大的痛苦。”大夫问我:微创是怎么做的?我简单叙述了一遍,大夫听完以后说:可以微创,但是那种是轻微的病人可以做,你爸爸的严重,做不了。我很无语。我笑着说:“最后就是希望大夫可以给我们做到最好,有些大夫不是说了吗?手术就像是缝袋子,希望您可以给我们做的完美一点。”大夫似乎有点不大乐意:我为什么要给你们做好,给别人做的不好呢?你说的这句话等于什么也没说。我赶紧笑着对大夫说:“那不是因为做子女的害怕嘛,知道没用还要说出来,就是为了心理上的一点点慰藉,其实在大夫的心里,病人就是自己的孩子,不单单一视同仁,而且还特别爱护。医生大人终于有些满意,我暗暗长舒了一口气:这个当口,哪个信球敢得罪他们,现在真的是他们让我叫爷爷,我绝对不敢喊奶奶。

快要结束了,老爸又来了:“让我帮你们代签吧,医生,如果我下不了手术台,就捐献我所有的器官,再为社会做点贡献”,到了最后爸爸已经哽咽了,眼睛特别特别的红。我说道: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啊,你想捐,人家没人要。然后我极尽所能的自控,也还是让自己的泪珠子在眼眶里打转转。医生笑了,说道:心态真好,没事没事。医生简单地和他说了几句,让他签了委托书就让他走了。哥哥坐在妈旁边,妈妈让哥哥代签,也起身离去。到我签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平时洋洋洒洒的几个字,却写到小的连自己都看不清楚,我想:在下一页写大点。可是,奈何笔终究还是不听我使唤。手开始不停的发抖,有谁知道我的心,当时已经哭的一塌糊涂。

老爸,不知道过两天在你上手术台的时候,还要不要再签字,不过,我知道,现在已经是你人生路上的一个新起点,一个升华,你心底那么善良,此生一定福报绵绵!长命百岁!福寿安康!

我爱你!老爸!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伴你笑看每一个日出与日落!

眉开眼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