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夜的追逐

“是前面那辆摩托吗?”驾驶席上的男人伸手指着前方疾驰的摩托车。

摩托车骑手带着头盔,看不清样貌,但他头盔上炫目的狐狸喷漆却让人印象深刻。

“应该……是他吧。”

“什么叫应该是啊,肯定就是他了好吧!”男人口气里充满了自信。

既然你那么确定还问我干什么,我不禁想到。

“我问要你,就是想得到当事人的确认,我可不想随意替别人做主。所以,请你再认真地说一遍,是他吗?”男人转过头盯着我。

麻烦盯着前面好吗?我虽然那么想,但还是配合地说:“好,我确定就是他!”

“那好,我加速了!”男人高呼一声,右脚踩下油门。

我坐在副驾驶上,两眼木然盯着前方。男人在旁边兴奋地转动方向盘,我的大脑里却是一片乱麻理不过来,这一切的一切,发生得太快了。

半个小时前,我还在HOLA吧里一个人喝闷酒,为了一段在四小时前才被告知终止的长达两年一个月零三天零……一个小时的恋爱关系。我连要了四份威士忌,没有加冰,我只希望那刺鼻的味道能够让我尽快忘记那个可恶男人的脸。

二十分钟前,我放下空酒杯,摇摇晃晃推开酒吧大门。门外是一片灯红酒绿,被各种颜色的灯光包裹着面庞的年轻男女在我前面来来去去,在少陵路这条不长的街道上,总有一家酒吧会张开血盆大口吞掉他们。

我抬手看表,时间才十点半,在这星期五的夜晚,这个时间就被大口吐出似乎太早了点,但酒醉的感觉迫使我的双唇离开酒杯,一个人,就只能回家蒙头大睡,就这么睡掉这个周末吧。

一阵剧烈的眩晕袭来,我扶着路边的法国梧桐肆无忌惮地呕吐。吐完后,我掏出手纸擦擦嘴。

感觉好多了,世界没有摇晃了,眼睛看得更清晰了。我掏出钥匙,按开停在路边的汽车。

“女人果然一过三十岁魅力就大幅度滑坡,这一晚都没有人勾搭我。”我一边自暴自弃地坐进驾驶室,一边放下手刹。酒后不能驾车,管那么多,老娘我反正失恋了,失恋女人全世界最大,抱着这样混不吝的心态我踩下油门拐上车道。

“呯!”碰撞的声音伴随着车体的抖动让我一惊,我转到停车挡后走下车。我的车被一辆奔驰车追尾了。

我抬起头,看着从奔驰车上下来的人,一个理着平头,身材健壮的年轻男子,和我印象中能够开上奔驰的人感觉不一样啊。还没等我开口,男人先说话了。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一下没刹住!”男人点头哈腰,态度诚恳。“本来刚看到你出来,我想这有空车位就一个加速就过来,没想到没刹住,真不好意思,你没事吧?”

“没事,”我摇摇手,“撞哪儿了?”

“保险杠上蹭了一下,”男人非常热情,手指着被撞处,“幸好区域还不是很大。”

“哦,”我看了一眼,“追尾是你的责任,赔钱吧。”

“好的好的,”男人出乎意料地好说话,他一边掏钱一边问我,“要赔多少?”

“只是一点剐蹭,上个漆就好了,随便给个几百吧。”

“好的,”男人开始掏钱,突然,他的手停了下来,盯着我“为什么,我们不找交警公了呢?”

废话,我才喝了酒就开车,是毫无疑问的醉驾好吧。我忍住没说出口。

“是因为你才喝了酒吧,妹子。”男人拉住我的衣角,边扬起一抹笑容,“好重的酒味,你喝得不少吧。如果我执意叫警察来,你知道自己的下场吗?”

听到这里,我的酒醒了三分,“不要!”这点我还是清楚,交警来了一测,我就只能在拘留所过夜了,而且未来半年都没法开我的小甲壳虫了。

“拜托不要叫警察来,私了吧。”

“那,我还需要给追尾的钱吗?”男人一边说一边收好了钱包。

“算了。”

“那,”男人走到奔驰车前,摩挲着奔驰车保险杠上被撞的部分“我的车也需要修理吧。”

“我给……”算我倒霉好吧。我环顾四周,街道上都是奔向享乐之地和恋恋不舍离开的人,根本没有谁有耐心停下来关心这里发生的一件和自己毫不相关的事。

男人手指划过奔驰车标,“我的车也不是什么便宜货,怎么要给个这个数吧。”

男人比出四根手指:“四万!”我惊得酒都快醒完了,“你抢钱吧!”

男人差点摔倒,“我说的是四千……”他一脸无奈地盯着我。

想着罚款、和交警打交道以及驾驶执照吊销,我想这个价还不算过分,掏空钱包,加上去ATM取了一部分,终于满足了男人的要求。

男人接过钱塞进上衣口袋,指着我说了一句“以后开车小心点”后就回到自己车上。

明明是你开车小心点才对吧,我暗自嘀咕。

今天真的很倒霉,不仅失去了爱情,还失去了四千块钱,想到这里我就惆怅不已,在车后站了两分钟,等情绪稍微平息下来,转身朝驾驶室方向走去。

“回去看看星座预测,是不是最近不顺啊。”我一脚踢开路旁的一小块铁板,随手甩起手提包,手提包以手腕为圆心,包链为半径划出一道好看的圆弧。

可这道圆弧在画到一半的位置就被中断了,一股大力抓住了包。

我被这股强大的力道带得摔倒在地,手放掉了包链。

我抬起头,趴在地上仰视,视线里一辆摩托车飞驰而去,骑手的右手抓着我的包。

为什么!为什么总是我!我到底招谁惹谁了?今天一直遇上倒霉事。老天爷,你下一步是不是要我被车撞死啊!我挣扎着爬起来走到路中间,对着前方远去的摩托车大叫:“你个混蛋!!”

“滴滴!”身后传来喇叭声,转过头,一辆车车头就在我身后不足半米处,妈呀,老天爷还真要我被撞死吗?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我刚过三十岁,还年轻,还有大把开心的事情等着我去经历呢!

就在我向着天空祈祷时,汽车里传来声音:“还不快上车!”

什么?我仔细看着停在我身前的车,奔驰车标,保险杠上有一块被撞的痕迹。视线上移,一颗顶着平头的脑袋探出车窗:“就是你,快上车啊,不想要包了吗?”

不知是一瞬间发生了太多事让我神经错乱还是其他原因,我鬼使神差地打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座上。

男子发动汽车,“又见面了,”他展颜一笑,“请系好安全带。”

我系上安全带,男人开始加速,虽然少陵路因为两旁占道停放的车辆而变窄不少,但男子还是熟练操纵着方向盘,很快就看到了摩托车。

“是前面那辆摩托吗?”驾驶席上的男人伸手指着前面疾驰的摩托车。

车手似乎发现了我们的车,他开始加速。

男子一踩油门,跟在摩托车后面。

摩托车驶出少陵路,右转拐上双元街。

“好狡猾,”男子咂咂嘴,“知道一环路上有交警测速,看来我们有得跑了。”

前面摩托车在车流里灵活穿行,我身旁的男子不慌不忙,灵活地转动方向盘,始终紧咬着摩托车。

摩托车在双元街和肖家河路交汇处左转,拐入燃灯寺路,随后在燃灯寺路和燃灯寺东街交汇口右转进入大石南路。车手发现我们还跟着,他心一横,在下一个路口右转拐入广福桥正街。

男子依旧镇定地驾驶奔驰车紧跟。不仅如此,他还有心情同我聊天。

“这家伙一定是想从广福桥正街驶入双楠居民区,那里面车多路窄。”

“不过这家伙就是蠢,谁说路窄车辆就不能正常通行了?我的原则是,只要能过摩托车的地方,所有车能够过去。”

“话说回来了,你知道自己有多蠢吗?”

“我?”过了一秒钟,我才反应过来他是在问我,我指着自己,“我蠢?为什么?”

“看你那么可怜,我就给你说实话吧,你被我骗了。”

“骗了?难道你跟前面那家伙是一伙的,不仅要抢我包还要拐卖我吗?”我一边说着一边找寻手机,“诶,我手机呢?完了!在包里……”

男子用余光静静看着我的独角戏,等我开始用拳头砸车窗、用手拉门把时才开口:“你真是个笨蛋啊。听好了,我和抢你包的没有任何关系,况且现在我可是发挥出全部实力在为你找回包啊,我说的骗局,是之前的追尾。”

“什么?”我停止暴走,转头盯着他“追尾是骗局?”

男子长吐一口气,用左手按了按眉间,“我早就注意到你了,喝得醉醺醺的还要开车,你们这种人就是我的猎物,只要你把车一开上车道,我就会马上跟上追尾。”

“像你们这种酒后驾车人的,最怕交警了吧,只要我稍微一施压,你们马上就只能乖乖掏钱息事宁人了,说句实话,这钱还真好赚呢。”

“可是你的车不也是受损了吗?”

“那是以前的痕迹了,为了挣钱吃饭,我可一直没舍得修补它,日子苦啊!”男子叹口气,“每次追尾前我都要在上面贴一块铁皮,然后让铁皮撞上前面车尾,铁皮一掉,凹痕露出来,你的车也受损了,整个现场非常真实。啊,对了,就是你之前一脚踢开的铁皮,我一会儿还得回去捡回来呢。”

原来如此,我为自己的愚蠢感到气馁,但还是有疑惑的地方:“你为什么要帮我追包?”

“为什么?”男人转过头看着我,就像在看一个怪物,“因为我的正义感。”

“正义感?”

“是啊,骗子就不能有正义感吗?你这分明就是歧视!”男子提高嗓门,“虽然我是一个靠追尾挣钱的人,可我也看不惯飞车抢包党。你说,他抢就抢了,可那么快的速度,惯性总会让人摔倒吧,那些倒霉蛋既丢了包,身体又受到伤害,更有甚者……”

“……被后面驶来的车撞上,这样那些无辜的车主也被连累了,网上也有这样的新闻吧。像这种抢人又伤人的狗东西,本大爷最看不惯了。”

我目瞪口呆地盯着男子,男子见我没有说话,继续说:“这就是我个人的原则,同时我希望你以后不光自己要有这个意识,也要告诉身边的朋友,就算是骗子,,他也有自己的原则,不要一听到骗子两个字就一竿子打死好吗?这是赤裸裸的偏见,是歧视,如果我们有工会,一定会向政府投诉的。”

额,男人的话让我不知所云,不过他能帮我却让我有些感动,毕竟为了一个陌生人,还是自己刚刚骗过的人追包,这让我觉得这比感动中国要真实几分。

奔驰车驶到路口,停了下来。

“怎么不追了?”

“前面是红灯啊!”男子指着前方的红绿灯,“请遵守交通规则!”

好吧,我郁闷滴盯着前方屏幕上数字变化“跑不掉的,”男子补充到“穿过二环路驶入双楠是一条直路,一个油门就能追上。”

指示灯变绿,奔驰车慢慢通过二环路口,之后男子一轰油门,汽车带着尖啸声冲了出去。

“二环路上有摄像头,”男子解释说,“我可不想因为超速被扣分。”

摩托车又出现在前方,我们和他保持着拉锯,穿过永顺路转武侯大道双楠段,随后拐入大悦路,插入兆景路,已经到了三环外。

摩托车渐渐慢了下来,应该是没油了,奔驰车慢慢接近。

就快要追上时,摩托车突然停了下来,男子赶紧刹车。我准备打开车门,男子一把抓住我,“别慌。”

摩托车上的骑手下了车,从腰后抽出一把铁锤,朝着奔驰车走来。

“果然,”男子仿佛早已料到,他迅速换挡,汽车快速后退,然后猛地向前加速,车手来不及反应,被撞到飞了出去。

男子停下车,等了半分钟后,打开车锁,“去取包吧。”

我打开车门,跑到摩托车旁,将挂在扶手上的包取下来。男子则走到车手旁,取下他的头盔。

“上车吧。”见我拿到包,男子扔掉头盔招呼我。

“果然是惯犯,”男子发动汽车,在前方双实线处掉头,“打110吧。”

我掏出手机按下110,向电话那头详细说了车手被撞的地点。

“几分钟后警察就会过来。”男子砸砸嘴,“给讨人厌的警察送了个大礼,想想还真是不痛快。”

我打开包,东西一样不少。

“谢谢。”我衷心向他表示感谢。

“不客气,我只是做了一点儿微小的工作。”

“诶,”我突然发现自己还在车上,“我为什么还要上车啊?”

“你车还停在少陵路啊,不想要了?”男子一脸嫌弃地翻了个白眼,“我总不能让你一个女孩子深更半夜在三环路外等出租车吧。”

“嗯,我知道,骗子也是有原则的。”

“你还没有笨到无药可救嘛。”

一路无话,车里只有深夜广播女主播甜美的声音。奔驰车驶回少陵路,停在我的车旁。

我下了车,来到甲壳虫旁,掏出车钥匙。男子走到路边,捡起铁片。

今晚的一切,变化太快。我看着走进奔驰车的男子,我大声问他:“喂,能把那4000块钱还我吗?”

“你在说什么?”男子走出来,一脸愤怒“哪有被骗了钱还要要回来的道理?你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别以为我们一起追过飞车党就是朋友了!”

我愕然地看着男子,时间马上就要迈过十二点。搞了半天,我还是失去了爱情和……四千块钱。真是个让人百感交集的星期五晚上。

真是个搞不清立场的女人,男子一边嘟囔一边钻进驾驶室。

骗子不赚钱吗?骗子也是有原则的啊!男子的声音从远去的奔驰车里传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