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碧:为谁辛苦窍玲珑

(97版《天龙八部》阿碧    图片来自网络)

        据说苏州人讲话非常好听,俗语有云“宁听苏州人相骂,不听宁波人讲话”,我还没有去过苏州,也没有会说吴语的朋友,偶尔在电视上听到一星半点的吴语只觉蚀骨温柔。我想,苏州话应当是女子说来更加动听一些,所以那段誉被鸠摩智从大理挟至江南,听到阿碧的一口清甜吴语便惊为天人,实则这姑娘并非美得多么夺目,只不过八分秀气之外加上十二分的温柔,那便不逊于十分人才了。

        金庸笔下的江南女子甚多,有主角有配角,黄蓉、穆念慈、程英、陆无双等都是江浙人士,满口吴语的却只有阿碧一人。大概是金庸在写到这里时突然思乡情盛,破例用了大段大段的吴语作为对白,尚意犹未尽地写道“阿碧的吴语,书中只能略具韵味而已,倘若全部写成苏白,读者固然不懂,鸠摩智和段誉加二要弄勿清爽哉”,瞧,作者在旁白里还忍不住要秀上半句吴语。那么,阿碧无疑是他笔下的乡情代言人了,所以,他将江南女子的酥甜可人、轻灵柔美尽付于阿碧一身。在他的笔下,这个女子像一首清新婉娈的小令,又结着丁香花一般的淡淡哀愁,令人悠然神往、挂肚牵肠。

        阿碧是逍遥派康广陵的弟子,康广陵是函谷八友之首,其人天真烂漫,是个音乐达人。阿碧师出名门,自然也是个音律高手。她出场是哼着一首《采莲子》缓缓渡水而来,接着随手拿算盘当作瑶琴“弹”出了一首《采桑子》,又拿算盘与软鞭合奏清唱了一曲《踏莎行.二社良辰》。这姑娘虽然看似娇滴滴的,说话也是软绵绵的,面对几位不速之客既无恐惧之心,亦无羞怯之态,一路上弹“琴”作咏歌,素手剥红菱,听到柳枝上鸟儿高唱,也忍不住学着叫上几声,真真是个妙人儿!

        《向来痴》一章的主角是阿朱、阿碧双姝,阿朱精巧灵动,阿碧温柔娴雅,阿朱俏皮,阿碧厚道,阿朱活泼,阿碧稳重,慕容复常年带着四大家将闯荡江湖,燕子坞便交给了这两个丫头当家,这两个兰心慧质的姑娘配合唱起一出大戏来那真是天衣无缝,纵是鸠摩智这样的大魔头也被姐儿俩耍得团团转。

        阿碧最大的魅力在于她说话好听,一是音色美,其“语音清柔,若奏管弦”,说起话来像唱歌般好听,再加上一口酥软吴语,怎道不销魂;其二是她嘴甜,不论来者是敌是友,她都彬彬有礼,未语三分笑,逢人用尊称,遣词用句、明里暗里都会尽量抬高对方的身分,让人听得如沐春风、通体舒泰。不论对谁说话,她总是“柔声道”“安慰道”,不是殷勤探询,便是软语商量,教人难以抗拒。同舟的崔百泉和过彦之杀气腾腾来燕子坞寻仇,正主还没见到,便先被这小丫头折服了,心道哪怕是将慕容氏杀光灭绝,只有这个小姑娘是一定要留下来的。

        慕容氏在江湖上树大招风,前来寻畔滋事、攀附结交的各路草莽每个月都有好几起,估计大半在阿碧手里便兵不血刃地打发掉了。哪家大企业的前台若觅得阿碧这样的人才,那可是大幸,不过,得给人家开老总的待遇才行。阿碧虽然是个“打工妹”,但是在慕容家的生活可是比旁人家的“小姐”还要阔气,人家住的是公司配备的水上别墅,有专门的厨子、船夫、杂役、老妈子,“乱入红楼,低飞绿岸”——上下班时间还自由,不用打卡,如果将来觅得如意郎君,公司还将配给豪华嫁妆。

        慕容家给下人的福利即使比起贾府的侍女们来也是毫不逊色的,并且管束得也相当宽松,所以,阿朱才能那么调皮捣蛋,包不同见人就吵嘴,风波恶逢人就打架,公冶乾更有意思,从诗韵和切音中加以变化,平声字偏计作入声,入声字又读作上声,研究出一门慕容家独有的“摩斯密码”来。这是一群多么富有才情又亲切可爱的人!可见,阿碧虽然是给人家做丫环,貌似身份低人一等,实则物质、精神生活都极丰富,如果没有慕容氏的复国大梦作祟,燕子坞的生活真是千金不换。

        “为谁归去为谁来,主人恩重珠帘卷。”慕容家给了阿碧如此规格的福利待遇,公司人际关系又简单融洽,阿碧当然也会对东家一片忠心兼痴心,何况她还悄悄恋慕着那个潇洒俊雅的公子爷。

        金书里另两个有名的丫环是双儿和小昭,这两个女子都跟男主人发生了一段情,阿碧心中也对她的公子爷用情颇深,仿佛丫环恋公子也是固有的小说套路之一。双儿最终成了韦小宝最宠的妻,小昭虽与张无忌东西永隔如参商,但是在他心中永远占有任何人都不可替代的一席之位,《书剑恩仇录》中陈家洛与他的丫环晴画也是两情依依暧昧不清,晴画帮他梳辫子,他便喂她吃点心,临走不忘留下几锭金子给她赎身。慕容复最反感这些儿女情长私相授受的小动作,阿碧想来是没有享受过那种柔情蜜意了。她很清楚地知道公子爷从来没有将她放在心上,即使是青梅竹马的未来妻子王语嫣也难在他心中占得一席之位,何况是她这个小丫头。相对于他的复国大业,这些儿女情长就像身上的盲肠,根本就是多余。

        很久以前我曾在网上看过一张反战主题的照片,是一个姑娘往一个战士的枪口别上了一朵玫瑰,阿碧用杀人带血的武器来弹奏乐曲,想来她心里也厌恶那些江湖纷争。这么美好的世界,为什么大家偏要打打杀杀?只可惜她只是个小小丫环,武功也有限,于和平大事实在是有心无力。

        在她的生活里,等待和牵挂是永恒的主题。她在慕容家的正职是伺候慕容复抚琴吹笛,她住的地方便叫作“琴韵小筑”,可是慕容公子虽然风流雅致,毕竟复国大业在肩,又能有几时抚琴吹笛之乐。绝大多数时候他都是带着几位家将出门在外搏杀,要经历各种凶险。打架杀人阿碧是一点忙也帮不上,只能担忧着不知道他吃得好不好,睡得好不好,有没有被冻着热着,够不够衣裤换。每有江湖人物来访她便以一颗七窍玲珑心努力地帮她的公子爷化解仇怨、结交豪杰,除了操持家务,这是她唯一能为他做的。阿朱在的时候,她还能跟阿朱聊一聊,小姐妹两个相守着干点活儿闲聊几句,日子总还好过。阿朱跟着她的乔大哥去闯荡江湖以后,阿碧只能独自守着偌大几座庄院,夜里对着慕容复的长袍自言自语“公子爷,侬在外头冷?侬啥辰光才回来?”那情形,光想想便觉得凄楚。

        单纯如王语嫣都知道慕容家的复国大业只是一场痴梦,冰雪聪明、人情练达的阿碧又何尝不能想到呢。只是主人有此大志,也不能算是多大的坏事,大不了陪他做一辈子梦就是了。最终慕容复事败疯魔,包不同死了,邓百川等辞他而去,王语嫣也琵琶别抱另嫁良人,只有阿碧千里迢迢寻了去,依旧陪在他身边。为了让他的梦更真一些,她竟然还找一些小孩来陪他游戏,让他在痴梦里笑度余生,对于他来说,这大概是最好的结局了。对于她来说呢,她终于可以日夜守护在他身边,醉笑歌哭都陪着他,永不再有离觞。


--------------------------------------------------------

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