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的家

     

      冲出龙渊

      身边围绕着各种肤色且不分国界的男人,我与他们貌似有一场注定的战争,见面就打起架来。

      我虽然轻而易举打败了其中的白人和黑人,可用同样扎针的方式,很难戳中亚洲男人的要害,尤其是日本男人。这些人往往更加灵活且难以对付,尽管出重手也打不准方向。

      于是,我同他们展开一场生死搏斗,斗着斗着梦就醒了!

      片刻时间我又入梦来,确切的说是被妖怪拽入梦中,睁开眼便在一处异域之境。这里充满了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龙,小的大的,色彩艳丽的,有翅膀的,会腾飞的……

      许多怪异的龙围绕在我周围,真是烦透了,我愤怒地大吼一声,结果惊醒了龙渊中还未成长健壮的白龙。白龙从水下飞了出来,我顺势抱住它的脖子骑了上去,飞出了这片异域之境。

      我们一出世就遇上了大灾难,西边的洪水滚滚而来,东方的山火迅速蔓延, 刚好把我们夹击在中间一方狭窄的天地。往前是高山阻挡,后退又是一条深沟, 综合考虑之下,我们利用最后一点点时间差倒退回来,飞跃过深沟才逃离了这场洪水和山火的灾难。


      降落人间

      我到了一处安静的村落,暂时住在一位老伯家中,这时候白龙不见了。

      我记得老伯是个十分凶恶的人,每天看着我烧火 ,把我当成家里的苦力用,稍微不用心或者偷懒就会挨鞭子。他承诺过时机成熟会把我送上山,这事也只有他能办到,所以我想回家就必须忍着。

      受了他的两鞭后,他为我准备好的送行菜也一个一个出锅了,很随意地放在地上。一看三个菜,一碗面皮饼,还有家里最后一份的五花饭。此时面前会抽鞭子的老伯一脸慈祥,仿佛就是我的老父亲,原来他一直含辛茹苦地养育我长大,一时间泪水模糊了双眼。

      这是顿特殊的送行饭菜,吃法也有所不同,全程都是父亲吃一口我吃一口,再由我来吃这最后一口。

      父亲送我上山的路上飘着五颜六色的编制物,但是我看着像极了白事上的花花绿绿的纸扎。孩童们欢声笑语,都围拥过来看我,又让我觉得自己是出嫁的新娘。低头看看今天身上穿的衣服,显然是我最好的衣服了。

      我毫无留恋地走进了山林,总觉得山林那一面就是我的家,黑压压的山林仿佛具有强大的魔力,一直以来都吸引着我靠近它。

   

      完整的家

      走进山林后,我像是闯入了魔幻之境,脑袋一下空白了。等缓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经翻越到了大山的背面,完全不知道自己怎么走过来的,脑海里只留下一条阴暗山路的画面。

      我仰面安静地躺在地上,孩子似乎在耳边小声地哭啼 ,可眼睛快速寻找了一遍也没看到孩子的身影。只是觉得两腋的小鬼不停地冒出来,它们正是一颗颗软弹的汗珠,像极了一个个趴在地上有生命的孩子。

      这时候趴上来一个想与我亲热的男人,边动着身体边问我:

      “那天穿什么颜色的衣服?我来见你!”

      “不要烦我,让我休息一会!”

      我一翻身骑在了他的身上,并打了他几巴掌,于是两人就吵架翻起旧账来。他一个劲絮叨我买的那些东西,毫无节制,我就指责他在外面泡的那些女人,花天酒地。

    男人说不过我,实际上也是他没理,赌气就要离家出走去找小三。

    “你走,这个家就不是你的,而是我一个人的。房产证上也别妄想还有你的名字,以后只会存在我的名字。 ”

      男人一听我这话,态度立马转好,求着同我和好。

      家里的事告一段落,我松了一口气走出门。左手边是一段连接山林的上坡路,尽头处黑洞洞的一片,令人十分害怕,我便养了一条狗守在此处。右手边是一段将要拐大弯的下坡路,这条路一直通向小河公路,我没走几步就看见家门口的小黄池里漂浮着一堆妖怪玩具,玩着玩着真就变成了妖怪,于是被我全都收了。事后醒悟过来,这些小黄池里的妖怪不就是整天勾引他的妖怪么,我又在这个路口养了条狗。

      唯有出入平安 ,家里家外没有乱七八糟的牵扯关系,这个家才会和和睦睦,美满幸福。

      想着我和他,还有乖巧的孩子 ,简直就是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这样的梦算是完整了,我也满足地醒了过来。


      2018.1.7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