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条疯狗

哪条疯狗?

我一直有个疑问,现在的狗怎么都不咬人了?

记得小时候,远远的看到一条狗,我就吓得爬到父母身上了,做梦都梦见被狗咬,吓醒后哭了半天。

现在呢?路上一边打电话,一边走着,和一条全身稀脏的野狗擦身而过,躲都懒得躲一下。


1、

小区里有一条疯狗的消息,在业主群里传开了,22栋的一个小孩差点被咬,为了以防万一,家长把孩子带到防疫中心去了。

大家都竭尽所能地把情况描述得恐怖一些,以惊醒那些不以为然的邻居。

8栋的“不学无术”说:那条狗是棕色的,走路有点瘸腿。

17栋的“生活加点盐”说:疯狗看上去和普通狗没有什么区别,它甚至还会摇尾巴。

36栋的“狗尾巴草”说:这狗跑起来飞快,瞬间就到面前了。

42栋的“双胎妈妈”说:那狗脏的很,别说被它咬,碰一下估计都会染上什么病毒。

……

天啊!这是同一条狗吗?

这可不像古人写诗,同是写月亮,张若虚说“愿逐月华流照君”,苏东坡说“千里共婵娟”,都是异曲同工,妙不可言。

没见过那条疯狗的人,此时只觉得惶惶然,这狗到底长什么样啊?


2、

位于翡翠路2号的这个小区,在这一带以它的巨大著称,一共50栋楼,满满当当地塞着上万户人家。

为了不显得压抑,房屋采用了肉粉色的外墙,年月一久,东一块西一块地掉了皮。用白色的漆补了,站定了仔细看,总能看出些形状,想用各种颜色去填涂它们,仿佛这样,它们就会从墙上走下来,讲个故事,或唱首歌什么的。

最近,小区正闹着换物管的事,有人建议业主代表去找物管,让他们出面把疯狗找出来,处理了,也算是为业主做的一件实事。

于是,作为业主委员会的一员,李开友被安排去找物管。聊了一会儿,物管的保安贾队长答应出马,成立一个三人小队专门搜查小区。可两天过去了,没找到疯狗。

不过人们的注意力也很快被分散了,最近物管对小区车位的管理出了新规,大家在群里热烈地讨论着利弊和对策。

直到第四天下午,疯狗再次出现。

这次,是李开友亲眼看见了那条疯狗,它和小区一条宠物狗一起嬉戏,突然,宠物狗被咬了一口,惨叫一声跑了。

疯狗回头,正好撞上李开友的目光。李开友吓得把书包拿到胸前,哆哆嗦嗦想从里面找个武器。

疯狗许是被吓到了,扭头跑了。李开友半响才动弹了身体,摸出手机在群里发消息。

“疯狗又出来了,还咬伤了一条宠物狗。”

“我不懂狗,说不清品种,狗狗是黄色的毛,大概小腿那么高,被咬到靠近屁股的位置,请狗主人注意检查自己的狗。”


3、

业主群一下又炸开了,如果李开友说的是真的,那条宠物狗则已经携带了狂犬病毒,其他的狗也都有得病风险,更可怕的是,现在并不清楚是谁家的狗被咬了。

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发了自家狗狗照片到群里,@李开友,问被咬的狗是不是自己这条。然后,陆续有照片发到群里,不到一个小时,就有20多张照片了。

李开友已经看花了眼,如果说,一开始他回答时还很肯定,到后来他已经晕了。什么金毛、贵宾、哈士奇、拉布拉多、秋田,他平生第一次知道狗有这么多品种。

像多年前,第一次上麻将桌,上家“清一色”、下家“杠上花”、对面“连七对”,正傻眼呢,观局的人把你的牌一推:“十三幺”!

突然,手机有来电,是物管的贾队长打来的。

“李老师,你快到5栋后面来看看。”

李开友心里有所预料,跟着就过去了。小区太大了,连跑带找,李开友花了快10分钟才赶到5栋,他觉得还是第一次走到这边,以前没发现,小区里竟有这么一块地儿。

一个十平米左右的小花园,里面开着粉色、蓝色的花儿,李开友从没见过这种花。花园旁边有一条石凳,可以坐两三个人,上面有一滩浅棕色的污渍,让人一看就不想再坐了。

李开友找了半天,没看到贾队长,给他打电话,也没有人接,再打就暂时无法接通了。李开友又转了一圈,既没有人的影子,也没有狗的影子,已经到吃饭的点,就回家了。


4、

回去一进群,事件有发展了,5栋1705的业主说自己的狗狗不见了,还发了一张照片。

李开友一看,就是这条狗被咬了没错。

随着李开友的确认,邻居们开始七嘴八舌,有的松了一口气,有的忧心忡忡,有的运筹帷幄,总之要检查自己的狗,看好自己的狗,像看小孩子一样看着。

刚吃过饭,5栋1705的邻居就来敲门了,李开友隔着门问明身份,给开了门。

狗主人是一对夫妻,说的是刚结婚,不打算要小孩,就养了一条狗,取名叫塔塔。今天两人在楼下打羽毛球,就放塔塔自己玩一会儿,结果就没回来了。

他们问了李开友发现塔塔的具体位置,被咬之后塔塔往哪里跑了等。女人看着很伤心的样子,眼角都是红的,李开友安慰她说:“别急,也许晚点狗就回来了!”

“我觉得她回来过,做晚饭时好像听见她在门外叫唤,等开门时,又没有看见。”女人幽幽地说。

“别吓人了,咱们回吧!”男人打住了女人的话头:“大哥,李大哥对吧?谢谢你,我们走了!”

送走了邻居,李开友心不在焉地看着电视,他又给贾队长打电话,还是无法接通。

晚上睡觉时,李开友的老婆说害怕,非要抱着他睡,摸着老婆温热柔软的身体,李开友却没有亲热的心情。他安慰老婆说:“你怕啥?该怕的,是小区外的宠物医院。哈哈哈……”

是夜,深了,几声狗吠从远处传来,李开友醒了,翻个身,又迷迷糊糊睡了。


5、

第二天,第三天,业主群里又渐渐转移了话题,大家开始讨论房屋限购等热点,女人们忙着拼团买虾,买水果。

就像微博上的热点新闻,火一阵,就过了,除非,有什么官方出来发声。

说官方,官方就来了。

晚上,群里的“我心飞翔”发言:听说有个保安失踪了,几天没回家了,警察下午就过来了,现在家属还在和物管协商。

李开友看到这个消息,背上一阵冷汗,他赶紧给贾队长打电话,还是无法接通。坐立不安的李开友思忖半天,给老婆讲了这个事,两口子决定,去说明情况。

等电梯时,撞上警察和物管人员。原来,警察刚得到消息,贾队长失踪期间,除家人与单位以外,多次联系他的号码再次给他来电,而这个号码,就是李开友的。

李开友如实交待了情况,安抚好妻子,他和警察一起去5栋查看情况。

有物管的人在,这次很快就到了5栋。警察的手电筒,发出惨白的光,在花园,石凳,和水泥柱子间晃动。

突然,一只狗从白光中穿过,速度不算太快,李开友看得很清楚,这狗,不是那天咬人的疯狗。


6、

一行人正在5栋周围查看,撞上两个人,着急忙慌的。像是几十年前,急着去看戏的村民,这边戏已经开演了,那边门票却找不到了,念念叨叨,你推我搡。

李开友一看,是1705丢狗的两口子,女人手里拿着个红色的项圈,项圈上吊着一个蓝色的狗牌。

原来,有人把塔塔的狗圈儿挂在门把手上,女人又伤心又害怕,拉着男人要去物管查监控。

正好了,几个人一起去物管中心。

翻了几十分钟的监控,终于看到一个可疑的女孩,看上去是个学生,中等身材,偏大一号的浅蓝色体恤,染成黄色的头发,就仿佛顶了一头狗毛。她在17楼下了电梯,大概5、6分钟后,又回到电梯,直接到达负一楼。

警察又把监控拖回去看,他自言自语:“怎么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李开友和女人都发现了,第二次进电梯,女孩的脖子上,少了一个红色的项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