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令之刺客|长剑莫三娘

字数 3535阅读 306
长剑莫三娘

武侠江湖

【武侠江湖专题每周精品活动】琅琊令第三十八期:刺客


琅琊令第三十八期之刺客第三名文章


乱入李氏王朝,臆造野史一篇,请见谅!


李氏唐中期,经内乱之后,李辅国权重,弄权于朝野。至代宗继位,辅国骄横日益,恣意妄行。故代宗以谋夺其权,罢其职,封为博陆郡王。

(一)

夕阳初掩,秋空高远。西方一丝流云,被夕阳染红,犹如一柄滴着鲜血的长剑。

莫三娘坐在山顶突岩之上,纯净如水的眼睛盯着那丝流云,一动不动,形如雕像。山风很轻,抚动着她的头发,在她那被夕阳映红了的脸旁摇动。

突岩之下,一抔新土,新土之下刚刚埋葬了莫三娘那柄染满了无数正邪之血的长剑和一颗新鲜的头颅。

(二)

郡王府内,李郡王端坐在木椅之上,眼睛有些慵懒的半眯着,四名近身护卫贴身在后面站立,一脸严肃地盯着当院之内。

郡王五步远的地方,站着一名一身素色短衣襟小打扮的武者,手里握着一把尺余长的短刀,眼光也死死地盯着当院之内。

当院之内两把短刀和一柄长剑正在争斗。

使两把短刀的是一名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方形的脸,棱角分明,身高马大,手中却使了两把不足尺的短刀。男子眼睛里透着杀气,刀刀式式都是杀招。

而使长剑的是一名二十几岁的女子,只见她一张鹅蛋脸,肤光胜雪,眉目如画,眼睛纯净如水,竟是一个绝色丽人。她身量十分娇小,却使了一把足抵她身量的长剑。

争斗中,但见男子的两把短刀上下翻飞,避实击虚,近身如金蛇吐信,招招攻击要害,离身如猛虎伏野,伺机扑食,真一个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又见那女子的长剑,扫劈而来,如龙搅烟云,点刺而去,如凤冲九天,攻如电斩雷鸣,守如金光护体,真一个一寸长一寸强。

二人在当院之中,你来我往,闪展腾挪,三四十个回合难见胜负,一副棋逢对手的架式。

(三)

当院之中争斗的二人并一旁那个素色打扮的武者皆为李郡王从江湖上招来的死士,功夫都是高手中的高手。

争斗中的男子姓柳,双名大宗,江湖人称暗里无踪没命王柳大宗。争斗中的女子姓莫,叫莫三娘,因其擅使长剑故江湖人称长剑莫三娘。一旁站着的叫做林风,人送绰号穿云鹤。

且说当院之中的柳大宗和莫三娘,五六十个回合已经过去。这时柳大宗的招数有些慢了下来,两把短刀只有招架之力,却没有近身之功。而再看莫三娘手中的长剑,好似一条长蛇,上斩下刺,在手里游刃有余。

说是迟,那是快,众人耳轮中突然听闻一声惨叫。再定睛观看,柳大宗已断左臂,惨叫着跌倒在当院之中。

“大胆,莫三娘。”李郡王突然瞪圆了眼睛喝道。

“郡王!”莫三娘马上扶剑单膝跪倒。

“你怎么斩了他的胳膊呀!”李郡王一脸愁容地说。

“我本可以斩了他的头。”莫三娘跪在地上静静地说。

“你斩了他的胳膊,要他怎么使双刀!”

“杀人一把刀就够了。”

“唉。”李郡王叹了一口气,“赶紧来人带大宗去就医。”

话音才落,两名家人冲了过来,把惨叫的柳大宗扶了出去。

(四)

“你且跟我进来,我有话问你。”说着李郡王起身走进了正屋的前厅,坐在了几案后面。

莫三娘起身跟了进来,但在距李郡王十步左右的地方,被郡王的近卫拦住。

“你以前杀过多少人?”李郡王问道。

“不知道了,杀就杀了,不计其数。”莫三娘用她那纯净如水的眼睛盯着李郡王安静地说。

“都是些什么人?”

“只管杀人,不管达官显贵正者邪人,要杀就杀。”

“你知道我要杀的是谁吗?”

“知道,郡王之前跟三娘说过,是程元振药子昂之辈。”

“程元振药子昂可都是朝廷重臣,他们可不是你那些所谓的达官显贵正者邪人可比的。”

“管他是什么人,皇族天子一样杀得。”

“不可胡言,你可知这是犯上之言,可论九族之罪。”听了莫三娘的话,李郡王正色说道。

“三娘九族皆死于战乱,已孑然一身,何惧犯上之罪,作为一个刺客,杀人而已。”

“哈哈,好一个杀人而已。”李郡王突然大笑了起来,“可是,自古以来行刺多为短刃,你这一柄长剑——”

“杀得人就可以了,莫论长剑短刃。”

“我再问你,你的眼中为何没有杀气?”

“刺人无形,何必杀气外露。”

(五)

事隔数日,一日正午,秋光正好。

此时莫三娘正在静卧养神,突然听见李郡王卧房内发出打斗的声音。莫三娘心里一惊,马上提着长剑冲出了房门,直奔李郡王卧房而来。

李郡王的卧房门敞着,眼看见穿云鹤林风正在卧房的外间屋与郡王的两名近卫酣斗,而另外两名近卫护在李郡王的身边。这时候,莫三娘老远的看到被她断了左臂的柳大宗带着三四名家丁也飞奔了过来。

“仓啷”一声,长剑出鞘,莫三娘疾奔林风而来。身形未至,剑锋已到,耳轮中听得“扑”地一声,长剑从后心而入,于前心而出,电光火石之间,长剑已经又抽了出来。前身与后背的鲜血一同喷了出来。紧接着两名近卫的两把单刀又同时捅入林风腹中,林风手中的短刀“咣啷”坠地,身体向后倾倒,已经气绝。

“养狗养出贼来了。”一看林风已经咽气,李郡王气得喘着粗气走过来,狠狠地踢了尸体几脚,然后抬头愤怒地盯着门外说道,“定是那黄口小儿派出来的狗,我还未动手,他竟先来刺我,气杀老夫了。”

“郡王息怒,贼人已经死,气大火起,莫伤了身体。”莫三娘收剑在手对李郡王说道。

“好个三娘,亏了你及时赶到,解了老夫的危机,大功一件,重重有赏,老夫要亲授你黄金一百两。”说着他向管家一挥手,“去给我取黄金来。”

“把这个狗贼人拖出去扔到后山喂狗。”趁管家去取黄金的当空,李郡王向家人命令道。

话音落后,三个家人就拖着林风的尸体出去了,地上画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痕。一会儿,又有几个家人打来了清水把地上的血痕擦去了。

这时候,管家把一个装着黄金的托盘递给了李郡王。

“三娘,过来。”李郡王接过托盘,然后举手招呼莫三娘。

莫三娘提剑刚要往前走,却要被李郡王的近卫拦住,要收莫三娘手中的剑。莫三娘停了下来,却没有把手里的剑交出去。

“哈哈,我知道你们的规矩,刃不离手,手不离刃。”李郡王大笑了起来,然后冲着近卫说道,“不用拦了,以后三娘都不用拦了,哈哈。”

听了李郡王的话,近卫把身形闪开。莫三娘提剑来到李郡王面前,单膝跪地。

“这些黄金只是一点点小意思,待你们帮着老夫实现了大业,还有更多的赏赐,进官加爵都可以。”李郡王把黄金托盘递给了莫三娘。

“谢郡王。”莫三娘举手把托盘接到手中。

(六)

“你们出去吧,我跟三娘有话要讲。”戌时将尽,李郡王把莫三娘叫到了房中,然后吩咐房里的两名近卫。

两名近卫转身从房内转了出去。

李郡王没有说话,而是先从房内的书架上取了一个楠木盒子下来,然后,又从盒子里面取出一张地图。

“三娘,你来看看,这是什么?”说着李郡王把地图递给了莫三娘。

“这个——”莫三娘打开地图心中有些惊讶,但眼睛还是一样平静如水,“这个是皇宫地图。”

“对,这就是皇宫地图,我还标注了从哪潜入皇宫戒备最为松懈的路线。”李郡王这时抬起头往屋里暗处望去,“代宗他个黄口皇帝,居然夺了我权,革了我的职,把我贬到博陆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当个什么郡王,还派人来刺杀我,他个黄毛口皇帝把事情做得太绝,我李静忠不能再坐以待毙了,我要把黄口皇帝的脑袋削下来,扔进溷厕之中。”

“郡王,你有何吩咐?”莫三娘抬头看了一眼李郡王问道。

“真的敢杀皇帝吗?”李郡王突然正色盯着莫三娘问。

“没有敢不敢,刺客剑出,都杀得。”

“那可是皇宫禁地,虽有地图也是危险重重!”

“生死的事,刺客没有生死。”

“哈哈,如此最好,我要你记好了这张图的路线,明早起程,去把那个黄口皇帝的脑袋提来。”这时李郡王狠狠地说道。

“三娘谨听郡王安排。”说着莫三娘把地图递给了李郡王,“三娘已经记下,请郡王收好。”

“哈哈,三娘还是一个聪明的人,有三娘这样文武双全之人,老夫的大业一定能成。”说着李郡王把地图收进了楠木盒子,然后,又把盒子举到了书架之上。

就在李郡王刚刚把盒子放在书架的时候,胳膊还没有拿下来,长剑就已经从他的后心刺了进去,从前心刺了出来。

“三娘,这是为什么?”李郡王惊了,扶着书架忍着剧痛问道。

“你不死,你嘴里的那个黄口皇帝就睡不着觉。”莫三娘在背后静静地说。

“没想到啊,我算到了林风,没算到你,那你也知道林风是来刺杀我的?”

“知道。”

“那为什么不与他一起刺杀我。”

“林风太着急了,身为刺客要寻一个一击致命的机会,而不是与对手缠斗,我没办法帮他,他最好的机会已经没有了,他就已经失败了。”莫三娘还是很安静地说,眼睛还是那么纯净如水。

“老夫也没曾亏待你,你为何要帮那个黄口皇帝?”这时候李郡王已经有些站不住了。

“我只是一个刺客,只管听命杀人,什么亏待不亏待的,我都不管。”

莫三娘的话音刚落,双手一用力,长剑迅速地从李郡王的身体上抽了出来,紧接着李郡王瘫倒在地上,鲜血从前身与后背同时喷了出来。

“李郡王已死。”莫三娘割下李郡王的头颅之后,冲着外间屋外大声喊道,然后,提着头颅向窗口一跃,纵身离开的房间,消失在夜色之中。

(七)

李氏唐代宗闻李郡王被刺,慌忙摆驾至博陆郡。见无头的李郡王大哭不止,然后命众人寻找李郡王首级,但终未寻见,遂刻木代首,厚葬之,赠太傅,谥丑。

2017年12月15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