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以为青春的后遗症――骶骨骨折记 - 草稿

活力与激情的体现就是动力无限。而人近中年之暮,依然无时无刻不想展示自己依然活力四射,然自己的骨骼用事实告诉自己不再青春。6月1日儿童节,经过两次不屈不挠地冰摔,终于骨折了,好在是骶骨。

人们对重逢过往总是无限迷恋,包括体育运动,尤其在大学期间曾经被别人赞许的唯一一项体育运动,虽然表现并不突出,但对于考试一次过关且能摔跤都能摔得无比优美的滑冰运动,与虚荣也得来个假装的热爱,因此并未顾及日益减少的钙质和日益增加的脂肪的影响,毅然决然租了冰刀,陪儿子踏上冰场。几圈战战兢兢后,自信满满放开了步伐,然青春早已不再,摔得也不见玲珑曼妙,结结实实臀着地,一次摔,不够狠,再两圈后继续摔,直至应验了那句“女人就应该对自己狠点儿”的话,颈椎震荡,眩晕方下场。

摔后真没觉得如何痛,接着还陪儿子过了钢琴课,参加了朋友的家庭烧烤,直到儿子坐在我腿上才觉剧痛无比,已然觉得大事不妙,但为了避免被炮击,依然装作没事儿的样子,早起做饭,做着家务,并且自己触了下诊,未感骨擦音,心中不免侥幸。直到上班第二日,疼痛已经实在难以忍受,并外用药不可止,方去拍片证实的确骨折。

原来骨折并不如手术,三天后基本不痛,而是越来越痛,直到第六天,疼痛才逐渐减轻。

看了医生,嘱卧或立,并静养。而与我静养无异于废人,因此依旧上班,只是被动地小心,幸好班上孩子们能干,并不需要我做许多,其实在班上被照顾更多 。每日自感成了多余的影子,除去了往日的风火,走出了宫廷里娘娘般温柔的步伐。此刻倒能理解师傅患病后被家人呵护得焦躁不安的心情。人必须得每天活出价值,否则像废人一样,心情一定是异常糟糕。

在家里儿子依然要我陪着去广场玩儿,第四天时已经坚持不得,无奈告诉了他:妈妈好像骨折了。孩子真的长大了:“妈妈我真的不去了,我给你按摩吧!”虽然方法并不可取,但诚意可嘉,并每隔三五分钟就来关切询问。因为儿子知道了,所有也就漏了馅儿,比想象要好,只是挨了几顿骂。

其实不是每个人都耐得了清闲,俯卧和站着,亦不是最佳姿势,那种对坐位的渴望是身体对记忆的本能,很多次见床想坐和躺的欲望折磨着关节的相思,有如雷池不可逾越地痛。

几天来为防废退,练就了双脚和双手的灵活配合,可以用脚来捡东西递到手上,不用弯腰,所以拖拖地,做做早餐,洗洗衣物也是可以的。包括做做简单的麻醉。说到麻醉,真的见到了几十年不遇的麻醉后“罕见”尬象,哈哈这个非专业人士不可听。

人们总说“祸不单行”,其实痛也如此,且应邀成了“三”,接踵而至。怎奈抵不过我的没心肺的心态,依然微笑着无赖着在这里东扯西聊,打字偶尔看窗外渐暮的天色和逐渐亮起的灯光。

今天对于高考的孩子们,天气真的不错,没有艳阳也不见阴霾,阳光躲闪着的凉爽,或许能赶走考场上的孩子们并同等待着的家长们内心的焦躁。清早朋友圈中就见许多为考生祈福的话语,我也为孩子们求了福,只不过是在心里。高考对于每个经历过的人都是一场不开心的梦,即使金榜题名。因为逐梦的过程无比艰辛,多年挥之不去的影,依然会时常出现在梦里,而且都是名落孙山的遗憾和恐惧。

自己始终认为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人,也就是别人口中的心态好。的确如此,一个二十六年前能以物理仅38分的成绩考上了一本一,心态好的可见一斑。在以后的生活中亦如此,否则也不会日渐贵妃般肥胖。亦如折了骨,依然笑笑。其实生活就是如此,忍和坚持才是笑容背后的隐。让自己没心没肺地继续吧,用钢铁做心前的盾,不觉伤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