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外星人”为什么会模仿人类?这本书可以给你答案

文/学乃身之宝

电影《疯狂的外星人》相信很多人都看过,里面搞笑的场景有很多。

让我印象最深的是外星人模仿人类,教训人类那一段:

外星人模仿人类喝酒,让沈腾骑自行车,让黄渤给他倒酒,举手投足间看到的就是我们人类自己,我想,这也是这部电影搞笑的主要原因。

但我们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这个外星人能够模仿人类?

其实,我们都知道,模仿,是人类和灵长类动物的天性,影片中的外星人设定的原型也是猴子,他的模仿行为应该说是天性。

同时,这里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几乎只有人类和灵长类动物才会模仿,甚至能够从模仿中获得快乐?

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们要从《我看见的你就是我自己》一书中寻找了。

不要被这个书名所迷惑,这本书不是一本鸡汤书,它说的是,我们在观察他人时会将他人置换成自己,就好像在镜中注视着自己

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理解,一是共情,二是模仿,也就是说,我们人类之所以为人,且能够把文化传承下去,都离不开这两方面。而我们能够拥有这两种能力,是因为我们大脑中有一个神奇的神经元——镜像神经元,这也是这本书要阐释的主要问题。

这本书并非是一本学术专著,而是一本采取"对话"方式介绍镜像神经元的发现和作用的书籍,比如它的发现对诸如神经科学、心理学、社会学,以及语言学等领域都有重要影响。

这本书的作者有两位,一位是意大利记者、散文家,《意大利共和国报》文化版主编安东尼奥•尼奥利,负责提问部分,另一位是国际知名神经科学家,欧洲大脑与行为学会前任主席,意大利帕尔马大学神经科学系负责人,人体生物学教授,镜像神经元发现者,神经科学领域最高奖项Brain Prize获得者贾科莫•里佐拉蒂,负责回答部分。

今天的文章,我们就简单介绍下什么是镜像神经元、以及共情和模仿对我们人类的影响。

1.镜像神经元是什么?

书中揭示了一个秘密,即人和灵长类动物的大脑里有一组能够促使模仿行为的神经元,即镜像神经元。

也就是说,镜像神经元能够使灵长类动物和人类看到他人行为时,就能"感同身受"地体会到一些情绪,仿佛自己亲身经历一般。

里佐拉蒂在回答时,阐释了镜像神经元发现的过程:

他带领自己的团队,研究猕猴在自由的运动环境中,观察在什么情况下它们的神经元会兴奋。结果发现,猴子在观察人类取食的时候会兴奋,还会在它们自己抓取一个物体时会兴奋。

也就是说,有一些神经元既会在猴子完成动作时激活,也会在观察研究人员完成相同动作时激活,而这些神经元就是镜像神经元。猴子看到研究人员取食时,就像从镜子中看到自己抓取物体一样,这就是我看到的你如同我自己。

这一发现颠覆了此前科学家们对人类认知机制的研究结论。

此前的科学家,如巴普洛夫和斯金纳等人,他们的经典研究都是在证明人类具有学习的能力,但镜像神经元的发现,让我们知道很多认知功能未必是“学习”的,而是“天生”的。

里佐拉蒂还举了人们“学会”走路的例子。他认为,我们并不是用“学会”弹钢琴、下棋等活动的方式来“学会”走路的,因为真正让我们学会行走的是神经系统的发育。换句话说,走路和下棋,虽然是“学会”的,但描述的却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现象。

2.镜像神经元的发现,帮助我们很好地理解"共情"这个概念

里佐拉蒂认为,我们并不是通过认知的方法理解他人情感的,而是像亲身体会到一样直接去感受的。

他通过另一个研究团队得出结论的:他们先用气味激发情感的共识,为实验对象展示表达类似感情面孔的图片,然后监测在两种不同的条件下,大脑是否激活了同样的区域,最后他们找到了相同的体素,也就是核磁共振图像上相同的位置,这些位置既在自然刺激条件(比如闻到臭鸡蛋的气味)引发情感时兴奋,也在实验主体看到,或“读到”别人表达同样的情感,即“恶心”时变得兴奋。

也就是说,我们看到别人哭或笑时,自己也会跟着哭或笑,而这就是共情,我们预先准备好用共享的方式和别人一同行动。

这也是为什么现在的具身认知观影响力逐渐增大的原因,因为身体是心灵的镜子。

人的思维过程、身体过程和情绪过程,是互为隐喻的,也是镜像的,而人的身体,特别是外表,是很容易看到的一个镜像,所以通过观察它可以引出很多思考。

更重要的是,因为镜像神经元的存在,我们看到他人外表带来的感受,也是理解自己的一次契机。

3.镜像神经元,对文化传承有重要意义

前面说了,镜像神经元的发现,让我们很好地理解了共情,而共情会带来文化的传承。

也就是说,我们生来具有镜像神经元,能够感受到他人的感受,于是我们可以将自己的观点和见解传递给他人,影响他人,于是社会群体中的文化现象就产生了。

就像里佐拉蒂说的:“这是一种非常神奇的生物资源,我信任你,你也信任我,我知道我可以模仿你或被你模仿,如此就能建立联系,织成一张人类社会的巨大网络。

可见,从生物进化的角度来看,我们必然是一个人类社会。

另外,镜像神经元就像一面镜子,它促使我们人类去模仿,里佐拉蒂从神经科学的角度阐释了两种模仿基本类型,一种是简单模仿,即不要学习,直接跟着对方做即可;另一种是模仿再学习,即模仿后有自己的创造,而这种模仿能力就是人类文明得以发展的关键因素。

就像古时候第一个学会使用石器的人,然后其他人开始模仿,后来又慢慢学习加工、创造,逐渐发明自己的工具,可以说,每一次模仿和进步都是人类群体文化的一部分。

若我像你那么做,我就成了你。

《我看见的你就是我自己》这本书在刚读时,或许会觉得很枯燥,但是,当我们跟着问题一个个读下去时,会发现这本书的魅力,因为那是一场跨学科的深入对话,也是一次多元思维的共振

另外,书中对于自闭症儿童的治疗,也给出了相对科学的对策。比如,父母要在儿童的关键期(一周岁前)观察孩子的“模仿”能力,因为自闭症儿童之所以不能与人正常交往,就是因为镜像神经元存在发育迟缓或缺陷的问题,而父母如果可以在这个关键期发现问题,有意识地给予孩子正确的交流刺激,会大大改善孩子的症状。

更重要的是,读这本书,可以满足人们对了解自己的好奇心。毕竟,认识自己,是我们自己的事儿。

本文完

感谢您的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