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爱情《真海的花束》30善意与爱

文/维薇安米

科幻爱情《真海的花束》目录

上一章《真海的花束》29花束朋友

下一章《真海的花束》31祈祷

真海走到贺雪办公室。

贺雪问:“你去哪里了?”

真海把飞行器钥匙放在桌上:“借了您的飞行器——我去看一个朋友。”

贺雪吧钥匙放到口袋里,然后抬头有些严肃问真海:“为什么不等进行动物注射实验就把F-Megan-β试剂带出去了?”

真海说:“要试验F-Megan-β就得制造出含有α基因的老鼠。”

贺雪说:“这是当然啊——为了试验当然得有小白鼠牺牲。”

真海说:“已经不必制造出α基因小白鼠了——真的已经够了。”

贺雪:“够了?”

真海说:“花束君只要有一只就好了——这世上只需要有一只花束君就够了。”

贺雪忽然笑了出来:“你还真是多愁善感啊!”

真海继续说道:“这不是多愁善感——我们提出的假设是错误的。即使用F-Megan-β拓宽了脑活动的范围,也依然会像现在这样开始退化,被迫回到起点。”

贺雪站起来认真的看着真海说:“这种事情尝试了才知道。”

真海坚定的说:“不试——我也知道。”

贺雪无奈的说:“你能找到治疗伊堇的方法吗?是因为这样才不愿意进行动物注射实验吗?你是不是已经找到了治疗伊堇的方法了?”

真海回答说道:“其实我不知道是否可以治好她——但是和您教我的一样,我会首先试着提出和医生不一样的假设,旁人看来,也许荒诞无稽,但是我想试一试。”

贺雪微笑着说:“原来是这样啊!那我尊重你选择方向。”

真海有礼貌握了握贺雪的手,然后准备离开,贺雪在后面忽然说道:“也许我们可以找到别的防止退化的方法!”

真海没有回头,平淡的说道:“很遗憾——我没有时间了。不论是我还是伊堇。我们时间都不够等待新方法出现了。”

贺雪继续问:“为什么要去医院看望伊堇呢?明明你可以选择先顾着自己这边研究。和你是非亲非故的人。而且对你哥哥和舅舅还做了那样过分的事情。”

真海说:“我无法做到视而不见。”

贺雪说:“你这样是选择牺牲自己吗?”

真海说:“如果不是为了谁而使用这份聪明才智,那么这份聪明才智又有什么用呢——我和花束君存在不正是为了拯救谁吗?这是我认为意义非凡有价值的选择。”

贺雪:“真海——我不想失去你!我们大家是如何辛辛苦苦才将你塑造成了今天天才模样!请你再考虑考虑吧!”

真海:“对不起。”

说完真海关上门离开了贺雪办公室。

贺雪一个人叹道:“这都是弄啥呢——这不是又回到原点了吗?”

……

伊川去了真海母亲公寓。

真海母亲给伊川倒了茶:“你想成为真海家人吗?你是这样打算才来这里吗?”

伊川点点头捧起茶杯喝了一口说:“是啊。”

真海母亲微笑:“这样啊——所以来这里和我打招呼吗?其实没有这个必要——真海并没有把我当作母亲。”

伊川放下茶杯:“不是的——”

真海母亲问:“不是吗?”

伊川说:“真海——有可能变回原来的样子。变成以前的真海。必须想办法阻止这一切。已经没有时间了。真海可能会有生命危险。退化成比以前还要孩童智力水平。但是真海却试图拯救一个她认识的女孩儿。那个女孩儿有可能成为植物人永远沉睡下去。其实我知道真还就是那样的一个人。那也是真海吸引我的最本质地方了。但是——”

伊川忽然哭了起来,哽咽着说道:“但是——可是——那样也太残酷了——请您阻止真海。”

伊川擦了擦自己的眼泪,站起来很坚决鞠了一躬,认真拜托真海母亲:“请您阻止真海!如果您去劝说——妈妈说得话真海一定会听!我已经劝说不了真海了!求您!求您救救真海!救救她和我!拜托了!”

……

医院里面沉睡着伊堇已经醒了过来。

伊堇转头看到了一旁坐着的真海,很惊讶的出声:“真海——”

真海点点头:“好久不见了——”

真海站起来指了指身后专家团队们说道:“这些是接下来要和你的病魔抗争的工作人员们,据说都是优秀的员工,伊董事长让大家聚在了这里——”

伊堇笑了说:“父亲——”

伊帝上前握住了伊堇的手。

望月也安慰说道:“伊堇会没事啊——有真海在一切无需担心。”

真海点头微笑和伊堇说:“我去和医生谈一谈。”

真海起身离开,走在走廊上,看到了急急忙忙朝着自己跑来岳遥和何幸身影笑了:“哥哥们——”

岳遥和何幸哭着上前一把揽住了真海肩膀,真海灿烂笑着说:“你们都来了啊——真好啊。”

真海心中想着:一旦微笑,人脑就会分泌肾上腺素,让人感觉到自己此时此刻是幸福的,自己现在也是如此吧!正因为如此,越是悲伤岳遥绽放笑容,这样才能有勇气面对生活给予所有人一切事物啊!

……

真海走在走廊上和医生讨论着:“随着病症的加重,血液中的抗体也在增加,我做出了一种假设,原因也许不仅在脑内,我想也许有可能——”

真海这样说着的时候,看见了自己父亲微笑着朝着自己走了过来,真海非常惊讶,真海知道父亲是幻影,但是却感到安心,真海闭上眼睛微笑想着:是的,即便身处于也许会深爱着的人的恐惧,我也还是无所畏惧。因为我怀着善意与爱啊。

……

真海给伊堇盖上被子,然后问医生:“已经像这样睡了两天了吗?”

新人医生回答说道:“是啊——该不会已经这样完全封闭自身了吧!那不就已经成了植物人了吗——”

真海不客气打断了新人医生问话:“我相信还来得及——主任医生请和我来一下!”

真海走了两步,忽然摸着自己隐隐发痛的脑袋,一下子晕了过去。

望月很紧张喊了一声:“真海——”

所有人开始慌乱起来。

真海F-Megan副作用效用可能已经扩散脑内大范围了。

……

伊川急急忙忙跑到了贺雪办公室:“学姐!这是怎么一回儿事啊!为什么忽然给所有研究员放假?”

贺雪收拾东西疲惫着说道:“大家都睡眠不足,精神不振的情况下,我想也是没办法好好研究F-Megan-β了——”

伊川着急说道:“但是今天不是给实验老鼠注射F-Megan-α日子吗?”

贺雪站起来看着伊川笑了说:“第二只花束君吗?”

伊川点点头说:“是啊!不是说好了是今天注射吗?为什么给全体研究员放假了?”

贺雪转头去看空空如也的保温室然后说:“花束君世界上只要有一只就好了——这世上只需要一只花束君那样的小白鼠。真海是这样和我说的——即使尝试注射F-Megan-β,最终也会恢复原样,毫无意义。”

伊川上前抓住贺雪肩膀:“什么?那就更不应该让全体研究员放假!而是应该抓紧时间想别的办法啊!”

贺雪猛然扔掉手里试剂瓶,瓶子碎玻璃落在大理石地板上发出了尖锐声音,伊川放开手,贺雪上前一步也是很生气说道:“你以为除了真海谁能想得出新办法来?!!”

贺雪深呼吸,随即平复了一下自己心情,然后认真说道:“我也是尝试了很多新办法,但是看样子都不成功——只有等真海回来了!你出去!让我一个人安静安静吧!”

……

真海大口喘着气,忽然用力睁开了眼睛。

真海看了一眼挂钟上的时间,然后真海想着:“看来我没有时间了——不论是我还是她。一切都得抓紧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