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体》,三体【读后感2】

  《三体》,三体【读后感1】:http://jianshu.io/p/2e9ff85f5373


  大移民之后,本来要进入相互屠杀的纪元。这也是地球人类在威慑纪元里失去斗志与兽性的一个惩罚。毕竟,文明的发展本就是充满了血腥与杀戮的,而将血腥与杀戮视为异端的人类文明已经在文明的道路上走向了歧途——当然了,文明中的血腥与杀戮并不是说文明社会里两帮人就是要持械斗殴,不砍个头破血流不罢手,而是说,当出现危机的时候,对于威胁到文明延续的任何敌人都要勇敢地采取必须和必要的甚至是一切可用的抗争手段。文明说到底,是生物性的动物之间的相互厮杀的智慧群体版本,放弃兽性就等于砍掉了狮子的四肢,纵横交错无论怎么看,都是个死字。

  这里又要提到小说里的最大悲剧男维德了。还身处监狱的维德很有先见之明地预见了三体人会让地球人进入相互杀戮的自我屠杀纪元。维德的目光很长远,而且很有洞见性。他看出了威慑纪元的地球人必然会选择程心当作执剑人从而引起毁灭,也看出了三体人不可能让地球人都拥挤在澳大利亚这座超级大孤岛上自生自灭。

  说到底,一个文明对另一个文明表示最大敬意的最好方式就是赶尽杀绝斩草除根,让它在宇宙的历史里彻底消失,再也看不到明天的银河系。

  当然,我看到大移民的时候也在设想三体人接下来会怎么做。放任地球人生活在澳大利亚是不安全的,所以我认为最合理的手段就是当大移民完成以后,让整个澳大利亚从地球表面蒸发掉。斩草除根,永不留后患。垃圾肥皂剧里反派抗巴子打残主角以后,都会激动地一通废话,说出自己的阴谋诡计,甚至极度脑残地说出自己命门所在,然后毫无悬念地被已经在地上奄奄一息脑海里私通雅典娜的小强主角跳起来打中命门然后饮恨剧终。干事就是要简单明了不留后患。

  显然,这方面大刘更人性化,以相互残杀的方式让人类重新找回兽性找回尊严——但这其实同时也是在给三体人按下一枚不知道什么时候可能会爆炸的炸弹。

  只可惜,这个惩罚刚一开始,就结束了。万有引力号广播了三体世界的位置。

  在这之后,三体人选择了离开而不加惩罚——但也没有透露可以让地球人保命的安全宣言。而如果三体人要惩罚地球人,其实方法也很容易,那就是自己离开一段时间以后,把太阳系的位置广播出去,于是几年后,太阳系消失。

  其实,三体人是应该这么广播的,这是处于另外一种“黑暗森林状态”的考虑,也就是说,从“黑暗森林”原则出发,应该和当初一样,灭绝地球人。

  宇宙文明现在的状态,就是刚发展起来的文明要极力隐藏自己的位置,而已经发展起来的文明则要尽力消灭那些不小心露出位置的初级文明,这是“黑暗森林”状态。但另一方面,我们没理由认为文明到了可以远距离打击初级文明就算到了尽头了,那就是说,肯定也有文明可以离开自己的母星系,走向宇宙。他们是强大的,以至于不怕那些龟缩在星系里的文明的打击。这样强大的文明会以母星为根基,开始以舰队为单位向外的拓张,甚至可以推测这样的拓张子文明与母文明之间是一种“邦联”关系,而非“联邦”或者“帝国”的关系。所以,从这点可以推测出,正如还蜗居在母恒星系的文明要打击别的还蜗居在母恒星系中的文明一样,已经以星际舰队向外拓张的文明必然也会打击那些刚开始走出恒星系的文明——而这就是三体人在三体星系被毁灭后所要面临的危局,同时,也是早晚恒星系要被毁灭的地球文明所要面临的危局(尤其是三体人不打算告诉地球人安全宣言是什么,这不是逼着地球人开始星际流浪么?)。因而,在三体人看来,地球人早晚会和自己一样成为在星际中流浪者寻找新恒星系的文明,而且也知道对于这种星际探索者存在着的“黑暗森林”法则,所以三体人就应该乘着现在毁灭地球文明,否则早晚都要离开太阳系的地球人会在有机会的情况下毁灭三体文明——这就是对于星际流浪者而言的“黑暗森林”法则。

  三体人现在不消灭地球文明,就等价于在当初发现地球文明以后不来侵略,是自我矛盾的。

  而接下来,就是在地球第二拉格朗日点上程心与云天明时隔四个世纪的约会——可惜,是通过屏幕的。

  在看到云天明的三个故事(《国王的新画师》、《饕餮海》和《深水王子》)的名字的时候,一个安全宣言就已经冒在了脑子里——在四维碎块里,“魔戒”曾经说过:高维不需要低维的资源,而低维也无法威胁到高维。所以,一个合适的安全宣言可以是这样的(暂不论技术上如何实现):宣告自己所在的太阳系已经变成二维的了。而这就是《国王的新画师》的含义(当然,云天明这里所要表达的正确含义以后再说)。

  变成二维的太阳系显然无法对周围的三维文明构成威胁,从而是安全的。

  而要做到这点,在技术上是很难的。

  三维变二维,其实有数学和物理两个不同的角度。

  从数学上说,就是三维物体变成二维物体,这是一个拓扑变化,从而在物理上是不可能发生的(关于物理上什么可以发生什么不可以发生,在科幻的框架里是一个很微妙的问题,以后讨论)。但是在物理上,所谓的三维变二维除了纯数学理解以外,还有就是通过超弦和M理论——从三个广延空间维变成只有两个广延空间维。这样这里就不涉及到拓扑变化,从而是可行的——后来文中所用的也是这种(但这里也有不少错误,以后讨论)。

  此外,在看到《饕餮海》的标题的时候我也曾想到:难道是要造一个黑洞包围自己?但随即认为这是不对的,不谈如何让太阳质量变大(文中刘慈欣用了另外一个方法,这里的问题以后讨论),如果真的都进了黑洞,那基本上以为这三件事情:

  1,你永远只能朝一个方向运动(黑洞中径向空间坐标类时,所以不可逆),所以这里任何生命都将很快被毁灭(撞向奇点),更加谈不上文明地生活了;

  2,你将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出不来——就算以光速向外冲也出不来——所以这等于放弃太阳系以外的一切,是自残或者说自宫手段。但,并不是绝对没办法出来。一个方法是让黑洞加速辐射,另一个方法是时空扭曲;

  3,别人更有理由灭了你了——既然能人工造出黑洞,万一你出来了,还不是科技树已经攀到牛高了?为了以后的潜在威胁,趁你还没出来就灭了你——而且此时要灭很容易,因为你根本没有反击的能力,因为你的所有反击都无法离开黑洞。当然,这一条可以寄希望于你建成黑洞以前外星人没发现你,建成以后别人只认为这里有暗物质和暗能量而没细想这里有恒星系。

  上述三条其实都适合刘慈欣设计的黑域或者说慢雾。特别是最后一条,这里将在以后讨论。

  当然,上述问题也是可以通过别的手段规避的,比如我几年前在百度相对论贴吧里就涉及过一个“多层球黑洞保险箱”,就可以屏蔽掉第一和第二个问题。只不过,建造多层球黑洞保险箱比建造一个黑洞要麻烦,技术要求更高。

  此外,除了上述两个方案以外,我还想到另外一些很BT的方案。

  一个方案,就是设法制造出三体人的智子。因为在三体I中提到过,智子可以延展成一个球面,包裹住地球,从而让地球上的科学家看到全星空闪烁的“神迹”,因为这种状态下的智子可以变得透明,也可以阻挡部分频率的光。所以,制造出这样的智子,包裹住整个太阳系,然后调节为不透光状态——甚至于,是单向透光状态,外面看不到里面,里面可以看到外面(这点在技术上不是不可能)。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方案,可以看作多层球方案的升级版,因为智子的建造应该比多层球的建造更简单。

  而小说中,地球人类对云天明暗示的破解得到了两层,一个是曲率驱动引擎,一个是黑域。

  曲率驱动引擎其实不是什么新东西,NASA和一些科学家其实在几年前就已经提出过翘曲引擎了,原理和小说中曲率驱动引擎差不多,但更加复杂。

  小说中的曲率驱动引擎是与水缸里的肥皂纸船做的类比,通过降低飞船后方的时空曲率来获得向前的推进力。而翘曲引擎(现实中的,不是星际迷航里的)则是通过弯曲飞船前后的时空来获得推进力,只不过飞船前是正曲率产生引力,飞船后是负曲率产生推力。而且,两者的降低方法也不同。小说中降低后方引力的方法是修改后方的时空结构,而现实中的翘曲引擎则是通过奇异物质产生反引力。这两个的区别就好比一个是修改玻璃的结构,一个是把玻璃弯一个角度,所以从技术难度上说,小说里的曲率引擎难度更高。

  当然,这里我们可以知道一点:刘慈欣不想重复星际迷航等等老一代美国优秀科幻的内容(或者就是不清楚那些里面有这个东西),同时他也对相对论这一块的理论与发展不是很熟悉。当然,要求一位科幻作家熟悉广义相对论等现代物理理论是不合理的,但是在构思科幻小说时的前期准备工作中是应该要去调查的。当然了,翘曲引擎的理论设计资料我这里看来很容易搞到(Google上直接就能下到……),但事实上对一般人应该还是不大容易去弄的吧,所以这部分不算什么大问题,只是提一下。当然,后面会有另外一些内容,则应该是在前期准备工作的时候做到的,这个等下再说。

  关于翘曲引擎,虽然理论已经很成熟,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并没有看到这种高科技引擎的原因是:翘曲引擎要求的能产生吃力的奇异物质,是不存在的——或者说在太阳系范围内找不到,包括实验室里。当然,在科幻的环境里,可以假定奇异物质存在,因为理论上这种物质是否存在没人知道,没有定论。既然没有理论和理由说它不存在,在科幻里就可以存在。

  当然,这种引擎有一个简化版本,虽然效率没它那么强大,但也是可行的,那就是去年我想到的微型黑洞-白洞引擎(应该也有别人想到,但是翘曲引擎之后没找到这方面的更新文章)。白洞虽然无法构造出来(理论上也没禁止),但我们知道微黑洞在蒸发的时候是相当于一个白洞的。通过在飞船尾部安置微型的蒸发态黑洞是可以得到推进力的。但这有两个缺点:要维持黑洞存在而不是快速蒸发掉,需要抵抗黑洞的巨大辐射压给它灌输物质(可以是飞船沿途获得的星际物质,也可以地球上的垃圾,所以这东西用来清理垃圾真是太好了),这事有难度;辐射压很大,从而对飞船船体要求比较高,而如果要求辐射压小,黑洞就要很重,两者无法权衡(上次的Blog里计算过这个东西)。

  这种引擎的优点,就在于不需要制造奇异物质,所以技术难度减低了很多。缺点是,翘曲引擎的极限速度不受光速极限约束,而微黑洞引擎依然受到光速极限限制。

  翘曲引擎的极限速度之所以不受光速极限限制,因为它是通过扭曲时空前进,前进的是翘曲泡所包裹住的空间,而不是飞船。光速极限限制了空间上的任意物质与信息的传递速度,但对空间本身的速度是没有限制的。这也是广义相对论的一个基本特点。这个就好比我们规定玻璃上的弹珠的最快滚动速度是一米每秒,而翘曲引擎是把玻璃板抽动,自然不受一米每秒的限制。

  其实,现实中的翘曲引擎本身会使得故事的许多线索进行不下去。翘曲引擎没有光速限制,不会留下尾迹,而且不会永久性改变时空结构(光速,或者更准确地说,在相对论中应该叫做极限速度,是时空的刚性几何结构性质之一)。这样会使得小说里很多内容无法衍生下去,从而许多内容就无法引出。所以这里我们可以人为补上这么一点:由于宇宙中不存在也无法构造出奇异物质,所以翘曲引擎本身无法实现。

  而关于黑域,存在不少理论上的问题,这个以后再说。在程心又一次醒来后,曹彬带着程心四处看的时候,在光速二号太空城里看到的微黑洞,也有很多错误——部分还是数据之间的相互矛盾。这个以后再说。

  解密了云天明传递信息的大部分以后,人类自己也想出了一个方案,那就是掩体计划,可以让人类免受光粒打击。

  这个方案其实本身没什么问题,特别是针对之前两次出现的光粒打击,这个方案其实挺可行的。当然,在模拟的时候太阳系八大行星都用岩石块是不对的,类木行星应该用冰块,毕竟固体行星和气体行星的行为(特别是在强冲击下的行为)是很不相同的。当然,这是小问题。

  而与维德又一次相遇以后,程心就把星环公司叫给了维德,又冬眠去了。

  其实,程心压根就不应该将公司交给维德,因为按照当时的情况和程心的性格,就是把公司交给了维德,她最后也肯定会站出来破坏的。

  在当时,人类的选择有三条:掩体计划,黑域计划,以及曲率引擎。但是随着三体世界那发现的曲率引擎尾迹的发现,曲率引擎提案被人类废除。其实当时的选择只有两个,要么废弃曲率引擎计划,要么大力发展曲率引擎计划,然后全部人类逃离太阳系。

  选择第一条路,那就是黑域与掩体两个子选项——一个等于选择半永久地放弃太阳系外的世界,另一个则等着别人打击,然后安度余生,说不定会在未来东山再起。而选择第二条路,则表示将永远的背井离乡——但是要注意,这条路其实和掩体是同样的道路,差别只是一个时间问题。掩体计划中,太阳被毁灭以后,人类随着大量的物质喷射而出,太阳的引力将减小,从而剩余的四颗类木行星(四颗类地行星早气化或者坠落了)将被抛射出去,是否还会形成稳定的轨道也不一定,就算形成了,估计偏心率也很大。这样的环境本就是极其险恶的。而且失去了恒星,人类早晚也是要踏上星际旅行的道路的。所以和全体利用曲率引擎离开相比,这只是一个时间问题。而且当之后发展曲率引擎的话,更可能引来外星文明的更加严厉的打击——一次打击都每次,那这次要下重手黑手来灭这只小强了。所以,掩体计划其实等于把曲率引擎计划退后,而且要承担更大的风险,何况也不知道对太阳的打击是否可能还是光粒攻击,而且光粒攻击的时候万一正好通过行星轨道盘面的话,就更糟糕了。

  所以,在这个情况下,等于只能在流浪宇宙和龟缩黑域之间进行选择。这个选择不好做啊。地球人类选择放弃曲率引擎。

  因而,很容易就可以想到,如果将星环公司交给维德,那维德在开发曲率引擎的过程中必然会走向与太阳系联邦敌对的一面去——联邦是命令禁止曲率引擎研制的。而且,通过假警报事件我们可以知道,就算维德瞒着联邦建造了曲率引擎,最后要离开的时候民众肯定不答应啊——维德所带领的一帮人可以逃离,而剩下一部分人却不能,这不就等于假警报事件中那些广场上的人和飞船里的人的情况么?

  因而,无论维德建造曲率引擎的事情是否和联邦交恶,最后都会引发出“伤害人类”这个结局,从而被程心阻止。

  在假警报和联邦禁止曲率引擎研制这两重前提下,程心应该是可以预见到解决的,所以压根就不应该将星环公司交于维德而自己去冬眠。

  这个结局维德也应该可以预见,但这次他还是同意了程心的附加要求。或许是他有信心不发生冲突,但又怎么对付可以逃离的人和不可逃离的人之间的选择呢?

  程心和智子的一段对话是这样的:

  智子:请相信我,人类绝对无法在打击中幸存。逃亡吧。

  程心:星际逃亡,我们能逃离的人连千分之一都不到。

  智子:那总比全军覆没强。

  程心:以我们的价值观来说,未必。

  可见,就算维德和联邦没有冲突,面对部分可以逃离部分无法逃离的局面,程心的选择从一开始就已经确定了,同时,熟知程心性格的维德也早就知道了。从维德在答应程心时的长时间犹豫可以看出,维德已经知道了最后的结局。

  所以,也许是维德打算留下自己开发出的曲率引擎,虽然自己无法做到,但有人可以私底下继续引擎的研制,从而为人类留下火种。

  之后,程心再次冬眠。而且,就和上次冬眠一样,冬眠醒来的程心再次将人类推向绝境。

  其实,在这里维德还有一个失误的地方。

  建造环日对撞机(在差不多木星轨道上的一个正圆加速器组,这个太宏大了,应该能达到GUT能标了吧,虽然据计算要达到TOE能标要银河系那么大……)的时候,维德可以在那些加速环上动手脚,加装电磁波发射装置指向太阳,或者是中微子发射器(粒子加速器里放电磁场产生装置或者中微子产生装置,这个太正常了……何况科学家都站在自己一边,怎么说话都可以啊。当然,放引力波天线可能有点过分了……)。这样,在必然要带来的和联邦之间的冲突到来的时候,就可以用全人类做要挟——发送太阳系坐标,同时,给出木星、土星和天王星、海王星相对太阳的坐标。

  在这种要挟下,联邦不可能贸然开战,因为联邦没有智子和水滴这种瞬灭对手的武器,更因为环日对撞机的加速换有很多(3258个),不可能同时破坏(轨道半径为7.78亿公里,5.2个天文单位)。这样,再加上维德后来得到的反物质武器,要让星环城里开太阳系联邦是可以兵不血刃的。而如果只有反物质武器,要兵不血刃很有难度,虽然太阳系联邦将付出惨痛的代价,从而必然被程心反对。

  而程心要维德放弃的理由则很“小”:因为这样会有无辜的人死去。

  但是,程心这样做的代价却很大,不但剥夺了全人类的机会,而且对于星环城的人来说,等于让他们坐在这里等死。

  维德所选择的,是有尊严地走出太阳系,让人类有尊严地活下去。而太阳系联邦选择的黑域,则是让人类毫无尊严地蜗居在太阳系。掩体计划是先蜗居,再找机会走出去,不如维德,但比黑域有尊严得多。

  这里其实很有意思,程心以关怀他们为出发点,结局却再次让所有人都被灭亡。

  这个结局已经注定。

  其实,看到这里,我脑海中设想的一幕是这样的:

  一名士兵走向金属平台,放下反物质子弹,然后走向程心,死死地盯着她,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并用平静中暗藏着强压的怒气的声音说:“你毁灭了人类。”第二个人也走了上来,也放下子弹,也向程心敬了个军礼,并说了同样的话:“你毁灭了人类。”一个两个,十个二十个,最后所有人都一一放下了子弹,一一向程心敬礼,一一恭喜她毁灭了人类。愣愣地站在那里的程心最终看到眼前是维德的身影。只有左手的维德轻轻地握住了程心的左手,微笑着说到:“我完成了我的诺言。恭喜你,又一次掐死了全人类。”

  之后,无事可做的程心再度冬眠,醒来以后便是末日。

  在这一段中,介绍微黑洞和高Way的事情的时候,文风有点类似科普而不是科幻。用了大量的例子来说明广义相对论的神奇效果,我感觉没必要——而且更关键的是,无论是微黑洞的数据还是高Way坠入后的相对论效应,都说错了。所以,还是不说比较好……

  在歌者的剧情中,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东西,而且这直接揭示了一个关于安全宣告的矛盾——这也就是我之前所说的黑域方案三条缺陷的第三条。

  歌者查到了三体世界的残骸(死者)和太阳系(弹星者),并且意识到弹星者很危险,具有清理基因却没有隐藏基因。并且歌者还说了如下这段:

  对死者(三体世界)的清除已经过去了十二个时间微粒,弹星者(地球人)应该意识到自己的坐标已经暴露,那此时唯一的选择就是把自己裹在慢雾(黑域)中,让自己看上去是安全的,那样便没人会去理他们。

  但与此同时,在之前的一段中却有如下内容:

  歌者很快知道为什么清理来得这么快。他看到了那个世界(三体世界)附近的那一片慢雾(曲率引擎留下的尾迹),慢雾距那个世界约半个构造长度,如果单独看它,确实难以判断其来源,但与被广播的坐标(三体世界的坐标)联系起来,一眼就看出它是属于哪个世界的。慢雾表明那是个危险的世界,所以清理来的很快。

  可见,同样是黑域,既可能是危险的,也可能是安全的。

  从文中所述内容来看,如果黑域包裹了恒星系,那就是安全的;而如果是在恒星系旁边,那就是危险的。

  这也是刘慈欣的本意:建立黑域以后就无法离开,所以就是安全的。

  但是,要注意这么一件事情:太阳系联邦禁止曲率引擎的研制的一个原因,就是很可能研制过程中产生的尾迹为暴露自己,而尾迹就是黑域。也就是说,在研制过程中也是会产生黑域效应的。

  因而,从黑暗森林原则和黑暗森林打击原则出发,情况就是这样的:我看到了在这个位置上有黑域效应,那么我自然知道这里肯定有文明存在;同时,既然有黑域效应,那就表明两种可能:要么这个文明打算把自己包住,要么这个文明在研究曲率引擎,前者安全后者危险(这通过歌者已经证明了),那么按照黑暗森林打击原则中的“廉价”,我就没理由去调查你到底是安全宣言还是危险檄文,一律按照危险的来处理以绝后患,于是该文明死了。更何况了,从后文知道,曲率引擎可以离开这个黑域(只要功率更高,除非这个黑域是死线区域),那就是说你随时还可以从里面出来。

  所以,从黑暗森林打击原则出发,无法推出黑域是安全这个观点——而这就是我所说的:我已经看到你有高科技了,还不打死你?等你在黑域里攀完科技树,那就是你打我了。

  所以,黑域不是安全宣告,在黑暗森林和黑暗森林打击两条原则下,黑域的出现就意味着招来打击。

  随着程心的再度苏醒,地球的末日到来了——歌者随手向太阳系扔了一张二向箔。

  所谓二向箔,其实就是一块二维空间——这里存在一些小问题,不过不影响大局,这个以后再说——而且这块二维空间会在封印力场消失以后开始“长大”,同时周围的三维空间塌缩成二维(这部分细节也存在问题)。在这张二维膜“长大”的拖成中,它也会拖着周围的三维空间向它运动,这就是文中所谓的“逃逸速度”的来源。这也就是二向箔和普通黑洞之间的区别:后者是通过静态时空弯曲来捕捉物体,前者是主动将周围的时空“拉过来吞掉”来捕捉物体。也因此,会出现一个边界,其上时空被拉近吞噬的速度等于局部光速。这方面,文中的说明不是很妥当。文中只是通过启示号上的科学家白Ice说了一句“逃逸速度为光速”,但这句话本身并没有多大意义,因为并没有说明什么地方的逃逸速度是光速。如果说所有地方的逃逸速度都是光速的话,那事实上就等于所有地方的逃逸速度为零,因为大家都以相同的速度被拉向相同的方向的话,那相对位置和相对速度不变。从文中来看,应该是说太阳系的边界上的逃逸速度是光速,从而整个太阳系内的物体都会被吞掉(让人想到了轩辕剑I里面的炼妖壶)。

  但,由此却还引申出了另外一个问题:如果太阳系边界上的逃逸速度就是光速的话,那表明在这个边界内二向箔吞噬三维空间的速度(或者说空间被拉向二向箔的速度)要高于光速,这样的话,从冥王星发动的以光速运动的曲率引擎飞船又怎么可能离开太阳系呢?这就相当于,你在玻璃上以一米每秒的速度向左走,玻璃板以两米每秒的速度向右走,距离你一米的地方是机关枪扫射的位置,怎么算你都是被射死一条路。

  当然,翘曲引擎的话不是问题,翘曲引擎拖着玻璃板一起走。

  所以,二向箔的这一段,虽然写得很有创意,但事实上却包含了很多问题。

  索性,就说二向箔可以发出一种力场,把碰到的东西拖进来二维化,而且二向箔以远高于地球人寻常太空船(也就是非曲率驱动飞船)极限速度的速度增长,那就反而好了没事了。既然二向箔的速度这么快,那当然只能选择曲率驱动飞船了。

  在二向箔使三维物体二维化的过程中,表述也有问题,这个以后再说。

  利用曲率引擎逃脱被二维化命运的程心和AA,终于来到了云天明送给程心的那颗星星那,而且正如AA所推测的,这里有一颗适合生命生存的行星,而且神奇地在这里遇到了关一帆,万有引力号上的人。

  之后的剧情有一段平淡,大多是一些科技设定的说明。

  在这里,其实无意中把三体II的一个结论否定掉了。

  三体II利用黑暗森林来解释了费米悖论,也就是为什么我们没观测到外星人?那是因为外星文明都处于黑暗森林状态。但是,最明显的,归零者就完全不顾黑暗森林法则,满宇宙乱飞制造死线。既然如此,为什么地球上没看到归零者光顾?这是黑暗森林法则无法解释的,从而也将三体II建立其的震撼给削弱了。如果你说是归零者有规定不打搅初级文明的话,那费米悖论本来就可以用这条法则来解释,黑暗森林法则在三体II中的震撼就小了很多了——原来宇宙并不都是黑暗森林,还有一些乱来的叫做归零者的家伙在到处乱窜,而且还挺遵纪守法的。

  更进一步,为什么归零者不遵守黑暗森林法则?无非是因为一科技足够强大,二就一个舰队飞来飞去别人抓不着。那就是说,同样满足这两个条件的超级文明也可以不遵守黑暗森林法则咯?既然如此,宇宙中应该充满了这样的没事飞来飞去拓荒玩的超级文明而不单单是归零者,那么地球上为何从来没观测到过这些超级文明呢?

  再进一步,如果说超级文明也遵守黑暗森林法则,那就是说超级文明飞到哪,看到哪有文明,就应该顺手毁灭之。这倒不错,我们不但不应该发现费米悖论,应该看到满天飞的超级文明,还应该早就被灭了。

  从这个意义上说,费米悖论的真正解答是:因为人择原理。

  由于你还活着,文明没有被灭,所以外星人没来过地球,因为只要来过了,就是超级文明,就会把太阳系给灭了。

  这种对三体II的彻底颠覆,实在让人很无语。

  另一方面,在这一段科技和历史的讲述中,认为二维膜(二向箔)是暗物质的说法其实也有问题。当然,这个问题比较深,以后再说。而将物理定律作为武器的想法很不错——当然,这其实就是《猎户座防线》,只不过《猎》修改的是普朗克常数。但是说数学定律也能变就比较扯了——数学研究的是所有可能的形式体系中的逻辑与代数关系的科学。既然是所有可能的形式体系,那就是说不管你怎么变,都在它的研究范围中,所以数学是不可能改变的——充其量就是在这个宇宙可以用这套数学模型与原理,那个宇宙用那套数学模型与原理,谈不上改变。

  就当我们认为男主角(救世者云天明)和女主角(灭世者程心)要在一颗很像地球的美丽新世界里度过王子与公主一样的各种姿势的生活的时候,悲剧再次诞生——其实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心里很开心,程心两次灭世终于遭报应了。

  由于云天明的到来,归零者留下的死线被触发,使得整个恒星系内的光速降到了一个很低的值,形成黑域。而此时程心和关一帆所在的飞船则正以很高的速度飞行,进入黑域之后瞬间就达到了光速。因此,在光速牢笼中的程心与关一帆,与在低速状态下活动的云天明和AA,就此进入了两不相见的时间牢笼。

  而,最让人感到吃惊的,就是在这个情况下,云天明送给了程心最后也是最强大的礼物:一个宇宙。

  当然,发现地下石刻字的过程有点问题,这个以后谈。

  到此,云天明三个故事所要表达的所有内涵其实已经完整了:

  外星文明会将太阳系二维化(画师针眼的画),只有靠光速飞船才能离开(渊龙骨伞和深水王子),而且这种光速飞船还能离开黑域(饕餮海),而黑域就是安全宣言(被饕餮鱼为主的无故事王国,因为没有故事,所以没有危险,而且与外界孤立)。

  其实,故事到这里就可以结束了,但刘慈欣伟大就伟大在,在这之后突然就将主题拉升了,并将从一开始就暗藏的伏笔逗了出来。

  发展出人造宇宙的文明们纷纷向小宇宙移民,希望可以躲过宇宙的最终命运,到达大塌缩之后大爆炸出来的新世界。但在这么做的同时,却带走了宇宙大量的物质,从而使得原本应该闭合的宇宙最终变成了开放式,从而不单宇宙会死,那些人造宇宙中的人也等不来新世界。于是就产生了最初杨东与绿眼镜的那个问题:人类与宇宙的互动关系,人类应该为宇宙负责。

  到这里,主题直接就拉高了。这个很终极的主题非常诱人,但,应该是限于篇幅和催稿的压力,这一部分太草率了,写得不够厚实(而且,关于人造宇宙和大宇宙的关系,这里还有一些问题,不过其实也都是小问题)。

  当然,看到这里,在佩服刘慈欣的胸怀的同时,却也在担忧——之前几年,流行各种所谓“终极思考”的时候,国内出现过很多科幻作者也在写终极思考,但是思考得都很空,写得就更空了。现在刘慈欣开了这么一个先河,估计又会有一堆人冒出来写终极思考了,于是又会看到一对又空又虚没内涵不精彩还没营养的终极思考科幻了。

  用于博和我都同意的话说:中国科幻写不到大师水平,不是因为思考不够,而是因为思考太多。什么文都要求思想上的高度乃至空灵,出来的只能是一大堆垃圾。说得简单直白一点:没刘慈欣的本事就别干刘慈欣的活。

  只有先把故事写精彩了,再去考虑思想性和内涵的问题。至于终极思考这种,科幻小说里可遇不可求,不是什么幻想点子都能写成终极思考的。

  当然,在我看来,国内科幻小说写不到大师级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国外科幻大师除了瑰丽的想象、宇宙般的思考和流水一般的文笔以外,他们的科幻小说都够硬,也就是说,他们的前期准备工作除了把故事大纲全部捋顺溜了以外,还把涉及到的细节都尽可能地核实过,从而营造出的幻想世界让人感觉很真实——凡尔纳科幻里的潜水艇,就很有真实感,虽然凡尔纳本人可能没进到潜水艇里仔细看过,但显然他下足了功夫去调研(《海底两万里》写于1869年,潜水艇诞生于18世纪70年代,且是军用)。

  当然,《三体III》在技术细节上的诸多问题,其实并不妨碍读者去欣赏刘慈欣的思想、幻想以及对宇宙的终极理想。只不过,如果技术细节方面更硬一点的话,就更好了。

【人】

  三体III中的人物,最主要的有三个:救世者云天明,灭世者程心,悲剧男维德。三体人智子和面壁者执剑人罗辑也很重要,但对于剧情的推动其实助力不大,AA和关一帆相对来说更次要一点。

  救世者云天明虽然出场不多,但却让人印象深刻。

  最初的白血病患者,靠着自己的洞见帮助同学发财,然后得到回报,并且送给程心一颗星星。这样的开场是极其惊艳的。而后,当人类失去希望的时候,云天明又以自己的智慧送来希望。并在最后,送给程心一个宇宙。

  如果没有云天明,就不会有程心后来的一切,人类的历史也将发生重大的变化——而云天明为程心所作的一切的出发点,就是他爱程心。

  而同样是爱,在灭世者程心这里,却遭遇了截然不同的命运。

  程心的思路历程其实很有意思。

  在PIA的时候,程心只是出于要完成任务,选择了云天明(的脑子)来进行解体计划,这个时候的程心心中并没有那些爱——没有对云天明的小爱,也没有对人类的那种大爱。如果她当时就有的话,维德的计划当时就被她否决了,虽然她没有能力去阻止维德。

  可见,就是因为她发现了云天明对她的爱,以及发现了维德的不择手段导致云天明只剩一个脑子的生存方式,激发了她对云天明的小艾和对人类的大爱——后者就是一切灾难的根源。

  在被激发出那种大爱以后,程心在面对剩下几名执剑人候选人的时候,决定要和他们走不一样的路,要用慈母一般的爱来爱这个世界。但,在残酷的宇宙和现实面前,这种童话一般的大爱却只能导致毁灭,而且两次都导致了毁灭。

  更有意思的,就是程心在和智子谈话的时候,表达了一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想法——智子让人类逃走,以避免全军覆没,但程心却认为这不符合人类的价值观。在当时的情况下,这种价值观是什么?便是人类要活得有尊严。被迫背井离乡,只能在无边的黑暗中苟延残喘,是没有尊严的表现。

  但,就是这样的程心却最后因为对人们的那种“大爱”选择放弃曲率驱动引擎而选择黑域。黑域中的生活,就是人类龟缩在太阳系,放弃外面的世界,并且高举这么一面旗帜:我是安全的,请不要打我。这样的人类是毫无尊严可言的——事实上,在模拟打击现场,程心已经表达了和维德一样的想法:光速飞船离开太阳系,自由地活着,才是有尊严的。

  因此,在程心的心中,其实人类的尊严并不是第一位的,她对人类的“爱”才是第一位的——但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爱呢?这种爱就和在执剑人竞选的时候看到的那位母亲对待小孩一样,是一种把自己看作人类母亲、把人类看作经不起风雨的小孩的爱,事实上,可以理解为是一种自作多情的爱——人类早晚是要面对外宇宙的,而且事实上也已经在面对外宇宙了,还把人类当作一个小孩,以一种慈母的心去爱这个小孩,呵护这个小孩,怕这个小孩受到伤害,最终使得人类多次丧失机会,最终覆灭。

  以爱的名义,出发点是不错,但要看清立场和局势。否则,以爱的名义只能作为自责时的开脱语,或者一面喊着“我是爱你的”一面砍人。

  相对来说,悲剧男维德真的很悲剧。

  他极富洞察力,而且对目标极度执着,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在平常时期,他这样的人要么是情报工作者,要么就是犯罪头子,反正是不让人待见的角色。但是在非常时期,他这样的人才是历史的领路人。

  而维德最悲哀的地方,就是他和程心生在同一个时代,那就是威慑纪元。

  维德是执剑人最合适的人选,但却因为程心更加符合威慑纪元人的审美追求,最后不得不铤而走险。维德也看穿了三体人对人类的态度,甚至还劝程心离开,可惜后者放弃了。维德甚至还敏锐地察觉到曲率引擎才是人类真正的希望,但最后还是因为程心而破灭了——这里,我甚至猜测维德其实早就知道了结果,但还是坚持研究曲率引擎,因为这样才能有希望,在程心的破坏下继续留有希望。

  维德的一句话可以说是整部书绝大部分内容的概括:

  失去人性,失去很多;失去兽性,失去一切。

  而智子的话就是对这句话的补充:

  宇宙不是童话。

  三体人智子,后半段只是一个信息提供者,前半段则告诉人们:人要有尊严得活着,以及,宇宙不是童话。

  罗辑,在后半段也是一个信息提供者,前半段的形象则和程心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AA,其实主要就是个辅助。而且作为学生的AA,在一开始的形象都是一个大孩子(一直到行星防御理事会破解云天明的信息的时候也依然很孩子气),但到了假警报的时候却突然变了个样子,果敢狠心,而且居然还会狙击……这个变化有点突兀。

  关一帆,纯粹是提供情报来的。

  除了三位主要认为,刘慈欣笔下的人类社会也很有意思。

  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那就是威慑纪元以前,人类还是有男有女的,虽然走过了恐慌和自傲,但依然保持着兽性;而到了威慑纪元,也许是因为三体人乖乖地授予科技,人类生活极度美好,简直就是乌托邦,导致这个时期的人类社会普遍没有了兽性,而且此时没有男女分别;直到最后的掩体纪元,男人才重新出现。

  这个过程让我想到了这么一个生物现象:许多微生物(包括一些动物,比如某些青蛙)都是单性的,通过孢子等手段繁衍后代;而当它们所生存的环境恶劣到一定程度时候,才会出现雄性,此时整个种群才会充满活性,同时充满斗争和杀戮。

  这像极了上述小说中的人类社会,或者说,小说中的人类社会像极了这些微生物。

  安逸之下,男性会消失,更重要的是,种群的活力与斗争心会消失。

  想到当下的四个现代化:男性女性化,女性宠物话,宠物贵族化,贵族没文化。这是在让人感到担忧。

  同时,文中人类社会在大移民、假警报、二维化这三件大事情中所表现出来的种种劣根性,其实很发人深思——事实上,这比小说的终极命题更加让人深思。毕竟,后者是一千个人一千个哈姆雷特,刘慈欣的想法不见得就更有道理(我自己去年五月份写毕业论文的空闲时写的科幻小说里更加变态),而且这种虚无缥缈的宇宙终极思考除了能让人在卖弄风骚的时候显得更骚一点以外,没有什么实际的思考价值,但前者却是实实在在的。

  所以,对于整本小说里人类社会的描写,其实最让我感兴趣。

  当然,还有一些小细节也很有意思。比如文中两次提到,未来的文字是中英混合文字。这点是很有难度的,因为这两个文字系统完全不同,要混搭很有难度。而更关键的地方在于:没理由是让中文和英文混搭,或者说没理由只有中文和英文。联合国正式官方语言是英法俄西汉阿拉伯,而世界上使用人数最广的三个语言是中文(中国人多),英文和印度的印第语。无论从什么角度来说,只用中文和英文构造未来的统一文字是不合理的,你让法语情何以堪啊……

  再来一个有意思的地方就是三体人对地球文化的崇拜。这在我看来,如果不是三体人有意麻痹地球人,那就是不合理的。

  事实上,深入一点,三体世界是充满了随机的灾难、对大自然狂暴力量的完全逆来顺受、对美好自然环境的迫切渴望这三大元素的,而我们知道,文化的形成从最根源的源头出发,就是自然崇拜。在文明进程中,自然崇拜会被抛弃,但是以自然崇拜为起源的文明与文化中必然会留下自然的烙印。所以三体世界的审美标准应该会比地球更极端,因为他们的生存环境更极端。而且,就好比人类的文化中所推崇的普世价值,三体也会有他们的普世价值,这普世价值很明显会和地球不同。地球的自然资源相对来说是充沛的(整体上说直到近代才开始显示出一定程度的捉襟见肘),离开一个社会体系以后,依然会有足够的土地、生物资源来进行一定程度的自给自足(当然,这点并不和文明进程中的多种文明为了资源而冲突导致相互厮杀矛盾),所以才会提倡自由、民主、公正(事实上这也是对前面所述的厮杀的一种反思,以及源自这种反思的一种渴望)。在三体世界,资源如此缺乏,环境如此恶劣,无法想象自由、民主、公正这种普世价值会在他们的土地上得到追捧与信仰。

  虽然,你可以说他们这么缺少资源,所以才更渴望我们的普世价值,但这个结论的得出是站在地球人的角度得到的。从三体人出发来考虑的话,他们根本不会认为我们的普世价值是对的而他们的价值观是错的——相反,他们反而会认为为什么要民主为什么要自由?这不是对资源利用以及能力开发的一种极大浪费吗?他们不会认为他们的价值观错,而会认为我们的价值观有问题。

  两种不同文明的普世价值的对与错,不是我们可以说了算的。

  因而,说三体人会推崇我们的文化,是没道理的。

  就算两个世界的智者最后要达成一种文化上的契合,这也是一个极度缓慢的过程。我们人类自己“男女平等”都已经花了很长时间,到现在都没做到,你如何指望三体人用10年就推崇地球文化?

  可以看看印度的种姓制度,它的消失不是一蹴而就的,也不是10年就搞定的。也可以参考基督教在中国大陆上的发展与传播,这也是一个世纪跨度的课题。

  因而,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认为三体人会推崇地球文化,而且还这么快就推崇,都是不合理的。

  更何况,极端一点,如果在这10年里面来一次需要全星球脱水的恒星灾害,这种文化潮流立刻就会被打回原形。毕竟,三体本土文化才是三体人发展的土壤,换一盆土,结果基本就是一句中国老话:树挪死,人挪活——而在文化对文明发展的问题上,显然不存在“人”这种可能性。

  对三体的剧情的看法,就到此为止,下一篇日志将描述三体系列里的各种技术Bug。


  下篇:瑕疵篇:http://jianshu.io/p/484b01176dd7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很无耻地将一些老文搬到简书来。 简叔大大不会不高兴吧? 终于把《三体III》看完了。 不得不说,作为一部小说,《三...
    LostAbaddon阅读 11,967评论 19 76
  • 2010年年底三体系列全部出版,2011年3月全文阅读完毕,非常震撼也感觉到绝望,对人类的前途和命运不在那么盲目乐...
    任家辉阅读 152,956评论 10 111
  • 自古以来 勇气可嘉 不怕吃苦都是军人的代名词,曾几何时多少人把军人视为膜拜的对象。特别是更多的女性希望自身伴侣或者...
    天天杨言阅读 30评论 0 0
  • 今天下班回来,一进门豆豆就跑过来给姑姑大大的拥抱。 饭后还拉着姑姑陪玩半个小时的沙子。
    婉慧阅读 41评论 0 0
  • 乱! 一句玩笑信任毁。 只感叹, 人言亦可畏。
    柳若素阅读 2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