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利美康事件:她才19岁,就这样死得不明不白

96
吕白Alex 94d76265 aab1 4559 8d12 1da9f6be21ce
2019.01.09 18:28 字数 2616

假设这样一个场景:


如果你的妹妹或者女儿,去医院做手术,你焦急地在门外等候,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四个小时……到了预计结束的时间,还没看见她出来,这个时候你会怎么做?


是不是会心慌地找到值班医生,要进去查看情况?


而这个时候你发现,医生、护士脚步匆匆,神色不安,吐字含糊不清,模棱两可,迟迟不告诉你,手术室里面的情况,你会怎么想?


是不是会想——“完了,不会出什么事儿了吧”,然后急切的想见到她?


可这个时候,你被阻拦在手术室门外,医生护士死活就是不让你见。直到三个小时之后,他们通知你,你的妹妹、女儿已经死在了另一家医院。


这个时候的你,是什么心情?是不是感觉五雷轰顶,几近晕厥?


这不是故事,这是两天之前发生在贵阳利美康医院的真实案例。



新的一年,1月3日,贵阳女孩夏丽莎在母亲的陪伴下去到贵阳本土最大的整容医院——贵阳利美康整形医院,进行隆鼻手术,结果却离奇死亡。


根据术后整容医院的抢救记录,丽莎是下午1点35分进入手术室的,四个小时后开始陆续出现痉挛、大汗淋漓、血压降低等一系列紧急情况。


在手术室外等候的母亲不明白,在进去之前,医生告诉明明她,手术将在4个小时后结束,但为什么,这么久了女儿还没出来?她多次询问值守的护士,得到的都是含糊不清的回答。


接着,她发现护士医生开始“忙碌起来,行色匆匆”,便觉得非常不对劲,她想进去看看女儿,但是一直被阻拦在手术室门外。


直到晚上8点多,院方才告诉母亲,女儿因麻药过敏被转院到隔壁贵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抢救,而当她赶到时,女儿已经被宣布死亡,鼻子、眼睛、嘴巴都在往外流着血……



好好一个人,怎么说没就没了?


丽莎到底是怎么死的?至今院方都没有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丽莎的母亲再三要求院方告知事情真相,院方以“手术出意外是可能会有的,我们也不想,你们不要在医院大声喧哗,会吵到其他病人”为由,躲避询问,出事到现在,没有一句道歉。


此次事件中,丽莎的死亡,有以下几个疑点:


1.术前的体检报告告难是假?

术前检查报告显示丽莎的身体状况一切正常,可以进行手术,院方也告诉丽莎的母亲“这种微型手术是没有风险的”,那为什么院方最后又说丽莎是由于对麻药过敏,有遗传性恶性高热死亡的呢?


2.什么是恶性高热?

什么是恶性高热,院方没有解释。尸检报告还没有出来,院方就对外统一口径,不是他们的问题,是“夏顾客自己的体质特殊”。


3.为什么不及时救人?

丽莎既然在下午5点多久出现异常情况,为什么不及时通知家属,并且在黄金时段送医?

根据贵阳附院的相关记录显示,丽莎是7点45分被送过去的,送过去的时候人已经没有了生命特征。

那么请问,在5点到7点的两个多小时里,医生们在干什么?

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丽莎在痛苦中挣扎至死吗?

要知道,最终负责急救的贵医附院离整容医院只有8分钟步行路程,仅仅相隔一条马路,就这一条马路却把丽莎拦在了生命的大门之外。


4.为什么瞒着亲属?

最匪夷所思的点在于,既然病人已经出现了不正常的反应,为什么院方选择瞒着手术室外的直系亲属,偷偷地将丽莎从医院的楼梯送往贵医附院抢救?

是觉得十几层的大厦,走楼梯比坐电梯更快吗?

走楼梯倾斜的角度会导致病人出现什么情况,难道院方最基本的常识都没有吗?

这是在加速病人的死亡!

想想画面都觉得触目惊心。

假设当时丽莎还有意识在,被这样颠簸的送往医院抢救,她当时该是多么痛苦无助!


7点45分送往贵医附院,8点15分宣布无效死亡,在这期间,丽莎的妈妈还在一个已经空掉的手术室门外焦急的等候,而这个时候,贵医附院希望通知家属丽莎死亡,利美康的医生回复“家属在外省,赶不回来”。



这是有多没良心,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啊!


人家妈妈在外面苦苦守候,你们却在马路这边残忍地阻止人家母女见最后一面,真正是历史上第一刽子手啊!


丽莎的妈妈在术前特地加钱,希望由院长亲自操刀,只求买个安心。而这位主刀医生张某某却在事发之后离奇消失。


丽莎的尸骨未寒,人间的恶也没有终止,比死亡更可怕的,远不止这些。



1月4日,贵阳本地媒体——贵州都市报记者李俗语发布了这次事件的新闻,从接到线索到发布,整个过程用时3小时20分,是全国第一个发布这篇报道的记者。


结果,1月4日晚,这篇报道就被离奇删除了。



以下是他本人在知乎上的陈词




邪恶的力量远不至此,1月4日夏姐姐陆续接到各种匿名要求删帖的信息,还有各种媒体陆续删稿的消息。



(要求删帖的微博消息)


还有发生过类似案例同样被掩盖过去的情况



微博上丽莎的姐姐求助的媒体——最后都杳无音信



最重要的是,热点一旦过去,丽莎亲属伸张正义的力量就会无比弱小,甚至可能被报复,但是我们知道,热点总有一天会过去,可是谁来保护他们呢?



人到底能坏到什么地步?

对生命能漠视到什么程度?

利美康对此做出了最新的诠释。


这件事让我害怕的地方在于:

我不知道如果这个事件中死去的是我的妹妹、我的女儿、我的妻子,我的家人或朋友,我该怎么办?

在医院吗门口静坐拉横幅?会被院方人员暴打;

找媒体发声报道?没有上面的指示,媒体不敢说话;

在网上曝光寻求舆论支持?这好像成了目前唯一一丝希望。


可是有多少人能看见,多少人看见了能帮我,多少人帮我了就能成功呢?

我的女儿已经死了。

我多么希望,手术台上死去的是自己而不是女儿,她才19岁……


有人说:我可以这一辈子不去做整容手术。

但是,你能保证这辈子都不生病?

怕只怕,躲得过整形医院躲不过无良企业,躲过了危险和病痛,也躲不过权力和邪恶。


不要问丧钟为谁而鸣,是前人早就告诉我们的道理:

“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

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19岁的生命,随同贵阳的第一场初雪消逝。

雪落无声,但生命不能走得悄无声息。

我可以死,但不能死得不明不白。

我可以被病魔缠身,被意外夺命,但我不能容忍自己被同类草菅人命,不忍心看着妈妈为我奔走哭泣,更不想看着杀我的凶手逍遥法外,继续留在这世间作恶,不想让无辜的生命来和我作伴。

“人可以被毁灭,但不能被打败”,我不想被打败!


我们要让每个生命都死得其所。

夏丽莎已经死了,剩下的事就交给我们了。


春节快到了,丽莎一家没法再过个好年,但你的每一次转发和每一个“好看”,都可以让他们不那么难过。


但愿明年冰雪消融之时,正义的春风也会到来。


作者 | 脱发妹妹、仲夏

图片来源丨知乎

公众号丨新青年图鉴

新青年图鉴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