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周六

字数 713阅读 9

蜻蜓点水一般游完西湖回头看《南方有嘉木》别有味道,原因是对于杭州这座城市的人文景观以及历史文化多少有了一点了解,不像以前一片空白,所以再读到书里关于杭州,关于西子湖的诗文和典故时就是亲切的,只当远别重逢。

今天两次读张宗子《湖心亭看雪》,第一次为他的遣词造句惊叹不已,量词用得妙极,特别是“舟中人两三粒”,第一次见人用粒来形容的,可是远远望去一片白茫茫中三两点黑,确非“粒”字不可的;二读时再品作者偶得知音的惊喜自己也跟着喜悦起来,试想,大雪三日,三人萍水相逢,烧酒同饮,岂不乐哉,快哉?!

读书的过程中着眼点不同看到的东西就不同,小说本身的故事情节是一方面,作者自然揉进去的茶文化和江南水乡的隽美给小说增色不少,虽不到欲罢不能的程度,阅读过程也是很愉悦的。

今晚,一人,一壶,一书,一簟,呵呵,还有一扇,做个自由人真好呢!

附张岱《湖心亭看雪》原文:

----崇祯五年十二月,余住西湖。大雪三日,湖中人鸟声俱绝。是日更定矣,余拏(rao2)一小舟,拥毳衣炉火,独往湖心亭看雪。雾凇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到亭上,有两人铺毡对坐,一童子烧酒炉正沸。见余,大喜曰:“湖中焉得更有此人!”拉余同饮。余强饮三大白而别。问其姓氏,是金陵人,客此。及下船,舟子喃喃曰:“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晚上,笑儿同学拖着鼻腔说,妈妈,告诉你一个很悲催的事情,我感冒了。再告诉你一个事情,我的色彩被老师夸奖了。哈,昨天还在电话里哭得稀里哗啦说老师老骂人,骂她们画不好,今天就被表扬,就破涕为笑了,孩子真是孩子,尽管已经17岁。好不容易等到12点才短短的视频了一下,看起来精神状态还好,稍稍可以放心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