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毕业那年你发现自己无路可走29]别让你的第一份工作毁掉你

字数 2285阅读 222
我最终也没能实现爸爸说的,好不容易找到的一份工作,要喜欢才有意义。

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01

几天后的早上,收到一条简单的短信,是考试的成绩。140.3分。这样的成绩或许也足以让我在国家公务员考试中成为一个名列前茅的选手了,但却不是这一次的第一。

仅仅一个简单的结果,画上了对大连这座城市的最终句点。我纵使早就可以预料到自己再无希望留在大连,再无希望回到曾经实习过的地方,心里还是舍不得就这样关上那一扇门。最后一次争取留下的机会也被用尽,可还有很多琐碎的事情要做。

大渺在帮我打包所有的东西,我却落寞地望着她忙碌的身影,一遍一遍地问自己:真的就要选择那份工作了吗?真的不得不离开这里了吗?

大渺站在清晨五点的雨里祝我一路顺风,我临走前对她说,我要去北京过半年的苦日子了。我当时的想法是,半年之后,还要争取回来,还要报考实习单位的国家公务员考试。

我拖着箱子拦下一辆出租车,看着车窗上汩汩留下的雨水,心想,老天也一定是因为同情我,才下起了雨。我主观上把它当成是跟我站在一边的。

远处的东山,已经渐行渐远,在雨天缭绕的雾气里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

念彤帮我在北京找到了房子,她在三十几度的高温天气里跑遍了一个又一个房屋中介,最后帮我选定了租金1300块,离我即将工作的单位只有三站公交车的一个小区。

来北京生活之前,我从来都不知道1300块只能租到三室一厅当中的一间,还并不够宽敞干净。这个价钱在大连可以租下完整的两室一厅,而在我并不大的家乡小城,也足以租下一套精心装修过的两室一厅的房子。

妈妈不要我住四五百块的地下室,在她看来,北漂的孩子已经足够辛酸,而地下室是北漂的标志。所以她也拜托念彤帮我找个正规的房子,这是她和爸爸远隔千里之外能干涉的最后一件事了,也只有我住的安心,他们才能安心。

单位又打电话来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入职,我再无往后推迟的道理,于是当天下午就前去报到了。

我最终也没能实现爸爸说的,好不容易找到的一份工作,要喜欢才有意义。我主观上并不喜欢这里,只是着实厌倦了奔波的日子,想要停下一段时间了。


我主观上并不喜欢这里,只是着实厌倦了奔波的日子,想要停下一段时间了。

02

简单的询问过后,主任开始翻箱倒柜帮我找做实验要穿的白大褂。她前前后后掏出了三件,一件比一件脏,我忙说自己也带了一件,不知道可不可以穿自己的。她终于肯停了下来。

依旧昏暗的走廊里,远处有个身影,白大褂没有穿在身上,而是系在腰间,像个健身教练。

“哎,徐楠,你过来一下。”主任朝着黑色的身影喊道。

走近才发现这男生应该一米八以上,高高瘦瘦,黑色的眼镜架在一张稳重的脸上。

“这是新来的,这几天你带着她吧,先让她熟悉一下工作环境。”我们互相友好地点了一下头,然后又参观了一遍所有房间。遇到有人在的房间,我会礼貌地点头问好,尽量记住大家姓什么。

徐楠是88年的,大我两岁,人也很友善。走过一圈之后,他要我以后有不明白的地方尽管问他,对那几个年长的老同志还是尽量少开口吧。

整个下午在反复称量猪肉样品中度过,徒手打开每一个油腻腻的包装袋,并没有人发我一双一次性的手套。让我更加吃惊的一点是大家不管在做什么实验,统统不戴手套,这种廉价而必要的保护措施在这里貌似是一件多余的事情,我也只能入乡随俗。

不到二十人的检测单位,每个人忙得不可开交,仿佛停下来休息片刻会被认为是一件无比可耻的事情。徐楠告诉我,这是因为每个人手里做的都是自己的项目,每个月做的项目越多,拿到的工资自然也就越多。

他说我算幸运,不是五月份来的,那段时间是一年里最忙碌的日子,没有人在晚上十点之前下班,他拍拍我肩膀,要我做好心理准备,因为不定期的送检也会随时到来。

每个人实验过后的各种瓶瓶罐罐全都收在半米高的塑料桶里,不是因为有专门的清洗设备,而是要拿到一个永远坐在清洗槽旁边的大妈面前。她是单位每个月花1500块雇来的,唯一的工作内容就是清洗这些瓶瓶罐罐,就像饭店后厨的洗碗工。她虽然没有特别的权利,可每个人却都要看她的脸色。

“刘阿姨,我下午要用20个鸡心瓶,麻烦您帮我先刷出来好吗?”

“已经在刷了,没看我都没有停过嘛......”

“哦,好的好的,嘻嘻......”

另一个同事匆匆跑过来,“刘阿姨,我昨天要的35个50毫升的离心管已经刷好了吧?”

“在后边的桶里,还差最后刷一遍,实在着急的话,你自己来刷咯!”

这究竟都是些什么风气?作为初来乍到的新人,我只能在留心观察的同时庆幸自己还没有独立的实验项目,不用和这么强势的大妈有正面交流。

脾气暴躁的刷瓶大妈还没让我彻底适应,我就迎来了新工作里的第一个“挑战”。第二天一大早去到单位的时候,就被主任叫到另一个房间。

“今天你先别跟着徐楠做了,这里有100个新买来的容量瓶,你一会儿跟王老师学学怎样拴住瓶盖,然后把这些都拴好,再全部清洗干净,做完到隔壁找我......”她扔下这些话就匆匆做实验去了。

她说着倒是轻松,可是即使栓瓶盖这样的小事也是需要从头学起的,手法不对就会拴不结实,到头来全成了白费功夫。轻轻敲开王老师的办公室,他给我演示了两遍,就埋头去写自己的文章了。

我按照他的教法,从第一个开始弄起。原来看似简单的工作,做起来也都不容易呢。我知道自己还没有完全熟悉工作内容,更不用说有能力去独自承担一个项目,所以哪怕做些这样琐碎的小事也会觉得是一种锻炼。

从上午九点到下午三点,除了中间匆匆吃口午饭的时间,其他时候都在低头摆弄着往复穿插的线头,技术也从生疏变成熟练。将近一天下来,也算是掌握了一门“手艺”。我把清洗干净的容量瓶一个一个摆到了架子上,收拾好实验台上剪碎的线头,就到隔壁的实验室继续帮忙了。

本以为栓瓶盖这件事我做的算是尽善尽美了,却没想到第二天早上会意外地受到一通批评。


你的关注和喜欢对我的梦想很重要,感谢支持❤

作品持续更新中,具体目录请见:昕璐妹作品小站

想要看到我的更多连载作品,敬请关注简书连载风云录里面的青春校园连载投稿专栏

谢谢支持,么么哒~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