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

后来

我逻辑清晰说话有重点

做事果决不会去想太多

这一切,与你有关又与你无关


从前

你每每告诉我

说话没有重点的时候

我总会说,我就说这样的我


直到你离开

我明白,没有人会再这么包容我了

我必须要自己直面这个世界上的种种

难么?怎么会不难呢?


眼睛哭的红肿

渐渐明白,只有自己能陪自己一辈子啊

慢慢起来,试着站着走,再小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