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

不知道为什么年龄越大,母亲的面孔却离我越来越近。想念母亲的次数胜于任何人。母亲在天堂过的可好?很久就想写写,却总是无从下笔,但是心里的念想总是挥之不去,于是,那就一件件理清母亲在我心中的印象吧!然后,再一件件写。我不擅长讲故事,也总是会想到哪里说到哪里,最后往往啥事也讲不清楚。但这次,我希望我的叙述是理性的,深刻的,真实的,并有思考的。

年代虽然不同,但是,女人在家庭在社会在子女中所带来的问题悲剧却如此雷同!随着时间和年龄的增长,我反而觉得,家庭悲剧真相越来越清晰!

我的母亲的一生都是一个悲剧,她活的很痛苦,导致她50多岁就因胃癌离开我们,如今算来,她离开我们有13年了。我和弟弟对她的思念和亲近是在她去世以后,父亲对她的愧疚和思念大概也是在她去世之后吧!但一切都已无可挽回!我从记事到现在都在告诫自己,不要活的像母亲一样。我从小和母亲不是很亲,因为我是被祖母带大的。


一.母亲的原生家庭

母亲是上个世纪50年代生人,如果活着的话应该60多岁了。她生活的年代虽然物质匮乏,但她却备受我外婆的宠爱,因为她上面有3个哥哥,下面有1个弟弟,全家人只有她一个女孩,就算弟弟都要让她三分。

在教育子女上,外公外婆大概比较松散,对母亲的宠爱也是笔糊涂的爱。母亲常常对我说,在家里做女儿时外婆都会让她睡觉睡自然醒,母亲又爱睡懒觉,常常到中午才起床,外婆从来也不会责备她,可是过多的睡眠,也是不健康的。从来不让她上地、做家务,啥事都顺着她的性子来。所以,她从没有早起床的习惯;没打理家务的习惯;作为一个地道的农民她也不会种地。由于她的任性,上了几天学,不愿意学习就算了,除了自己的名字之外,其他大字不认识一个。在遇到其他难做的事情,外婆总是对她说做不了就不做了,去歇着吧。在她眼里这就是外公外婆宠她的全部方式。

外婆的溺爱方式,导致母亲从小身体虚弱,没有其他农村女孩那样健壮的身体。做事情也没有持久性,即使做也总是慢腾腾,没有效率。但是母亲皮肤白嫩,一看就是一个不下地干活,没经过风吹雨打的主。

母亲还说过,她的二哥是一个能工巧匠,是一个非常棒的裁缝,做的衣服非常漂亮,二哥很想把手艺教给她,结果,学了几天觉得麻烦,死活就不学了,任凭谁劝解也不听。可见母亲是多么的任性。可惜,等母亲再想学的时候她的二哥,也就是我的二舅已经得了不治之症去世了。母亲时常说起二舅,也许她是后悔小时候的任性没有习得一门手艺,或者也是思念唯一疼爱她的哥哥走的太早了吧!

或许外公外婆的家庭管理方式真的有问题,也或者教育子女的方式有些糊涂,直到现在,外公外婆去世后,我的剩余的三个舅舅是这样的。大舅当过兵,我印象中长得又高又帅,刷牙洗脸穿衣打扮,每天都做的有条不紊,这在上个世纪90年代的一个小山村,可以说很是鹤立鸡群了,但是不知为啥却一生未娶。现在七十多岁了,与邻居,亲戚朋友都绝交了,一个人和一头牛为伴,要么到山上去放牛,要么就是去附近村子里给人磨剪刀,磨菜刀,这是他生存的唯一手艺。直到他放不动牛了,磨不了菜刀了,家里也穷的破烂不堪,仍然蜷缩在老屋里不接受任何人的帮助和爱意。听我的表妹说的,也就是她从小曾经最疼爱的侄女(三舅的女儿),表示尽份孝心都被他骂了出来;令人不解的是连政府的扶贫款他也拒不接受。(未完再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