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府的奴才第一代做用人,第二代做总管,第三代竟做官

文/南城以南hong

写在文前:我们看《红楼梦》,经常会遗漏一些人,像赖大、林之孝、周瑞等人,他们都是贾府的老家人。他们是买来的,等于是卖身到他们家,所以他的孩子会继续留在这个家里当差,叫作“家生子”。经过一代、两代、三代,他们就变成了贾府里的老家人。贾家的这种老家人因为跟主人有了长久的默契和信任,所以特别受重视,而成为贾家重要的管事。赖大是贾府的管事,而赖嬷嬷,则是赖大的妈妈。一天她来找王熙凤,是以为她的孙子,也就是赖大的儿子赖尚荣做官了,所以想请贾母、王夫人等所有的主子吃饭。

只见一个小丫头扶了赖嬷嬷进来。凤姐儿等忙站起来笑道:“大娘坐。”又都给他道喜。

赖嬷嬷向炕沿上坐了,笑道:“我也喜,主子们也喜。若不是主子们的恩典,我们这喜从何来!昨儿奶奶又打发彩哥儿赏东西,我孙子在门上朝上磕了头了。”

李纨笑道:“多早晚上任去?”

赖嬷嬷叹道:“我那里管他们,由他们去罢。前儿在家里给我磕头,我没好话,我说:哥哥儿,你别说你是官儿了,横行霸道的。你今年活了三十岁,虽然是人家的奴才,一落娘胎胞,主子恩典放你出来,上托着主子的洪福,下托着你老子娘,也是公子哥儿似的读书认字,也是丫头老婆奶子捧凤凰似的长了这么大,你那里知道那‘奴才’两字是怎么写的。只知道享福,也不知你爷爷和你老子受的那苦恼。熬了两三辈子,好容易挣出你这么个东西来。从小儿三灾八难,花的银子也照样打出你这么个银人儿来了。到二十岁上,又蒙主子的恩典,许你捐个前程在身上。你看那正根正苗的,忍饥挨饿的要多少!你一个奴才秧子,仔细折了福。如今乐了十年,不知怎么弄神弄鬼的求了主子,又选了出来。州县官儿虽小,事情却大,为那一州的州官,就是那一方的父母。你不安分守己,尽忠报国,孝敬主子,只怕天也不容你。”

……

赖嬷嬷听了,笑道:“可是我糊涂了,正经话且不说,且说陈谷子烂芝麻的混捣熟。因为我们小子选了出来,众亲友要给他贺喜,少不得家里摆个酒。我想摆一日酒,请这个也不是,请那个也不是;又想了一想,托主子的洪福,想不到的这样荣耀,就倾了家我也是愿意的:因此吩咐他老子连摆三日。头一日在我们破花园子里摆几席酒,一台戏,请老太太太太们,奶奶姑娘们去散一日闷;外头大厅上一台戏,摆几席酒,请老爷们爷们去增增光。第二日再请亲友。第三日再把我们两府里的伴儿请一请。热闹三天,也是托着主子的洪福一场,光辉光辉。”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