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生世世 连载二

生与死,我都一样爱着你

图片来自网络

1.

路灯像两串璀璨的珠链,点亮漆黑的夜。微风吹过,几片枯叶随风飘落,给原本安宁的夜色增添了几份凄凉。

我,已经死了!无论多难接受---不远处就是自己的尸体。我的同事们为抢救我用尽全力,最后还是因伤势太重而不得不放弃。

生前,我是个医生,在连续工作一昼夜回家的路上,遭遇车祸。

记录我的死亡时间后,我的朋友,医师朱欣欣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号,放耳边:

“嫂子,我是朱欣欣......”

“嫂子,我,我要告诉你件事......”

他要打给林一文---我的妻子,告诉她我的死讯。能言善辩的欣欣满头大汗,不知道如何开口。

“朱医生,不要告诉她!她承受不了!”我冲过去,想夺下电话,却“呼”地穿过他的身体。

“嫂子,大明哥出了点事,你可不可以来一下......”欣欣努力控制自己,尽力使声音听起来平静一些。

很快,一文从飞速赶来的出租车里冲出来!我飞奔向她,不想让她看到已经死了的我......

一文迅速的穿过我的身体,冲向路边-----我的心都碎了!也跟着她跑过去。

一文,不要!一文,回头,我在这里!一文,不要哭......

一文跑到我的尸体旁,跪在地上,手足无措地拉我的衣服,趴下来听心跳,然后直起身,把双手交叉在一起,为我做心脏复苏,她用尽全力,做几下就趴下来听一听,慢慢地泣不成声......

一文伏下身来,试图做人工呼吸,却终于吻着我的脸放声痛哭起来。

我的心瞬间炸开!多希望有人可以帮我重回躯体,使我可以站起来,紧紧地拥抱着她,回家......

一文越发慌乱,她紧紧抱着我的尸体,撕心裂肺的叫着我的名字,慌乱的擦我脸上的血污,含糊不清的嘶吼:

救救他啊!大明流了这么多血,快给他输血呀......

现场的同事们泣不成声,早已见惯了生死的医护人员,这一刻,忍不住哭出声来。

2.

一文在岳母的陪伴下回到家,怀里,抱着我的照片。

其实,我一直跟着她。看着她肝肠寸断,一次次晕倒在地。看着她在我遗体旁哭得睡着,醒来接着哭。

一文走进房间,在床边坐下来,把把照片端正地放下。双手轻轻的抚摸着枕头,她的肩头微微抽动,我知道,她又在哭了!我无能为力,只得蹲下来,把手放在她的头上----却再次虚无的穿过......

很久,一文站起来,走向盥洗间,把手伸向我新买的剃须刀片----

“文文,你要干什么!”我慌乱的大喊,一个箭步冲过去想夺拦住她,却又一次穿过她的身体。

鲜红的血从她洁白的手腕涌出来,滴在地上......我无能为力,仓皇无措,焦急,心痛使我快要发疯了!

“孩子,你在干什么啊?”岳母跑过来一把拉住一文。

“小子,这是你老婆?”一个陌生的声音在身旁响起。

“你是谁?”我看看四周,除了一文和岳母,别无他人。

“我和你一样,可以叫魂魄吧。”我再次循着声音四处寻找,看到一个半透明的中年人,依着卧室的门悠闲的站着。

“你是鬼?”我惊讶道。

“什么鬼不鬼的?你我都一样,已经死了,但是放心不下家里。”半透明人答。“我住在对面楼上,早你五天死的。”半透明人说。

我无暇与他闲聊,马上跑进卧室。岳母满脸泪痕,边给一文止血边哭道:

“孩子,大明已经不在了,你这样,他也不能放心的走啊!你忍心让他看你这样吗?......孩子,你看看妈妈,我就你这么一个女儿,你这样胡闹,让我可怎么活下去啊?”

一文呆呆地坐着,一任岳母用绷带紧紧的缠住伤口,很快血染红了雪白的绷带。

“小子,跟我走,我带你去找董教授!”那个半透明人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站起来,问“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她吗?可以救她吗?”

“先走!”他不由分说拉着我就向外走去,我轻飘飘的跟着他,无力反抗。

半透明人边走边说:我带你去找一个人,他有种药,你能用上。

3.

活着的时候,圈子里一直传说边缘医学,没想到是真的。严格的说,是物理医学,研究人类死后的意识问题,就是说,人的意识在死后还会存在一定的时间。

董教授便是国内知明的物理医学教授。

我的到来,他并不意外,直接问我来的目的。

“我突然死亡,妻子受不了打击总想自杀,我想救她,让她好好活下去。”我痛苦的无以附加。

“办法我有,但是,一旦接触到物体,或者干扰正常物理现象,你存在的时间就会极速缩短,很快彻底消失。”董教授说。

“投胎?”我想起小时候听过的传说。

“那是骗人的,人死了就是死了!投胎转世、奈何桥什么的,全是假的!你会消失,与空气融为一体。”董教授严肃的回答。

董教授给我吃下一粒紫色的药丸,同时警告我:不要在有第三个人在场时尝试,以免引起恐慌,伤害其他人。

我如获至宝!


图片来自网络

4.

夜深了,一文合衣侧卧在床上,怀里抱着我的照片,乌黑的双眸在夜里闪着绝望的光。

“大明,好想你......”一文抚摸着我的照片,低声的抽泣。

“你怎么忍心不要我了......”

“是不是,我死了,就可以见到你......”一文已经泣不成声。

不要这样想!文文!------我的心都碎了!

我的小小的妻子,从小就是父母的掌上明珠,结了婚更有我宠着爱着。她对我的依赖,更甚于岳父母。从恋爱到结婚,我们的爱与日倶增,同事们也都笑我们是正宗的“如胶似漆”。

我这样突然死去,让她如何承受!

我无比痛心的看着她,却不能给她任何安慰和温暖。

突然,一文从床上爬起来,轻轻的走近门口,停了一下,然后打开门,轻手轻脚地向阳台走去。

我突然想起:为方便一文管理阳台上的花草,我把家里的防护网剪开一块,做成了活动的小门,因住在高层相对安全,所以没有挂锁!

一文搬来一把椅子,放在防护网下,双手握着小门两边的框, 单薄的身体倒向一边,一只脚艰难的登上网架,再双臂用力把另一脚带上去,整个人吊在网架上,然后把脚伸向小门外......

文文,不要!我立刻冲上去想抱住她,可是,却只能在极短的时间碰到她!我急坏了,双手不停地挥舞,却没有引起她的注意,她的一条腿已经跨过防护网!

怎么办!-----如果我快她一步下去,在落地的瞬间接触到她,一定可以救下她!

于是我一个箭步冲上阳台,迅速跳了下去。

同时,一文也从上面掉了下来!我伸开双臂......

一文安然的落在地上,惊讶的到外看,慢慢地露出喜悦的神色。

“是你,对吗?”

“大明,你在哪?”

我捡起脚边的一粒石子,用尽所有力气,在地上艰难地划着,地上,出现了泛着荧光的三个字:

                                        活 下 去

写完,我站起来,看到一文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滚落下来,由悲变喜......

地上的字迹很快消失了,同时,我发现,我的腰部以下已经消失不见。

我靠近一文,对着她满是泪水的唇,吻了下去......

图片来自网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