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那!少谷主居然带回来了这么个绝色美女啊!”

“是啊~这也太美了吧,少谷主果然好本事。”

“不如.....咱们先摸个一把两把的试试!”

“好啊!美女还在昏迷,应该不会知道,嘿嘿嘿.....”

耳边传来两个猥琐男人的声音,白隼猛的睁开眼睛,还没开口呵斥,就听见一个冷到冰点的声音说道:“是胆子大了?还是不怕死了?本少爷的女人你们也敢动!”莫雨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两个猥琐男人马上跪下求饶,而莫雨只是冷冷地笑了一下,右手一抬,短匕首以看不清的速度划破了两人的喉咙。

 血瞬间涌了出来,有一些些溅到了莫雨雪白的脸上,衬得他原本妖孽邪气的外表显得愈发诡异。他好像很不在意脸上的血,把短匕首放到嘴边,舔了舔上面的鲜血,妖媚的笑了笑,随即又踢了踢早已没有呼吸的两人才满意似的走到她床边坐下。白隼警惕地看着他,她知道,眼前这个妖孽男是比叶英更厉害更恐怖的存在!而且她现在又在万恶之源的恶人谷里,一群变态在身边恐怕一不小心就会死的很难看。

 见她这个样子,莫雨不禁摇头失笑,他承认,把她抢过来是出于私心。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明明是倾慕于小月的,但在混战之中看见绝美出尘的她在奋勇杀敌时,心微微收紧了一下,视线也跟随着她不舍得移开。白如雪的长袍,细如凝脂的小脸,殷红的嘴唇,强大的气场,武功高强地杀了他很多人,可他没有一丝生气反而很想欣赏她,很想把她放在身边,所以他想弄清楚自己对她的感情究竟是什么,便把她抢了回来。

“你不要怕,在这里跟着我很安全!”他尽量用温柔的声音对她说,白隼还是一脸戒备,不禁在心里冷笑,跟着你才危险吧!

见她不说话脸上也是一派冰冷,莫雨有些失望,他知道自己名声不好,但他已经尽力做到温柔了,还是.....不行吗?他叹了口气,起身准备离开,就听见白隼清冷的声音“让我回去!”她不属于这里,莫雨一个激灵,迅速转身在她身上点了几下,白隼暗叫不好,被他封了穴道!她僵硬着身体,保持坐姿,莫雨放她躺下,盖好被子,又掩了掩被角,蹲下身子看着她,绝美的容颜不知该如何形容,但她绝对是自己见过最美的女子,莫雨忍不住用手指轻轻抚过她的脸,从完美的眉毛慢慢往下,一点一点被她给牵引着,莫雨拼命提醒自己,小月!还有小月!可终究敌不过对她的强烈感情。难道自己对小月只是感激之情,不是爱情吗?他对着小月没有像对着她一样的感觉,那种渴望得到她的心情几乎要让他抓狂,那,就是爱吗?自己对她才是爱情吗?莫雨想得出神,丝毫没有注意自己抚摸了她多久,也没注意她脸上惊恐的表情,他只知道,这个女子是他想要的,渐渐的,不知过了多久,莫雨将指腹慢慢地来回摩挲着她的樱唇,幻想着吻上去是一种怎样的感觉,但他又不敢去做,生怕她会因此而讨厌自己,这样的想法对小月是从来没有的!莫雨愣了愣,他什么时候这么在意别人的想法了?他不应该对任何事物抱有感情,不然在这世上他就会有弱点了,这样就不可能成为最强的王者抱负那些抛弃过他,害过他的人了!可...如果弱点是她,倒好像也不错。莫雨难得的柔情一笑,从没有过的温柔只对她一个人绽放,这样的感情就是一见倾心吧!

 白隼被他的笑容恍惚了神,刚刚的恐慌减少了几分,也许他不会伤害自己,她这样想到,不禁打量起他来,如果不是他名声不好,她一定会为他而痴迷,这样俊美如神般的容颜,这样孤高冷傲的气质和与生俱来的王者气息,无一不把他勾勒地很完美,怪不得江湖上总是传言,谁只要有幸能见上恶人谷少谷主莫雨一面,无论男女老少都皆为他着迷!看了他一会儿,发现他也静静地看着自己,眼底藏不住的炽热让白隼雪白的脸上多了一点胭脂的颜色。

 殊不知她这个模样让莫雨有多爱,强忍住吻她的冲动,起身别开眼,沙哑着嗓子开口:“你受了点伤别乱动了,好好在这里养伤吧!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放心好了。”说着又忍不住怯怯地看了她一眼,白隼有点想笑,这少谷主也没传闻中那么可怕啊!最起码她倒不觉得!

门外忽然响起一个雄厚的男声:“少谷主!谷主请您去他那一趟!”

莫雨看了看门的方向道了声“好”准备离开时又回头问她:“等我回来再帮你解开穴道好吗?现在就好好休息,可以吗?”小心翼翼地试问,让门外听到的某位抠脚大汉浑身一抖,这...这还是他们恶人谷的“小疯子”兼少谷主莫雨吗?怎么这么......

 白隼眨了下眼睛,示意他知道了,在确认了他不会伤害自己之后也大可以放点心了!莫雨见她没有想反抗的心思,心里一阵欣喜,这样感情丰富的他连他自己也很陌生!

 他轻手轻脚地推门走出去,又很小心地合上门,白隼感觉到他在门外站了一会儿才走开。

 为什么要把她带到这里?为什么要对她那么好?为什么要对她会有别样的感情?白隼想着,觉得有些累了,便不去想这些没有答案的问题,沉沉地睡了过去。

她好像做了个梦,梦里有人很轻地吻了一下自己,又伸手抱住了她,不知过了多久,她从梦中醒来,没有任何人抱着她或吻她,果然是个梦!她想着,发现自己身上的穴道好像被解开了,只是动一下身子就全身发麻。

“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莫雨拿了一个瓷碗走进来,白隼转头看了他一眼,听到他的问题,摇了摇头,莫雨走过去站在她床边犹豫了一下,才挨着她坐下,一只手拿着瓷碗另一只手一下一下地舀着瓷碗里的汤,白隼看着有点不自然的他,总觉得哪里不对,但又说不出是哪里,便沉着脸想看他下一步打算做什么。

而此时的莫雨心里有点紧张,他怕她会发现自己刚刚在她睡着时做的事!他是真的没忍住,和谷主谈好事之后,马上急急忙忙地回来看她,一推开门赫然看到了一副美人休憩图,睡着的她很安静令人感到很安心,他俯下身,轻轻吻了吻她的雪颊,又蜻蜓点水般碰了碰她的樱唇。那种美好的感觉让他无法自拔,他身负剧毒与咒印而出世,他因血脉中牵连的痛苦而疯狂,他走投无路为追逐至高武艺而投入恶人谷,他很孤独可她的出现给了他人生中除了稻香村之外唯一的希望和光明还有温暖。

他血液中的咒印能令他迸发出疯狂的武力,然而,用自己双手能够支撑的力量来维护自己所珍惜的人,那才是他所想要的东西!他还有机会吗?爱一个人抑或这只是莫雨的梦想?或许每个少年都曾有过这样的梦想,但当世间的阻碍将这样的梦想一个个磨破之时,在恶人谷,有一个少年仍在默默坚持……

他曾想要好好保护小月和毛毛,可是这却伤了他们,而他现在只想好好照顾她,不知道可不可以。

莫雨舀起一勺汤喂她喝,白隼有些犹豫,但看他态度强硬,也没有拒绝,喝下了他喂的汤。他喂一勺她喝一勺,等汤见底了,莫雨还在重复他的动作,白隼忍不住开口:“汤已经没了!”莫雨手一顿,有些惊讶地问:“你,在和我说话?”白隼想翻白眼“这里有第三个人吗?”

莫雨回神,放下瓷碗,拿起桌上干净的手帕想替她擦嘴,白隼迅速抢过手帕自己动手,莫雨呆了一下,站在她床边看着她,白隼有些无奈:“我好看吗?”“好看!”白隼白了他一眼,这人除了脸其他的怎么都和传闻联系不起来呢?莫雨无视了她的不屑,终于想到最重要的事情:“姑娘你叫什么名字?”白隼有些疑惑,他连她叫什么都不知道也好意思,绑她回来!“白隼!”但她还是回答了他,毕竟他对她没有恶意,说了也无妨。

“白隼....”莫雨呆呆地重复着她的名字,只要一碰上她,骄傲如莫少谷主也都会变傻变白痴了!

“我叫莫雨!” “我知道!”白隼漫不经心地说,莫雨笑了笑,他发现自己在她面前特别爱笑。

“请问!莫少谷主,我何时才能回去呢?”白隼问,她可不想再待在这儿了,她也不想让李掌门担心,更不想让叶英把整个纯阳翻过来找她。

莫雨一听她要走,马上回复了平常冰冷的样子:“还不能走!”

“为什么?”

“你伤还没好!”

“....我可以回纯阳养伤!”

“不行!”

“为什么?”

“在恶人谷好一点!”

“为什么?”白隼发现自己只能说这个三个字了,

“我方便照顾你!”莫雨打心底里回答

“......”白隼无语,这什么鬼逻辑!她干笑两声,“我看就不用了!要少谷主你屈尊降贵,多麻烦!”

“不麻烦!”我很乐意!莫雨马上回答,其实他也只是想让她在这里多留几天罢了!

“呃.....”白隼傻眼了,她,她不是这个意思啊!他是不是误会了什么!莫雨抬手想摸她的头,白隼灵巧地躲开,有些诧异的看着他!莫雨看着自己尴尬的手停在半空,脸色不由得黑了几分,他明明很努力的去待她了,可为什么,还是这样的结果。

白隼见他脸色不好,意识到刚刚自己的动作给他带来的影响,结结巴巴地开口:“那,那个,我不是有意的,只是单纯的条件反射而已我..”

莫雨调成好心态,道了声“没事”,随即又说:“你就安心在这里养伤,等你好了,我自然会放你回去!”

说完开门走了出去,留下傻眼愣住的白隼。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欧丽娟老师是我上大学后很喜欢的一位国立台湾大学的教授,曾经在网上听了她的红楼梦及中国文学史系列课程,老师学识渊博,...
    唐始影Aileen阅读 793评论 0 6
  • 一阵微风拂过,山涧里各种姹紫嫣红的奇花异草随之微微摇晃,送来清香。一弯溪流浅浅的淌过,透彻的水中,映出岸边草地上手...
    琉璃羽白阅读 165评论 0 4
  • Chapter.01 血梨 ——起于凡尘,归于喧嚣。 关于他的故事,如同一个传说。透明而且几乎如同不存在了一般……...
    亦黎阅读 256评论 0 1
  • 重叠画面:不透明度最好用。渐变到颜色:打节拍很好用 【添加静止帧】选取“编辑”>“添加静帧”(或按下 Option...
    Uchiha朵朵阅读 834评论 0 3
  • 苏苏递过去一杯温水,望着那个大口大口灌下去又把自己呛得咳了半天的女子,有些担心,想说点什么,却还是一句话没说。 她...
    黄點點阅读 75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