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次给了你

          不觉初秋夜渐长,清风习习重妻凉。 

          炎炎暑退 茅斋静,阶下从莎有露光。

在这样一个夜晚,开动脑洞想了半天,不知如何下笔?人对自己的认识,是一个逐渐的过程,需要水落石出的流程,

事物处于不但运动变化之中,人也是如此,认识自己就是认识运动变化着自己,我想写作也是一个认识自己的过程吧?

  那还是去年,在我去深圳参加一个性格色彩培训,在培训时认识了一个摄影师,我们互加了微信。我在她的朋友圈看到了送优惠券的一个链接,我点开了是一个类似收音机的喜课APp,仔细看有一些是收费的课程?看了一些有吸引力的标提试听了一下感觉还行,就半信半疑的买了几门过程!

        其中就有一门写作课,这门写作刚开始听着感觉还不错,后来听着听着感觉就不对劲,感觉主播象背天书一样,也有很多人在评论区投诉!也不见主播更新后来我的写作也不了,了之了!我在我买的其他一课程里面了解到有简书这么一个平台,再后来在筒书上遇到了无戒大叔,看她写的文章不错,能让我有一种共呜。也关注了她的公众号,没想到她是个不一样的无戎大叔呵呵  也果断参加了她的写作训练营。

    说起写作的初心,是想提高语言表达能力,让自己的思维更活跃,思维更清晰。可以输出自己的一些情感?

    我记得在我12岁那年,是夏天正好我放暑假。在下午睡了午觉起来,妈妈让我跟她一起下地去扯花生,我跟妈妈在经过一个池塘边上的时候,她扛着的锄头把坐在池塘边的我们一个村的我要叫她奶奶,她辈份比较高,其实年龄比我妈还要小一些。把她的头不小心碰了一下,结果两个人就打起来了,双方都把头打出血来了,幸亏有一些我们村在地里干活的邻居把她们劝开了

      然后我就带着我妈回家了,我家隔壁邻居大姐看到就把她家云南白药拿来了,帮我妈把血指住了。我家邻居劝我妈去卫生所看下,她怕花钱就没去,结果过了几天伤口发炎,去卫生所说商口太深,必须要去县医院检查,我妈不愿意去,因为那时候家里比较穷,

    9月1号要开学我和姐姐的学费都不知道再那里,那时候我爸搞建筑做小工把脚骨头给压断了,也在家休息,最后我妈还是没去医院做检查,大概过了两天是一个中午别家都在睡午觉,我家门前有一棵树,枝头长得很茂盛,伸到了我家的屋顶上,我妈让我搬一把梯子,把他砍下来,我拿着弯刀猛一用力,手沒抓紧弯刀掉下来了,砸到了妈妈,

        座在家里的爸爸听到除拐杖出来了,跑过来把那把弯刀给扔了,给了我一耳光。我忍着没哭,幸亏是刀把,把妈妈的手刮破了一点皮,算是不幸中的万幸,结果到了晚上我妈的头疼得厉害,在我们全家的劝说下,跟邻居借了点钱,第二天我陪我妈去县医院检查,在非常焦急等了2小时结果出来了,医生说没大问题,是轻微的脑震荡,我和我妈算是松了一口气,医生给我妈缝了几针,给开了一点药。

          我跟我妈就回来了,到了晚上,我们大队的村主任就上我家了解情况,说和我妈打架的奶奶把我妈告了,要我家陪钱不陪钱就要把我妈告上法庭,村主任了解了一些情况就走了,到了第二天我路过我家隔壁邻居门口,大姐和我说问昨天晚上村主任怎么说,我说就是了解情况,大姐说你们家都不会说话就是口才不好的意思,肯定要吃亏,从我记事起村里人都说我爸是过哑巴,其实我知道他只是不善于表达话少。

    我长大了村里人也给我贴标签,说我想我爸话少。我心里特讨厌他们这样说我,我在心里默默对

自己说我一定学会善于表达。

    最后  我家赔 了150元给跟我妈打架的奶奶家。

      当你迈出了第一步,就能看到希望。成功在于尝试,有些人看现在有些人看未来。欢迎大家多批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