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武侠小说 睥睨天下 10 | 诉情衷(中)

原著:远歌

【睥睨天下】目录

【睥睨天下】主角介绍

上一章

第十章:诉情衷(中)

“我刚才是用瑶语念出你的名字,雨儿,你真的不记得了吗?”淑妃见小雨愣在当地一脸错愕的神情,不用他回答,早已证实了心中的猜想。

“雨儿,你可还记得我们远在大藤峡的故乡,那片与世隔绝的雨瑶族圣地?那里有我们敬奉的雨神娘娘,我们全族人曾经一起过着何其祥乐幸福的日子!你忘了族母和母亲吗?还有雨神和瑶王夫妇,他们因为疼爱你是雨家最小的孩子,方才宠溺地唤你作雨儿啊……”

提起瑶族这个在宫中禁忌多年的话题,淑妃再也难以掩饰内心深处的触动,情绪激荡得不停咳嗽起来,额角白皙肌肤下的丝丝青色血脉也绽了出来。平复良久,见小雨仍是一脸难以接受的复杂神情,不甘心地续道:“纵然这些曾经的美好你都忘了,却总记得灭族惨祸那天的情景吧?那些该死的明朝官兵不知为何探知了大藤的方位,竟然偷偷渡过黔江天堑,攻进山来。他们烧杀劫掠,将我族人屠戮殆尽,连老弱妇孺也概不幸免。尤其是对瑶族王室贵族,或杀或捕,惨绝人寰!族母被他们一剑穿心,连雨神和瑶王,也力战不敌,跳崖而亡……”

听着淑妃言述的情境,小雨只觉得历历往事犹如千军万马向自己奔腾而来,轰然踏破多年垒筑起来的心防,连成一幅触目惊心的血红画卷。那些幼年封印在心底再也不敢触碰和提及的惨痛过往,彷若决堤洪水般,不顾一切地撞破记忆的闸门,瞬间将他灭顶吞没。痛苦地按紧眉心,却还是无法阻挡眼前闪过的画面,那纷飞的战火、亲人脖颈胸膛中飞溅出的热血,甚至还带着灼人的温度:族母抱着自己用躯体挡住刀剑后那尸身的重量;躲在身边却被发现的小伙伴那撕心裂肺的哭叫和把他小小身体穿刺在长矛上的官兵狂妄的笑声;与族里一群孩童被粗暴地绑缚在悬崖边,亲眼看着自己最敬爱的雨神娘娘那身永远美丽的金丝白纱衣被鲜血染红了前襟,她随瑶王飞身跳崖前望向自己那悲戚而眷恋的目光……为什么这一切一切的细节,明明藏得好好的,却随着淑妃的几句话,从瞬间被撕裂的创口中流淌而出。那些清晰的疼痛近在眼前,纵然跨越十多年的光阴,仍如噩梦般缠住心肺,让人无法呼吸!

“别说了!求求你不要再提了,你……你究竟是……”

淑妃悲悯地望着他,挣扎着想坐起身子,却因病弱无力又咳成一团,消瘦的手腕伸向小雨,颤声道:“押赴入京的路上,死了那么多孩子,你连日高烧不退,我担心不已,勉强偷了一点儿糕饼清水喂你。”

小雨惊讶地抬头,端详着淑妃早已满含热泪的双眸,良久,终于轻轻握上那无助的手,用瑶语唤了一声“姐姐”。

淑妃颤抖地用双手回握住他,似乎想要驱散那掌间冰凉的温度,脸上终于露出一丝安慰的苦笑,眶中的泪水像是再也承不住般沉重地滑落满腮。

小雨乍见亲人,胸中涌起巨浪滔天,万语千言,百般心事,十年光阴,竟不知从何说起。然而多年来在宫中生存,早已练就了压抑情绪,多做少说的习惯。扶着淑妃坐起身子,帮她垫好背后靠枕,又重新温热了药茶,见淑妃眼中露出依恋的神色,便就近坐在塌边,轻轻帮她拍打后脊。

淑妃望着眼前出落得挺拔清秀的少年,忍不住伸手想去抚摸那张十年未见的脸颊。小雨望着近在咫尺渐渐与记忆中重合在一起的温柔面庞,猛然想起自己今日此行的目的,心中一个激灵,不自然地偏开头,却见淑妃眼中立即显露出受伤的神情,终究不忍,只得将脸重新凑过去,贴上那只瘦弱却温暖的手。

淑妃布满泪痕的脸上终于露出淡淡的笑容,道:“雨儿,你小时候就比家里其他男孩女孩都生得漂亮,想不到长大了竟是如此出众,不愧是我们雨家最受宠的孩子。”

小雨叹道:“自从上次与娘娘见面,就一直觉得面熟,却百思不得其解。现在才明白,原来我们乃是亲姐弟,容貌相近,也是自然。我如今只是一个皇宫大内的奴才,又是个废人,美丑又有什么关系。”

淑妃痛苦地摇头,“雨儿,你不要这么说,不要总以什么皇家的奴才自称!我们雨瑶一支,因贵承雨神血脉,一直被奉为神族。而我们雨家,更被瑶人敬重,历代掌管族中祭祀要职。你要牢牢记住这个身份,切不可放弃希望!”

小雨心中凄凉,姐姐大概是被重逢的喜悦冲昏了头脑,说什么雨瑶族的尊贵,却不想自己如今是何等身份——一个被阉割了的太监,连做男人的能力都丧失了,也不能再为家族生育一儿半女,还谈什么希望呢。但望着淑妃眼中殷切的神色,却不忍强调这个可悲的事实,只得转开话题道:“姐姐,我虽身处卑贱,姐姐却已贵为淑妃娘娘。凭借你的姿容无双,得浴圣恩,又诞下皇太子,若能以此固宠,也算是苦尽甘来,方堪为雨瑶族的希望。”

淑妃眼中流露出掩不住的恨意:“你不明白,若没有当年皇上的一纸诏书,右佥都御史韩雍又岂会帅兵入侵?我族千百年来,隐居在大藤峡,极少参与其他瑶族支派和周边民族的征战,可谓一个与世无争的世外桃源。竟不知缘何遭遇明军觊觎,惹来那样一场战祸!你当初年幼,或许不记得那是怎样一场灭族之恨,雨瑶七千壮丁惨遭杀戮,一应未遭毒手的王族妇幼也全被押解入京,绳捆索绑,风餐露宿,颠簸千里,到达京城还能保住性命的不过数十人!连母亲也在中途被他们不知押解到何处,从此再无音讯。我虽能保全性命,又岂愿做他们大明朝的嫔妃!”

小雨闻言一颤,道:“姐姐的意思,连母亲她也……”

淑妃叹道:“是啊,我们雨家承袭大祭司之职,遭遇的祸患竟比其他家族更甚一筹。尤其是族中女子,来京路上惨遭虐待,无端消失或死于非命者无数……这些惨状皆我亲眼所见,实不愿描述给你听。”

小雨望着淑妃微蹙的眉头,也能隐约忆起当初的零星片段,母亲故意拿泥土把自己的脸和衣服涂抹得肮脏不堪,并极力回避与自己相认,想来也是处于深切的保护之情吧。

淑妃深深吸了口气,续道:“我也是在母亲的保护下一路遮掩,才得以逃脱厄运。入京后,便取了名字中的谐音,谎称姓纪,因为略晓汉语诗书,有幸派在藏书阁办事,日子久了,便被人淡忘了瑶族的身世,反倒得以苟活。可惜却无力救助其余族人,只知道活下来的人都在京师为奴为仆,散落飘零,音讯难查。至于你,这些年来我一直设法追寻你的下落,直到前两年,才大致确定你就是昭德宫的小雨公公。”

“原来姐姐早知我在昭德宫,既如此,何不遣人来寻我?”话一出口,小雨便知自己问的幼稚。淑妃美目中透出的那抹化不开的忧虑和哀伤,早已说明了一切苦衷。是啊,不论是她还是自己,沦落禁宫,无亲无靠,想在这充满血雨腥风的地方生存下去是何其艰难?若不幸被人探知身世底细,更不知招来怎样的祸患!她一介藏书阁女官,生了皇子都藏匿在冷宫里六年来不敢声张,即便如此低调行事,仍躲不开万妃的虎视眈眈,便是自己知道的,包括蔻儿在内的数名昭德宫宫人,都曾接受万妃旨意先后去调查情况和伺机下手毒害她。而自己此番终能与她会面,竟然也是因由贵妃的刺杀任务……倘若自己鲁莽行动,因此害了雨瑶族仅存的亲人性命,岂不要后悔一生?想到这里,只觉遍体生寒,冷汗森森。

淑妃似乎看透小雨的心事,轻轻抚摸他的手背,苦笑道:“你在万贵妃身边这么多年,此行原本的目的也必是加害于我。这些我都明白,你身不由己,不要自责。”

“姐姐,我……”

淑妃摇头打断了他的话,“姐姐自诞了皇子后便患上虚症,之后护着孩子,日夜担惊受怕,又屡次遭人下毒,虽大难未死,身子却已是风中残柳,命必不久矣。万妃处心积虑要我性命其实大可不必,蔻儿和张敏死后,我便知死期将至。所幸这次贵妃派你前来执行任务,我千盼万盼,终于算是能见你一面!”言毕又禁不住一阵激烈的咳嗽,单薄的身躯痛苦地缩成一团,掩唇的丝帕上竟是殷红一片。

小雨闻言心中酸楚,轻轻帮她擦去嘴角血痕,蹙眉道:“姐姐莫作此言,你青春韶华又美貌高贵,皇上先前或许不查,如今既然认子归宗,还将孩子册立为当朝太子,足见对姐姐的宠爱。姐姐何必如此忧心?”

淑妃轻叹道:“你久处昭德宫,岂不知万贵妃的地位和手段?便是皇上又能奈她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原著:远歌,更多章节请去【远歌国际官网】欣赏

图片取自花瓣网等网络平台,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