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


我的身外处处种种

绝对是一番又一番

和平而又富强

的绝美景象


可我心里的战火

时时烧了又灭

灭了又烧

回合无数


可我脑海的战船

常常杀风破浪

出而复返

再出再返


自己与自己恶战

自己又与自己和平

如此彼消此长

反反复复


我承认

我不得不承认

自己是自己最可爱的朋友

亦是很可怕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