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一起穿过的校服

我私认为,每个人与校服都有一段爱恨纠葛,或是不喜欢穿它的讨厌,或是不讨厌穿它的喜欢,或是订错号码不合身的纠结,或是屌丝家庭支付不起的无奈。从小受教育的孩子都具有穿校服的日常,这世界逃不掉的不是纠缠就是享受,要么纠缠与享受兼有,我是后者。

从学前班到高三毕业,我的校服史足有13年之久。学校每学期按例要求学生定制一套应季校服,一套价格大概五十至六十几人名币,在90年代末20世纪初期间,这个价位对屌丝家庭而言是全家三天的饭钱呐。

那时我家家境仅在温饱线上徘徊,每次找我妈要校服钱,妈妈都不情愿地边递我钱边说校服没必要每学期都订,今年穿去年的不就行了……其实我妈说得对,反正校服款式一直都没变过啊,一直都是那个颜色那个款式那个料子,但是我在长高啊,裤子会变短,袖子也不够长了,而且万万不敢跳出买校服的大流,每个人都买,就我不买,老师肯定会问我为什么不买,真相就是我穷啊但我说不出口因为这样说肯定会被笑一星期的,致那些年脆弱的自尊心。

必须吐槽的是!夏季的校服实在是太对不起女生了!白色的大领口款,隔着外衣也能看到内衣的廉价感不说,连蹲下来认真洗个饭盒都是奢望好么,弯个腰都要提防某些流氓男学生窥探领口风景的贼心,可怕!致那些年没有安全感的青春期。

在男同学开始变声和女同学初潮来临的小学五年级起,校服被越来越多的孩子嫌弃了,绿或者蓝的主色,些许黄红白色的“点缀”参杂其中,十分中庸没点个性,女孩子暗地里嘲讽某校的校服丑,我也是。

我的小学逢周一周五必须穿校服,周二到周四不做限制,看着家境不错的同学周二到周四穿得青春洋溢可爱阳光的样子,好羡慕!一回课间操,站在我后边的女同学用看不顺眼的语气问我为什么天天穿校服,难道没有别的衣服可穿了吗?!音量不大不小,但当时超级安静,方圆五米的同学都听到了,几个同学齐刷刷地看向我,我没回头看她也没出声,尴尬得根本开不了口,我要怎么说?说我没别的衣服可换只有校服能穿的真相么,对小孩子而言,有种羞耻叫做不愿意透露我家很穷,虽然这事大家都看得出来。

上了初中,课业负担增大,没谁理谁天天穿校服的事,倒是有许多花痴把注意力转移到谁漂亮谁长得帅这方面去了。我依然天天穿着重样的校服,自小的贫穷和不被认同的挫败感形成了我自卑敏感的个性,穿上校服仿佛有了一层保护色,让我显得很普通、很爱学习的样子,显得人畜无害,显得无人问津。我喜欢这种安全感,它像个温暖贴心保护我的闺蜜,谁会把这样的闺密换掉,简直多多益善好么。

就这么一直朴素到了高中毕业,高考结束后,我的校服时代也结束了,不得不卸了这套十三年来的标配。失去了和校服闺密一起耍的身份,从此她在衣柜,我在天涯,失落,不舍,有类似失恋的五十分之一的难受之感。

大学新生入学那天带上了一套冬装校服,想着当睡衣穿也不错,但当着众位室友的面着实是不敢穿,而且单层的料子也不暖和。私下怀旧地穿了几回,却再也找不到那时高中学生的感觉,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校服依然是那年的校服,而我却不再是那年的我。回不去的东西太多了,致那些年我们一起穿过的校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很多接受过义务教育的人跟我一样,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三毕业穿了12年的校服。 记得学校每学期按例要求学生定制一次校服,...
    司无伏阅读 185评论 0 0
  • 度過繁忙的高三生活,走进大学的那一刻我觉得自由了!随之而来的愉悦感充斥着我的灵魂,就这样度过了三年!!!! 夏末秋...
    超萌萌主阅读 84评论 2 4
  • 倒计时确实非常常用,每一个APP都需要登录注册,那就必须有倒计时的存在了。贴一串代码,防止自己忘记。 使用直接调用...
    兰歌er阅读 53评论 0 0
  • 不想原地踏步,就改变自己
    曾经相遇总胜过从未碰头阅读 6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