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火保姆,对你的好成为你害我的资本

6月22日,杭州一户豪宅在清晨5点左右猛烈燃烧,除保姆乘坐专用电梯逃生外,女主人及三名孩子皆被困在房子里。

这不是一宗意外,而是人为所致的。

公安机关已认定是保姆莫某晶在客厅里点燃一本硬面书而纵的火。

可怜这家男主人在一天内痛失老婆和三名宝贝,他的悲痛从微博里展露无遗:

@老婆孩子在天堂:

孩子们,你们今天好吗?

杭州下了一天的雨,是你们想念爸爸的眼泪吗?

还是妈妈在搂着你们绝望的哭泣?

孩子们,你们有没有走远?

能不能听到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崩溃的哀恸?

能不能看到爸爸无神的沉默?

伯父姑姑舅舅的寝食难安,玩伴们的惊恐迷惑。。。

你们都知道吗?


我们今天见了很多邻居叔叔阿姨爷爷奶奶

他们告诉我们,四点五十就有浓烟滚滚

那时你们醒了吗?和妈妈在一起吗?

他们还告诉我们,听见了一个男孩的呼救

柽一,是你吗?还是你最呵护疼爱的弟弟?


事件发生后,满城唏嘘:

保姆纵火案中,不仅是发生在豪富之家,而且这个家庭,像是具备一切理想条件的好人家。

父亲帅,富有,母亲美貌善良;

三个孩子漂亮而可爱(而且是哥哥、妹妹和弟弟的两儿一女);

他们情感很深,三个孩子分别叫林柽一、林臻娅、林青潼,家里的童装品牌叫“潼臻一生”;融合了三个孩子的名字。

而这三位无比可爱的孩子,他们的年龄分别是11岁、9岁、6岁,可惜的是,他们的年龄被永远定格在了此刻。他们本该拥有着和睦的家庭、快乐的童年、无忧无虑的生活,他们的成长才刚刚开始。

但这个好人家,就被一个烂赌、偷窃的保姆莫某晶给毁了。

家庭的男主人,因在外地出差躲过了这一劫。他本拥有着幸福美满的家庭,再回家时,等待他的本该是热乎的饭菜、温柔的妻子和可爱的孩子。可如今,一瞬间天塌了,等待他的是一片废墟、四具烧焦的尸体和一片死寂。原本幸福完整的一家,在一场大火后阴阳两隔。

我们撇除物业和安防的问题,谈谈保姆的罪状:

肇事保姆是他们在上海一家中介公司找来的,基本工资7500一个月(在杭州已经不算低的了)。平时保姆和他们相处的挺好。一个月前,保姆说想买房,主人一家还借给她十万块钱。

经过这次公案调查,男主人才知道妻子生前丢了一块二三十万的手表也是保姆偷去典当的,还包括一些小孩的手镯,目前保姆已经在公安那边认罪了,说火是她放的。

据了解,保姆将这块从业主家里偷来的手表转手只典当了2w元。

事件发生后,保姆在独自逃出火海时还佯装镇定的配合着警方的调查。

一名保姆,月薪7500,有自己独立的卧室和卫生间,家中的奔驰车归她使用,出门买菜有车接送,客户还肯借10w元给她买房,这恐怕是她上辈子做了多少好事修来的福分。

然而,她不仅没有感恩戴德的报答这善良的一家,她一次又一次的偷窃客主家的东西拿去典当,最后更是一把火烧了房子,将四个鲜活的生命埋葬于火海之中。

这样的行为,我真的不能理解!

保姆莫某晶有赌博恶习,在东莞欠下不少赌债,在亲戚朋友处也欠了不少钱,曾被法院判决偿还借款30000元及利息。

莫某晶前夫者表示,“她已经把我和这个家害得够惨了,现在孩子还小,我不想让她知道有这么一个妈。”

这是一出现实版的农夫与蛇,一个人用世界上最恶毒的方式杀死了一个家庭。

林先生至今仍难以相信,“我们对保姆那么好,从来没有吵过一次架”。

但是他肯定没想到的是,因为他与保姆之间的界限渐向模糊。

很多人与人的相处,都容易走向两个极端。要么过于严苛,要么过于亲密。这都是悲剧的根源。

过于严苛,他们会怀恨在心。过于亲密,则令他们越来越放肆。

有人说:“恶主人根本碰不到这样的保姆,他们在保姆做错事时第一时间就开除了她了,还留到今天啊?

而林先生家里当第一次发现保姆盗窃后,是对她循循善诱,跟她说:“有什么困难就说出来,我们会帮助你的。”

在你打开边界,接纳他们时,就是接纳了可怕的祸水。

很多时候,能伤害到你的人,都是因为你打开了门,让她可以很近地介入你的生活工作。

像是身边的闺蜜就有可能成为最狠的小三;

要好的同事一旦翻脸,职场上足以送掉你半条命;

保姆一旦作恶,不是下毒拐孩子就是放火。

这种不分彼此,就是缺乏界限。

所以当你对别人没有界限,别人同样会不在乎你的界限,只会更加去挑战你的底线,让你一步步退让,退到忍无可忍的时候,他甚至会推你一把,让你彻底掉入无底地狱,而这一切,都是缘于你一开始的界限模糊。

所以,职场就是职场,保姆就是保姆,员工就是员工,战友就是战友,不要混淆,把界限亮出来让大家都看得到。

作家陈岚就说过她的故事:

曾经有一个来自贫困地区的员工,入职才一个月零十天,向她要求,找上海最好的肿瘤专家给他妈妈看病。正常人都知道这其实很不容易办到。但是因为员工求她,她怜悯心占了上风,就厚起脸皮去找朋友。

而她的朋友,华山医院一位肿瘤专家,免费接诊了这位员工的妈妈。

后来又是这个人,他妈妈还是去世了。陈岚很是同情,叮嘱财务,他奔丧期间工资照发。这哥们一奔丧,26天没上班。此时,距离他入职,才刚刚三个月。

再过了两个月,这次是他叔叔死了。他又奔丧,一走十几天。工资又全发。年底且和其他员工一样,多发了一个月工资作为年终奖。

这样的善意,在几个月后开始结出恶果。春节期间,入职半年,此人要求要延长休假,而且工资必须照发。

这一次,陈岚拒绝了。在这之后不久,他开始啧有烦言,怨恨交加。再之后,利用工作之便,给陈岚挖坑及四处喷墨制造谣言和混乱。

陈岚找他恳谈,弱弱地向他提起:“(我对你还是很厚道的)你看,你刚入职几天,就找我帮忙,找专家医生给你妈妈看病……”他冷笑一声:“你不就是给了我一个(医生)电话吗?”

“你回去奔丧一个月,哦,两个月,工资都照发了……”他钢牙铁口,一句就是一句啊,差点没把我噎死:“周瑜打黄盖,你愿打愿挨!”

而这种人,在职场真的不少。打着自己是弱者,老板就是要多照顾照顾我的心态,一直把自己的利益推向最大化,同时把界限模糊到极点。他已经不觉得这人是老板,自己也不是员工。

所以待人最重要的一点应该是:不允许别人轻易逾越你的界线。

守护好你心理界线,咱们不熟,别那么往前凑,多余的根本不搭理。

工作关系就按工作原则来,服务关系就是谈服务,明明是雇佣关系,却没事就跟你讲感情的,非奸即盗。不要轻易给小人得脸,小人一长脸,马上“近则狎之,远则怨之。”

当界线清晰,大家才会明白,在这段关系里,我是谁,我该做什么,我应该如何做。这样才会最大限度地规避悲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