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情未了》第二十八章 情人岛上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章 堕落生活

全章目录


那天,依依和陈嘉豪闲聊,流露出对大海的向往。她说自己还没见过真正的大海。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陈嘉豪当时没出声,背地里却已经计划好要带她去海南旅游。

今年国庆和周末赶到了一起,一共有七天长假。当陈嘉豪把要去三亚旅游的好消息告诉依依的时候,她还以为他在开玩笑。

陈嘉豪要依依拿身份证出来定机票。“哦,你真好,你总是会突然给我惊喜。”依依很感动,但没说出来,把对他的爱埋在心底。

“你不是晕机吗?还是坐火车去吧!”依依把头靠在陈嘉豪的肩上。

“爱情可以冶百病,我现在已经正常啦!”陈嘉豪自我解嘲地笑着。

依依没有出声,她相信陈嘉豪说的所有话。他笑,她也笑。

人总是在接近幸福的时候倍感幸福,在幸福进行时却患得患失。

每次看见陈嘉豪那张英俊的脸,依依就会觉得自己非常幸运。同时,心里却又掠过一丝淡淡的忧伤。她越爱他,这种忧伤就会越明显。

陈嘉豪一如继往的爱着依依。每逢周末,他们一起去登山,一起去看演唱会,一起去野餐,一起去参加朋友聚会,一起去做她觉得有趣的任何事。

依依的小心愿,陈嘉豪都会帮她一个个实现。他像一个会偷心的人,将依依的心一点一点地偷走。

现在依依已离不开陈嘉豪了。她希望自己能像以前一样,自由又独立。可是她已经被绑在爱情的十字架上,来去已由不得自己。

以前依依是一个特立独行的女孩。她的自制力很强,可是自从遇上了陈嘉豪以后,她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了理智。她和陈嘉豪一起玩到深夜,第二天精神很差,以致都影响到工作了。为此,他很懊恼。但是只要爱情尚在,一切痛苦她都愿意承受。

有次因为工作上一点点差错,依依被老板批评了,他哭着向陈嘉豪诉说委屈。陈嘉豪听了很激动,就让她不用去上班了。一个月三千元,也不稀罕这点钱。但依依没有听陈嘉豪的话。

如果没有工作,她的生活里就只剩下陈嘉豪了。她不敢想象整日想念他的感觉,那种痛苦就象坐牢。她不想受那样的罪。

有的人可能觉得这样很舒服,可她偏不想过这样的生活。为了爱情,她已经一低再低地自降姿态。可是如果连工作都失去了,她怕自己连最后一点尊严也没有了。她继续过着朝九晚五的日子。她将所有的不愉快都踩在脚下,赤脚走在铺满鲜花和荆棘丛生的爱情路上。她一路闻着花香,哪管那脚底会不会流血。

他们像所有相爱的情侣一样,幸福着彼此的幸福,悲伤着彼此的悲伤。

以前陈嘉豪对依依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可现在爱情的天秤已经倾斜。依依一天不见陈嘉豪,就会心神不宁。尽管他一再给她承诺和誓言,可她还是会情不自禁地乱想。这甜蜜的痛苦,让她备受煎熬。

一起去度假,不但可以加深感情,而且还可以加深彼此之间的了解。这次出游,他们可以厮守五天五夜,这是一件多么让人高兴的事情啊!

九月三十日晚上,陈嘉豪和依依乘坐飞机飞往三亚。十点三十分飞机开始起飞。当飞机离开地面的那一刻,他俩的手紧紧的过握在一起。

飞机加速度地向上攀升。依依还在担心陈嘉豪,怕他会不舒服。自己的耳朵却轰轰作响,心也迅速悬了起来,片刻,又好像被抛入了谷底。几分钟后终于平稳了。

他们两个人互相注视着对方。这种眼神,就像一对刚刚穿过生死线的战友,在互相鼓励和祝福。他们的手握的更紧了,还好,没事,还活着,真好。依依将头轻轻地靠在陈嘉豪的肩上,安静地睡着了。

昨天晚上她为了准备行李,很晚才入睡。今天早上六点钟就醒了,又忙了一整天。现在她真的很困。

十月一日凌晨一点钟,飞机平稳地降落在三亚机场。虽然已是深夜,节日的旅游城市依旧热闹非凡。灯火辉煌的酒店,迎接着世界各地的游客。

陈嘉豪和依依打的赶往蜈支洲岛,地图上这个岛屿的形状像颗心。每年都有很多情侣来这个岛上旅游,所以此岛又被称为情人岛。

正赶上旅游高峰期,幸亏陈嘉豪提前预订了酒店,要不然两人得在街上游荡一晚上。

陈嘉豪订的是一间豪华标准情侣间。依依第一次住酒店,她感到一切都很新奇。望着洁白舒适的床铺,她又想起了几个月前在兰州医院住过的病床。

那日,陈嘉豪和依依已暗生情愫,但尚未沾染烟火的尘灰。她甜淡如菊,他情难自抑。想不到几个月时间,两个人竟如此痴缠。

依依静静地坐在床边,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心里却非常感慨。她情不自禁地叹了一口气。

望着依依那若有所思的表情,陈嘉豪紧紧地抱住了她,希望她能听到他的心声。他俩鞋都没换,就这样脸对脸侧身躺在床上,互相注视着对方。

“你在想什么?”陈嘉豪用食指刮了一下依依的鼻子。

“我在想人和人之间的距离和缘分。这张雪白的床,让我想起了那次在医院里住过的床。那时我还以为,我们会就此别过,从此相忘于江湖。”依依用一只手托着头,另一只手摸着陈家豪的喉节,逗得他直想笑。

“其实那日我已确信,你迟早都是我的人。无论你走到天涯海角,我都要把你追到手。”他抚摸着她那如玉般光滑的脸。

“好吧,你得逞了,牛人。”她咯咯地笑了起来,起身去沐浴。

“明天我们早点起来去看日出。”陈嘉豪把手机闹铃设在五点半。

一大早,陈嘉豪就牵着依依的手去了海边。

早晨的小岛,美的让人陶醉。清新的空气,湛蓝纯净的海水,洁白的沙滩,让人误以为来到了马尔代夫。这真是一个让人逃离城市的天堂。

温柔的海风,清凉的海水。浪花抚摸着脚踝,倍感舒爽。陈嘉豪边走边向前用力的踢去,踢出一朵朵飞溅的水花。

绯红的太阳,从海面上徐徐上升。海天一色,简直要美死人了。依依忍不住拿出手机连连拍照。想不到人世间,还有这么美的地方,美得让人的心都要融化了。

依依张开双臂向前跑去,像个孩子般天真地笑着。陈嘉豪在后面追她,猛地抱住了她,两个人都没站稳,一下子摔倒在沙滩上。还好,手机没溅到水。

他们背靠背坐着,喘着粗气。互相翻看着彼此手机里自己的模样。陈嘉豪埋怨依依拍照水平差,把他照的没真人帅,还老是把脸照歪了。依依接过手机看,觉得挺好。

“自拍一般自带美图功能,你这个自恋狂,还以为自己真的帅上天了。”依依在心里这样想着,不过她并不打算挫伤他的自尊心,只是微笑着任他批评。

“好好好,是我这个手机太差,把帅哥照丑了,行了吧。”依依撅起了嘴。

“回去给你买个好的。”陈嘉豪笑着将依依揽在怀里。

前面有一对情侣正在拍婚纱照。他们一会儿浓情蜜意,一会儿雀跃奔跑,一会儿沉思幻想,一会而浪漫无限……依依望得出神,很痴迷的样子。

“她好美呀!唉!”依依的脸上写满了羡慕。

“叹什么气呀,到时候,你会比她还美。”陈嘉豪望着依依的眼睛,满眼的柔情。

“到时候是什么时候呀?”依依把脸靠近陈嘉豪的脸,合影了一张。

“很快,我要让你做全世界最美的新娘。”他握住她的手,眼神真诚又坚毅。

陈嘉豪站起身来,顺手拉起了依依。依依沉默着,她陷入暇思中。

真希望陈嘉豪能说话算话,可一想到他的家庭,还有那个难缠的表妹,她又感到前途渺茫。为什么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她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陈嘉豪。陈嘉豪却哈哈大笑起来,说她像多愁善感的林妹妹,杞人忧天。看着他笑,她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

他们回去酒店吃了早餐,又去潜水。两人穿着厚重的潜水服。在导游的带领下,听从教练的指挥,潜入海里。海水清澈透明,彩色的鱼儿在身边游来游去。好像进入了异域,神话般美好。这种神奇的感觉,让人终身难忘。

依依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像一条鱼一样潜入海里。他俩还被教练忽悠了,在水底拍了一套VCD。价格昂贵,但这种美好的记忆,将成为他们一生的珍藏。

上岸后,依依兴奋地向陈嘉豪讲述着自己在水里的感受。以前她真的没有想过,人还可以这样活着。世界真是太奇妙了!如果没有认识陈嘉豪,她这一辈子可能都不知道,和鱼儿同游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他们一直玩到下午三点钟,才回去酒店吃饭。一个下午的时光,就这样在饭桌上消磨掉了。傍晚他们又坐在沙滩上,看夕阳染红海面,人生真是美好啊!

天亮了,他们去岛上的绿林边散步,欣赏奔跑孔雀。在情人桥上观看各种热带鱼在水里游来游去。他俩一人端着一个大大的椰子,用长长的吸管吸着人间仙露,惬意无比。

妈祖庙里人山人海。他俩也挤在人群中,虔诚地烧香拜佛,祈福许愿。他们还去参观当地人制作珍珠饰品。游走在各种小吃摊前。他们躺在沙滩上,一直睡到天黑,像两个好吃懒做的懒汉,虚度时光。

他们去坐摩托艇,听风的速度。两人飞速地穿越海域,旋转在天涯海角。他们相拥在海天之间,深情的狂吻。

头发和衣服随风飘起,全世界都向后倒去,尘俗都与他们无关。陈嘉豪幻想自己是一名海盗,不,他就是一个真正的海盗,掠夺和偷盗了依依的心。姑娘已被他收入牢笼中,重重捆绑。

陈嘉豪很逗比地和外国游客打招呼,英语说到第三句已对不上话了,尴尬到打手势。依依在旁边笑得眼泪水都出来了。

他俩坐在礁石上,看潮涨朝落,听海浪拍岸的声音。他们发呆,沉思,幻想,享受脱离尘世的空灵,期望遇见奇迹。

一只海鸟从远方飞来,孤独又骄傲。它圆睁着眼睛站在礁石上,眺望苍穹。

“你说这海上为什么会有一只鸟呢?”依依目光深遂,语速低沉。

“因为这里有它要寻找的另一只。”陈嘉豪思索了片刻才回答。

“世间万物皆为情而生,又为情而死。"她的眼睛有些湿润了。

“啊啊啊……”陈嘉豪站起身来,朝着大海疯狂地大喊。

海鸟听到喊声,扑楞楞飞走了,飞向无际的大海。


简书连载风云录

第二十九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