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间传(连载二十一)

第二十一章

于文不吭不哈地正耐心地围着电炉转。他刚才已经和夜班的大头炉长进行了交接班。大头炉长不住地长吁短叹:“唉,没办法没办法,一点办法也末有,这炉子快他妈淘汰了算了,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原来是几天补一次,现在天天需要补,而且,看看,我刚才把电工组修理组的叫来了,快天亮的时候,最后一炉钢,刚炼好,突然,丝杆坏了球了,还亏得没有完全坏了,差点倒不出来钢水,吓坏我了。亏得运气大,丝扣嘎吱吱勉强过去了,还能凑乎用,下回,非坏了不可。要我是段长,早就球给他撂摊子了,这还能干呢?简直就是欺负人了么。”大头炉长一个人唱独角戏,发牢骚,于文只是在一旁笑,慢慢腾腾地不说话。大头炉长看看自己班上的人都走光了,依然余怒未消,好像刚和谁干了一架似的,继续大嗓门嚷着:“你说是不是?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啊?一天到晚让咱们赶任务了,可是家具不好,有球的本事了,”说着,扭头看见车师傅背着手过来了,“你说是不是?车师傅。这就和,”自己想着下面准备说的话,先哈哈笑个不停了,“这就和外跨阔子一样,没有个好家具,你倒是想多跨几个了,不行呀,哈哈哈。”车师傅不笑,想着用啥更恰当的话来回一下大头。刚想到一个有意思的比喻,回头看见张段长过来,而且,后面远远的,好像郑主任也往这面走,就改口说:“嗷,就是,没有金刚钻就揽不了瓷器活么。说着,对走到跟前的大刘喊一声:“大刘,要补炉了哇?随时叫俺们啊,今天俺们高车上人也可紧张了,一个去支援南高车了,一个生娃娃了,一个刚结婚休假呢可能和老婆还在被窝里了,还有一个小赖请假了,嗨!”
大刘正没好气,笑着说:“刚结婚的,新褥子新被子,一睡一个卜茬子。大臭,你小子还不赶快结婚?看人家高车组的都一个个结婚了。”他对刚凑过来的大臭说。
大臭迷迷糊糊说:“球了,老婆还不知道在哪个疙牢牢里圪钻的了。”大臭似乎一下反应过来了,“你还说我了,你咋不结婚了?是不是想老婆了你?” 他和大刘年纪都将近三十岁,他反应慢,但是随后就能反应过来,大刘说别人想老婆,实际上就是自己想老婆了。大刘不吭声了,主要是看见郑主任过来了。
郑主任一脸严肃,正经八摆地望着正在冷却的电炉,说:“正在凉的呢,赶紧抢补。”和段长说,”丝杆后来没事吧。厂里刚下了通知,要大干六十天,提前完成全年任务,而且,还有啥问题没有……”
大头炉长还没走,马上说:“郑主任,丝杆这次凑乎能用,还没有误了倒炉,可是,谁能保证下次呢?下次再坏了,可就不是小问题了。”
“是吧,是啊———车间知道这些问题,也在和厂里积极地反映和争取,争取吧,争取在明年能更新设备。”郑主任显得有点无奈。
“明年?哎呀,等到明年,黄花菜也凉了。”大头炉长不慢地使劲摇头。大刘等几个也说,嗨就是,俺们炉上可是受了罪了。本来,郑主任转身要走,听到这句话,转过身站定了,面带愧疚地说:“咱们铸造车间,甚至全厂冷热加工十几个车间,条件最差的就数铸造车间的炉前了,甚至比锻压车间和铸铁车间条件都差,我们都知道,车间也尽最大力量改善炉前的工作条件,可是更新设备这么大的事,不是车间说了算的,需要厂里统一计划,按说咱们车间去年就向厂里报过,厂里也很重视,但是总要有个计划吧,不能说今天想起来想换新炉子,就能马上换个新炉子,那样想的话,也太不现实了。”说着,郑主任哈哈哈笑。郑主任按说分管车间的技术,设备等,但毕竟是副主任,他心里清楚,自己根本做不了主。在一机厂也十多年了,自从大学毕业就分配来厂里工作,见得太多了。像一机厂这么庞大的国营企业,原来老早前曾属于部属企业,现在归省机械厅管,大型设备更新和技术改造,都要经过主管部门批准了,才能动手。有时候,厂里都没有主动权。铸造车间不光是电炉老化,还有清铲工段设备条件简陋,也早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可是,干着急有什么办法呢?自己在厂里有关领导面前也争取过多次,现在只能等吧。郑主任脑子里飞快地想着这些,忽然他意识到一个关键问题,就是安全。马上强调到:“尽管现在条件有限,但是安全生产不能松懈,啊?唉,张段长,还有各个班组长,必须把安全放在首位,安全生产没有做好的话,绝对不能蛮干———咱们厂里这方面教训很多呀,啊?记住啊,哈哈。好了,先等等炉凉了,该补就赶紧补,有啥问题困难及时和车间说,啊?别不好意思。”
也许是郑主任最后这句话起了作用,已经围过来的几个老师傅中,突然有人说一句:“郑主任,我今年和车间申请的救济,到现在也没有个消息了么。”
大家一看,原来是老鬼。老鬼正从张段长和大刘的身后探出个脑袋,慢慢腾腾说。那样子就像从单身食堂的窗口,探头买饭票似的。大家顷刻哈哈笑了,纷纷笑骂,可你妈的老鬼,人家郑主任说了么,你说啥呢,尽是捣乱了。张段长拉着脸,想埋怨老鬼几句,最终没吭声。
郑主任并没有见外,转身对老鬼说:“这个,我只能向主任问问了。”
老鬼并没觉得不是时候,不紧不慢地说:“嗷,请郑主任帮着问问。”
大刘忍不住了,笑到:“可你妈,你咋自己不去找付主任问呢?”
“问过,嗨,付主任几句话就把我打发走了。说,还没到时候呢,着急啥呢。……”他犹豫一下,补充到:“我是看郑主任好说话,所以和郑主任说说。”
大家哄堂大笑,指着老鬼笑,你小子可你妈起山呀。郑主任也哈哈大笑:“好好,好了,我有机会问问主任吧,啊。”说着走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二章 大臭说他去送钢样,说着从长脸年轻人手里接过倒了钢水的模子,又说,顺便去取缸子喝点水。绕道奔化验室正门去了。...
    姜苏阅读 1,941评论 0 0
  • 01 铸造车间紧挨着工厂大门,有点影响整个厂子的形象。但是没办法。第一机械厂是个老厂,厂里的工人一说起自己的厂子,...
    姜苏阅读 50评论 0 0
  • 文/长木云伊 这个季节注定属于离别雨,伞,泪水,记忆伞下的世界只遵从于过去雨点打在伞上的响声便是回到过去的序曲一曲...
    莫嗔堂堂主阅读 29评论 0 0
  • UIView*statusBarView=[[UIViewalloc]initWithFrame:CGRectMa...
    A_好久不见阅读 16评论 0 0
  • 今天将kettle的源码下载下来,导入到eclipse后发现报错。发现src目录竟然变成了package目录,下面...
    不是咸鱼阅读 12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