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年夜

字数 1034阅读 68

今天腊月二十三,是祭灶的小年夜。我们这里的风俗是吃火烧,喝豆腐汤。这里还有个习俗就是出过门的闺女不能在家过年,即便小年。

谨遵风俗习惯的教诲,我就住在单位了。下午五点钟左右,就听到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我的单位是距离县城十多公里的乡镇,这里还没有完全禁止燃放烟花爆竹。

下午六点左右我就把大门关上了。机关院还有大门,晚上也是落锁的。我的办公室也是卧室的防盗门按顺序就是第三道门。尽管如此,还是有点害怕。女人天生小胆,无关年龄。何况我还是鼠年出生的。

用了十多年的空调音嗡嗡响,像是风箱。不开空调,被子薄会冷。几天没动笔了,继续倾诉写作吧。不管文章写的好坏,写作真的是排遣和解压的最佳方式。提醒自己决不可以有负能量的怨言,因为数落抱怨是开往衰老的地铁,一趟趟装满的都是怨妇。

突然想起来郝胥黎也在他的一部反乌托邦的书《美丽新世界》中构造出了这样一个世界:每个公民每天注射一种能够让他们分泌多巴胺等传递兴奋和开心的药物,因此他们每天都感到快乐和幸福。即使他们居住的环境糟糕或者是遭遇到社会的不公,他们都不会产生痛苦和不满。我需要注射的是在哪里都能安然入睡,不害怕的药物,从而可以强心壮胆,随遇而安。

除了住我妈家,我在哪里都害怕,即便是宾馆,这也是我宁愿住单位的原因之一。另外就是还节省钱。虽然很多人说,钱不是省来的,是挣得的。

还有好友说我,就你省那三核桃俩枣,能在北京给你儿子买房子?

我也知道,林则徐说过一段发人深省的话:子孙若如我,留钱做什么,贤而多财,则损其志;子孙不如我,留钱做什么,愚而多财,益增其过。

已经工作两年的儿子还没有房子,这个问题实在是我最纠结的事。北京房价,天文数字啊。一辈子房奴,谈何生活质量?

所有问题的症结都是“钱”。有人说,凡是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但没钱没房,没有房咋有媳妇,没媳妇咋抱孙子,这是每一个当妈的不能不考虑的难题。

儿行千里母担忧。虽然孩子优秀也努力,但天文数字的北京房价,岂能是一个毛孩子能承受的?妈妈只是县城的工薪阶层,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春看花,秋扫叶,夏养家禽,冬烧柴。读些闲书,品些香茗,让每一个日子都能充满阳光,充满欢乐,充满爱。本来的日子就应当这样过成诗,却不想为房子,把日子过成了曲,时而不靠谱,时而不着调!

都说女人为母则刚。新的一年里,一定找出路努力去挣钱,生活的真谛就在于从一件又一件看似不可能中,寻求出路。有些事情,经历了,熬过了,再回首慢慢品味的时候,才别有一番滋味。真心希望新的一年里能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新出路!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