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虎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大虎找到我的时候,眼神红肿,面色苍白,头发披散着,活像刚从哪个炼狱刚出来一般。

当然对于爱情至上的,却把男友捉奸在床的她来说,的确是炼狱一般的际遇。

我做了一桌子菜,有肉有汤,有菜有蛋,冒着热气的米饭在桌上静静等着,就等为了抓现行紧张的两天没吃饭的大虎动筷子。

可是她迟迟不动,饿的头晕眼花的我只好小心翼翼拿起筷子夹她碗里一块排骨,“那啥,要不你先吃点,看合不合你胃口。”

大虎长长吐出一口气,抓起筷子、捧起碗,一言不发的往嘴里扒拉,就像有这顿没下顿那么饥渴和决绝。

看着埋头苦吃、表情痛苦又隐忍的大虎,曾经神采奕奕的那个女孩在我眼前晃了又晃:

刚认识大虎的时候,她是红极一时校花,一颦一笑足以倾国倾城,喜欢她的男孩子要么学富五车、要么高大威猛、要么家境优渥……反正你能想到的、想不到的男孩子都喜欢大虎,这是我一开始特别讨厌她的原因,嗯,可能来自女孩子莫名其妙的嫉妒心理。

不过机缘巧合,和大虎因为一些有的没的的爱好和经历,越走越近。

她在人前总是表现得体,端庄大方,待人谦和,从不抢人风头,也从不和人急眼。

当时有个特别招人烦的男孩子喜欢她,时不时来带着身边的所谓“兄弟”骚扰她,她不急也不恼,只是微笑委婉拒绝,甚至还和男孩子以朋友的身份相处了起来。

和朋友们出去吃饭,喝酒就上头的大虎,也和大家推杯换盏了起来,每次喝的醉醺醺,还笑嘻嘻的问人家是否安全到了寝室。

反倒是和男朋友在一起的时候,大虎特别有“女神”的样子——包包永远在男朋友手中,出门永远是男朋友付账,有什么事情,男朋友必须随叫随到,和闺蜜庆生,男朋友必须作为专业摄影师参与其中,还得负责席间插科打诨、吃完饭付账、将闺蜜们护送回家等等一些了善始善终的行为……总之,恋爱的大虎在人前也是一副令人羡慕的样子。

把碗里最后一粒米送到嘴里的大虎放下筷子,幽幽的看着我,终于说了一句话:“好吃。”说完,眼泪就噼里啪啦的掉了下来。

我手忙脚乱的拿了面巾纸递给她,站在她旁边抱她也不是,不抱也不是,只能张开着双手傻愣着站在那里。

“我决定原谅他。”哭了良久的大虎擤了鼻涕突然说道。“我曾经那么任性、自私,他不都守着我吗,所以我也要等回他去!是我错了,是我不懂得珍惜,是我太飞扬跋扈,才把他越推越远。所以,我要弥补他,弥补我缺失了的爱情。”

她一板一眼的说完,拿起包包,起身走了,留我在原地,惊到下巴脱落。

在我以为大虎就这么以慷慨就义的姿态坚守爱情去了,却在某个深夜,又接到大虎的电话:

“你们是不是都特别看不起我?”大虎描述完这段时间对男友的挽回却没看到他任何回头的迹象后,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瞎说什么呢,我就是心疼你。”

“我俩都要谈婚论嫁了,我怕别人说三道四;而且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他却和别人在一起,那些认识我们的人一定会认为我有问题,我不好,他才离开的。”

电话那端沉默了良久,“嗯,可是,我要振作,我要和他彻底分手!这样,我才能活的漂亮!”

她说完就挂了电话。

可我总觉着刚刚那个在电话里听起来振作的她说出的那段话,怎么都像是为了说给我听才说的。

再见到大虎的时候,已是半年以后。

她换了新发型,穿了一身崭新的火红的连体衣,在人群中格外亮眼。

这半年间,她反反复复折腾了很多回,一会担心别人说自己太犯贱所以要放手,一会又觉着自己还爱他所以要继续挽回,一会又一副不知道怎么样别人才能不对自己指指点点的担忧,总之一副旁人对这段感情的决定才更重要的样子。

直到她请了长假度了个假,彻底和前男友分了手的她,坐在咖啡馆,端起手边的咖啡杯不急不慢的喝了一口,解释自己分手原因是“遇到了别的男人”。

正准备端起的咖啡杯差点洒在衣服上,我抬头吃惊的看着她。

“哈哈哈,逗你玩的。出去了一趟,想了很多,过去我总是活在别人的评价里,想要努力做一个最完美的人,所以容不得有一点一滴的不称心,生怕人家看出来我没那么好,生怕看出来的人,最后还不是我的人,毁了我的’女神’人设。可是到头来,人家的嘴、旁人的看法,我哪能管得住,也不能真的让全天下都喜欢我,都觉着我好。就这段时间,自己独处才想明白。所以,都过去了。”

红唇烈焰的她坐在我对面,还是美的引人侧目,还是得体又端庄,但是总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我说不上来。

回家路上再想起红唇红衣的她,我想明白了大虎哪里不一样了——大学的时候,人家说她穿红色太媚俗,她便再没用过红色。

我突然就笑了:那个摘了戴着处处为别人着想、处处以别人评价为标准的面具的大虎,这才真真儿愿意诚实的面对一个处处都有可能暴露不足的自己。

这样的她,美极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