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热血】三加二事务所(4)

开启吧!新世界之篇! 第四章 来自新世界的问候

调哥扯着嘴角慢慢睁开了眼睛。

入目的场景不再是洋房中,而是一片未曾见过的空旷场地,场地两端各有个破旧的不相上下篮球架,因为太久没用的关系,篮板跟篮筐都覆满了青苔,地面上放眼望去尽是破败萧索的枯草。

陈言躺在他的手边,看上去还在沉睡的样子,在二人对面居然还七零八落躺着四个人,调哥目光一凝,似乎想到了什么。

须臾,他抽动嘴角无奈道:“本来是个简单的测试,但看来我已经陷入到相当麻烦的麻烦中了啊。”

按照原本计划,他只想通过洋房那恐怖的场景将陈言吓跑,可之后无论是后者的反应还是怨灵的实力都超出了他的掌控,种种意外之下,他甚至连一些手段都没用出便身陷囹吾。

对于一个老板来说,在未来的下属面前如此出丑可谓相当尴尬。

调哥偷瞄了眼尚在沉睡的陈言,悻悻的走向四周。

‘灵域’乃是成气候灵体的手段,小成者可创造十公里不等的灵域面积,大成者即便再造一个世界都不是没有可能的。

他找到一个制高点(篮球架),吭哧吭哧爬上去后纵目远眺后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

在视线尽头,有一片灰蒙雾气弥漫,雾气出现的极不自然,缓慢腾动的气体更是给人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还好。”调哥如释重负自语道:“灵璧用肉眼就能看到,想来这怨灵才刚刚进化,灵域还未扩张足够广的范围——如此一来逃出去的把握就更大了。”

“倒是这群人...”他话音一转,眯起眼扫向对面躺在地上的陌生人道:“到底什么来头?难道跟我一样...也是清道夫么?”

正当他踌躇间,倒在一边的陈言‘哎哟’痛呼声,继而张开了眼睛。望着不见太阳却仍可视物的天穹,陈言迷茫间看向四周,发觉周围景色后,脸上表情顿时变了。

“醒来了么?”他纵身从地面跃起,耳畔传来了调哥故作冰冷的声音:“这次新人的素质不错呢。”

调哥本想说出些不明觉厉的话将陈言震住,然而遗憾的是陈言亦是博览群书,槽点如同浑然天成般信手拈来,他头也不回道:“一般说这话的人,如果不姓郑基本都死了。”

前者扯扯嘴角,脸上显出犹豫神色。

陈言倒是不像来时那般找他兴师问罪,事情发展到现在,各种超自然现象让他有些身心俱疲,他实在没想到就上赶着认个亲的事儿,不仅碰到杀人案,还能见到鬼。

虽然知道引他来这里的男人必定有不凡来历,但看那货先前见到巨人观蠢萌的样子...陈言早在心底将他划分在【知道内情但不知道幕后黑手的小卒子】跟【炮灰】类别中了。

倘若调哥知道陈言此时想法,说不定得气的一佛升天二佛出世——要知道即便是在‘清道夫’这个行业中,他调哥的名字也是如雷贯耳,号称有千军万马火力的三加二事务所中加上身为老板的他才两个人,但行内人都清楚,单单那名女童便足以顶的上千军万马。

恩,好像没有什么不对。

“喂。”调哥见陈言自苏醒后便一直左瞧右瞧完全没搭理他这个始作俑者的意思后,不由虚着眼问道:“这位小哥,你不想问我什么吗?”

“问什么?”陈言同调哥先前一样,攀上篮球架上漫不经心答道:“侠盗猎手手4购买枪支的秘籍么?连背出它们都做不到吧你。”

这人根据对调哥的第一印象,问出了他这个年龄段应该掌握的知识。

调哥一下子就被他的态度激怒了,他吼道:“你神气什么?这种东西早就应该在GTA5出来的时候就该遗忘彻底啊混蛋,难道你能背出来么?啊?你在看不起我吗?”

“NUTTERTOOLS。”陈言语速飞快的念了段字母,继而睨向调哥:“第三代的是GUNSUNSUNS。”

“呃...”调哥被这人强势回答说的一时语塞,他脸颊抽搐间,竟无言以对。

啪嗒。

陈言身手灵活的从篮球架上一跃而下,他拍拍手,面无表情道:“搞定。”

“哈?”后者还在念叨那拗口的秘籍,转而就被陈言的话惊到了:“你就趴在上面崩个屁的功夫,搞定什么了?”

陈言斜了他一眼,颇为奇怪道:“当然是分析出我们目前所处的地方了,你在大惊小怪什么?”

“哟。”这次调哥笑了,只见他抱胸而立,一脸恶作剧的表情问道:“那请问,我们目前在什么地方?洋房的地下室么?”

灵域所处的空间跟地球上的空间成纵向联系,它不存在于地球的任何一处,是独立于这片宇宙的空间。

调哥自然知道灵域是什么,但他就是不提醒陈言,说话间脸上还挂着贱兮兮的笑容,让人忍不住上去踩上一脚。

“唔...”陈言环顾周围,盯着远方灰蒙苍茫的灵璧,迟疑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里应该是类似于精神时光屋之类的世界吧?”

闻听此言,调哥脸上一僵。

陈言皱眉道:“就算不是,那该世界的时间流速也会跟地球不同。”

“呃,此话怎讲?”调哥问道。

“那个篮球架。”陈言指着身后,道:“虽然有青苔跟岁月痕迹,但是没有灰尘,某些旮耷角落里的漆甚至还是全新的,如果不是有人经常擦拭的话,那就代表着属于‘篮球架’的时间已经停止,但‘这里’的时间’仍在继续。”

调哥瞪大眼睛,在心底狂吼道:“这踏马是什么神逻辑啊喂!为什么这人的思路会从保洁一瞬间来到七龙珠的世界观里啊!小哥,你从一开始就知道灵体吧?绝壁知道的吧?”

正当他要吐槽下去的时候,但听轰隆一声!二人脚下地面开裂,无数裂纹如同毒蛇般疾射向这个世界各处,刹那之间这片大地便四分五裂开来。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见此骇人景象,饶是陈言也露出了惊骇之色。

倒是一直表现的很是活宝的调哥在此时眼中绽射出了精光。

“原来如此吗,倒在那边的几人...”他低声喃喃着,巨大的石块如同豆腐皮般块块碎裂,他们随着裂开的石块,落入深深的裂缝之中。

“抱紧了小哥!”调哥扒拉住手边的石头,对陈言喊道:“心里给我把牙关咬紧啊!因为底下的空间可不是让你修炼,更不是让你打败沙鲁用的...”

“接下来该让你认识下存在于地球的另一个物种了,也是由我们人类亲手孕育的...恶魔啊!”

陈言被前者说的不明所以,不过调哥语气中那股沧桑跟悲痛交织出的复杂感他确是真正体会到了。

他人在半空不断坠向下方,可面容已消去惊骇,单留凝重。

“我有必要提醒你。”于石块翻飞间,陈言看向调哥,淡淡道:“想必你总归也发现了,现在‘我’的状态有点诡异。”

调哥闻言,点头:“不错,虽然之前没发现,但你现在人格崩坏的有点厉害,看来是使用了什么手段控制了自己的情绪,不过...”

“没错。”陈言打断他的话,快速道:“一旦‘发胶状态’解除,那我面对超自然事物的反应会变得跟普通人一模一样...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他说完,一头锃亮的头发瞬间暗淡下来,同时笔挺的发梢也逐渐软化,陈言原本毫无波动的眼睛中陡然出现了别的色彩。

“啊啊啊啊!”此时他的身体仍不断向下追去,陈言看着飞速掠过身体的石块,忍不住大声惊叫了起来。

“该叫我怎么吐槽你啊!”望着这厮讨喜的反应,调哥一扯嘴角吼道:“原本以为你这小子就算不及楚轩也该是萧宏律那样级别的潜力股,结果别说是旗袍御姐控了,仅仅五十字左右就给我原形毕露了啊!”

“少、少啰嗦!”陈言手忙脚乱的抓住一块石头,他回头冲调哥反喷道:“你知道萧宏律的什么?只是用主神造出了个旗袍御姐就给别人按上这样失礼的称呼,识相的话快给我向中州队柯南道歉啊!”

“你也说了吧!用柯南这种家喻户晓的身高计量单位来称呼他!”调哥避开块从上砸下的岩石,他喷道:“你发情期吗?啊?平常大家聊天的时候一聊到H的话题你就垂头脸红,暗地里早不知道在绅士网站开了多少次贤者模式了吧?你是那种人吧!”

陈言似乎被他喷到了痛脚,他额头青筋条条绽起,恼羞成怒道:“闭嘴,你这蝴蝶结达人!”

蝴蝶结三字一经陈言说出,当空便化作三道利箭穿透了调哥,他在空中踉跄几步,颤颤巍巍一手攥住领带,嘶哑道:“小鬼,你居然把我的得意之作叫的那么平民...”

他说着,一脚踩在石头上,借着反作用力如炮弹般射向下方的陈言!

“领带的打法怎可拘泥于一种?我要向世界证明...我可以系出三种以上的领带!你给我觉悟吧!”

“那种渺小的梦想只会让敌人死不瞑目吧?!陈言看着越来越近的调哥,连连摆手惊叫道:“你别乱来,掉下去会死掉的!”

调哥没理他,他灵巧的翻越重重岩石,鼻孔喷出两柱肉眼可见的白气,看来充满了干劲。

“叮铃铃。”

他的上衣口袋里突然传来了一阵悦耳的电话铃声。调哥眼中喜色一闪,连忙从口袋中掏出只破破烂烂的手机,手忙脚乱的接通后,电话那头传来奶声奶气的声音。

“哟,还活着啊?”

打通电话的自然是后来到的女童,她此时正与那具膨胀腐烂的尸体面对面坐着,小手举着一个手机,没好气道:“我要的那小子呢?”

电话那头,调哥委屈道:“我为那小子出生入死,你都不关心我的?”

女童沉默片刻,重重道:“出生入死?怎么我看你手机掉的地方像是不小心卷进去的?”

“...”调哥。

“别废话,把手机给他。你这废柴老板!”女童极为强势道。

跳过几块石头,调哥脸色发黑的将手机递给了陈言,他冷哼一声,转过身去,丝毫没有偷听他们谈话内容的意思。

陈言一脸懵逼的接过电话:“喂?”

“陈言?”

“是我。”

“你可以叫我悦儿大姐头,现在打开手机蓝牙。”女童的态度很强势。

“哈?”陈言看着手中的‘残骸’十脸茫然问道:“这和我们的谈话有什么关系吗?”

“别废话。”女童声音转冷:“不开蓝牙的话就杀了你。”

“...”陈言。

当陈言眯起眼找到蓝牙后,其手机界面突然蹦出来个窗口,有什么东西在向这手机中传输过来。

“这是什么?”接受请求后,看着缓慢跳动的进度条陈言不解问道。

“穿界APP,一种能让我们这种人进入灵域的东西。”悦儿啧了一声:“走的时候我就让那蠢材下载,结果这家伙因为沉迷阴阳师忘了。”

听着她那阴森的语气,陈言身体下意识一颤,不由自主问道:“然后呢?”

“毁掉了。”悦儿冷笑道:“无论是SSR还是手机。”

结果就是因为这个才去买的新手机吗?!晴明大人呢?晴明大人怎么样了?不要紧吧?他是无辜的啊喂!

陈言在心底疯狂吐槽,不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你...悦儿大姐头,你先等会儿,什么叫穿界APP?”

“手机软件,安卓客户端的。”悦儿回道。

陈言满头黑线:“不不不,我问的不是这个,什么叫‘能让你们这种人进入灵域’?”

“灵体所创造的灵域通过物理手段基本不可能找到,‘清道夫’想要进入灵域,除了灵体拉进来之外,只能通过穿界APP进入。”悦儿不耐烦回道,“还有什么疑问吗?”

“有,那个,灵体啊什么的...”陈言吞了口吐沫,他想到之前看到的男孩,小心翼翼道:“是跟鬼差不多的东西吧?”

“恩,生命形式的确相似,你也可以这么理解。”

“那清道夫...你们,应该是负责驱鬼什么的吧?”

“驱鬼?差不多吧。”

“按理说...驱鬼这个职业,桃木剑黑狗血我倒是可以理解...可是这可是APP欸!无论如何都跟驱鬼八竿子打不着的APP欸!”陈言有些蒙圈了。

“这样啊,对你来说有一种违和感是吧?”悦儿沉吟片刻,旋即体贴道:“那你就当我们是中国龙组那类的组织吧,毕竟是攀附在纳税人身上的吸血鬼,在享受国家高级待遇的同时掌握两三件高科技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不是吗?”

“不悦儿大姐,我并没有跟你在讨论设定,道士也好异能者也好只是一种比喻...话说你这明显是另有所指吧喂!明显是在说龙组以外的组织吧喂!”陈言在那边疯狂吐槽道。

“闭嘴。”悦儿寒声道:“十秒以内再不明白的话,宰了你!”

“原来如此。”陈言冷汗潺潺的平静道:“穿界APP就相当于FZ里面的召唤阵,只要通过特殊仪式便可以将英灵召唤到现世来。同理,只要我将这个软件下载好,你就能从地球来到灵域了。”

“唉。”旁边的调哥生无可恋的扶额叹息道:“又一个软骨头。”

啊咧,他为什么要说又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