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被姐姐陷害坐牢,出狱后被姐姐利用嫁给高冷男子......

第一章 众叛亲离

满天铅云黑沉沉的压下来,小雨淅淅沥沥,打湿了郊外这所墓园。

叶瑾瑜停在墓园的大门前,寒风将她单薄的衣摆吹得纷飞四起,她却无知无觉般伫立在那里。

三年了……

叶瑾瑜捧着怀中的白色鲜花,轻轻地闭上眼,那些痛苦的回忆像潮水一般涌来。

她替姐姐坐了三年的牢,本以为出来之后还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可最疼她的外婆却走了,她在狱中都没能见到外婆最后一面。

就算是今天出狱,唯一来接自己的人是多年死党。如果不是她,叶瑾瑜还不知道外婆今日就要下葬。

平复了积在心底的悲痛,叶瑾瑜缓缓睁开眼,望着一众叉腰的亲戚。

他们看她的眼神就像看到了什么脏东西,各个面上露出鄙夷或嫌弃的神情,更多人则对她避之不及。

“你还有脸来?她老人家已经安息了,拜托你别扰了墓园清净!”

没理会周围的言言碎语,叶瑾瑜举步就要往里走。

然而有几个看她不顺眼的亲戚从人群里走出来,不但堵住了叶瑾瑜的路,还朝她厉声呵斥道,“滚,叶家没有你这种人!”

“叶家出了你这个败类,真是家门不幸。”

叶瑾瑜被那人的话气得浑身颤抖,正想发作,余光却发现了不远处的父亲。

所有的难过都在此刻消弭无踪,她踮着脚尖,立即冲里面叫了起来,“爸——”

刘昶缓缓转身,在看到叶瑾瑜的时候整个人一愣,他快步朝这边走来。拦着叶瑾瑜的亲戚见此,只好先退开了几步。

叶瑾瑜心中顿时百感交集,望着刘昶走近,她强忍着撑出一个笑脸,“爸爸,我终于……”

“你来干嘛?”刘昶皱着眉头,眼底闪过一丝厌恶,上下打量着自己女儿,“是谁通知你的?”

叶瑾瑜的笑脸僵住了,可她没想到,这仅仅只是开头而已。

“我已经跟你断绝父女关系了,你以后不准再来叶家。”

叶瑾瑜心头一颤,脸上的表情从不可思议到转成浓浓的悲切,她压下心头那份不安,忍不住问道,“爸,我入狱三年,别人不清楚是什么原因,您还不清楚吗?我分明……”

“啪——”

清脆响亮的耳光声回荡在墓园上空,叶瑾瑜的脸被打的扭到一旁,她白净的小脸上瞬间升腾起五个淡红的手指印。

所有人瞠目结舌地望着打人的刘昶。

他们没想到,这个入赘了叶家,向来斯文和善的男人,原来还有如此强势的一面。

叶瑾瑜捂着被打红的半边脸,懵在了原地。

“什么原因?你还有脸提这件事?要不是你杀了人被关进去三年,你外婆怎么会被你气病?”

“外婆是因为我……”

这个消息如五雷轰顶,叶瑾瑜双眸霎时漫起了一层水光。

为什么?

这些人里有她从小尊敬的父亲,有她带血缘的亲戚,她明明就是替姐姐去坐牢,可他们却都像恨不得她死……

迷茫中,叶瑾瑜看到了人群后的姐姐,叶瑾懿。

她穿着得体的黑色小套装,撩了下蓬松的卷发,水润的眸子瞥了眼这边,又转头和身边帮她撑伞的人低语起来。

叶瑾懿是没看见自己吗?叶瑾瑜急切的呼唤起来,“姐姐!姐姐——”

从小和自己关系亲密的姐姐,她一定会帮自己说话的。更何况自己是为了她才坐牢的,她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

叶瑾瑜连着呼唤了许多声,叶瑾懿都像没听见般,和身旁的人越走越远。

叶瑾瑜难以置信的怔在原地。

“赶紧走!”刘昶不耐烦的推她一下,众人立刻都上前起哄,叶瑾瑜本就在晃神,被狠狠地推搡倒地。

冰凉的雨水落在她身上,她浑身发冷,却抵不上心底的一分寒意。

这就是她拼命维护的姐姐,看着自己如此狼狈,却视若无睹。

她为她坐了三年的牢,如今看来,就是个天大的笑话!

“叶瑾瑜?”

就在这时,一道低沉醇厚的声音穿过冷风冷雨在她头顶响起。

叶瑾瑜狼狈的抬起头,背后是漫天的雨幕,和一个为她撑伞的男人。

眼前这个男人生了张颠倒众生的精致容颜,狭长又漂亮的眼睛,充斥着十足的威慑力。在寒风雨雾中,那个顶天立地的身影显得如斯冷峻。

他像是在认真的研究什么,那双过分漂亮的双眸,用犹如鹰隼般锐利的眼神打量着脚边的叶瑾瑜。

叶瑾瑜身上还穿着白裙,脚旁散落着一地白花,跌坐在泥水里她的裙子和花都被溅了不少污点。

江辰正眸子眯了一度,这个女孩给他的感觉,很像……

第二章 江家公子

聚集在墓园门口的人,当看清这个冒雨而来的男人是谁后,纷纷惊奇的瞪大了双眼。

不会吧?江辰正!

他是京城最低调神秘的财阀,江氏集团的准继承人。而江氏是顶尖的家族,企业遍布全球,江辰正也是无数女人做梦都想靠近的男人。

他怎么会和叶瑾瑜牵扯上关系?

在无数双眼睛下,恍若天神般横空出现的江辰正,绅士的弯下腰,为叶瑾瑜伸出了一只手并温和道:“地上凉,快起来吧。”

突兀响起的声音,好似陈年佳酿般令人沉醉,叶瑾瑜的视线不禁停留在他手上。

他的手指修长纤细,露出的半截手腕,白皙如玉。

叶瑾瑜一时微怔,只觉得心在胸腔间撞得厉害。她鬼使神差的抓住那只手,借力站了起来。

在漫天的冷风冷雨中,众叛亲离后,一个陌生人伸出援助之手,把她从这种狼狈之中拉了起来。这种陌生人突如其来的好意,让她的心头被狠狠地一烫,眼泪几乎都要忍不住了。

江辰正饶有所思的看着叶瑾瑜,在看到她脏污又单薄的裙子后,眉心拧了起来。

他脱下自己套着的羊绒风衣,送给了叶瑾瑜,“穿上,女孩子身体娇弱,你这样容易冻着。”

墓园门口,又陷入了无比的寂静。

盯着那件明显价钱不菲的羊绒风衣,叶瑾瑜迟迟没有伸手去接。江辰正唇边浮起一抹笑意,他很有耐心地上前,把外套披在叶瑾瑜身上,将她整个人裹了起来。

他就是这样的人,即使表面温润无害,骨子里却霸道的不容别人拒绝。

“……”

叶家亲戚忍不住扭头去看刘昶。他之前扬言要叶瑾瑜离开叶家时,肯定不知道自家女儿和江辰正竟然都能拉上关系!

谁能想到啊,叶瑾瑜这个被逐出叶家的杀人犯竟然有这么厉害的靠山。

在商界声名显赫的江氏公子,行事杀伐决断,手握企业大权。除却这些不谈,就凭他身上那份云淡风轻的矜贵,就让人无法生出冒犯之意。

可他今天摆明了要护着叶瑾瑜……

叶瑾瑜有些失神,她攥着外套的一角,忍不住开口道,“我们这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吧,你为什么……”

说着她就掉下了眼泪,真的、实在忍不住了。

“我们并非素未谋面。”江辰正沉默地看了她许久,抬起修长的手指,拭去她下颌的泪水,“五年前,朝阳路52号的那条小巷,你还记得吗?”

叶瑾瑜被他这一举动搞得心绪纷杂,突然听到对方发问,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五年前,她似乎并没有见过江辰正……

江辰正始终观察着她神色,暗含犀利的眸子毫不掩饰落在叶瑾瑜脸上,见她露出迷茫之色,江辰正眼底划过一抹了然。

“抱歉,我认错人了。”

说完,他面不改色地绕过叶瑾瑜,径直朝墓园内大步走去,没有半分迟疑。

身后的司机紧跟而上,撑着一把直柄黑色大伞,紧紧追随着江辰正的步伐。

叶瑾瑜裹紧了身上的外套,鼻尖还能嗅到一缕若有似无的淡淡清香。

她伫立在原地,盯着江辰正越走越远的背影,不知为何心底就空了一角。叶瑾瑜咬着唇,追上去几步,“江先生留步!”

江辰正停住了步伐,转身去看她。

“谢谢江先生。”叶瑾瑜指了指身上的羊绒风衣,她垂下脑袋,复又抬起,接着尴尬的苦笑起来,“不好意思,请问您能……能带我进去里面吗?”

江辰正的视线定格在叶瑾瑜脸上,他深邃似海的眼底,已经多了层疏离的冷漠。

那双狭长的眼睛太具有侵略性,让人无端觉得有些胆寒。

叶瑾瑜觉得自己剧烈跳动的心脏,脸色在对方的审视下都苍白了几分。她挺翘的鼻尖冒出了一层薄汗,万幸这是雨天,能掩饰住叶瑾瑜此刻的紧张。

气氛十分压抑,让叶瑾瑜觉得呼吸都有点困难,可她还站在原地,像是生了根般定在那里,没有动。

这是她唯一的希望。

江辰正抬起手,从西装口袋里扯出一块手帕,仔细的擦了擦刚才替她擦掉眼泪的手指,仿佛上面有什么污秽一般。

紧接着,将手帕厌恶的丢在了地上,瞬间无数雨点砸在上面,混着泥土变得肮脏不堪。

这是他的警告,他不喜欢女人把心思打到他的身上,刚才是真的认错了人而并非有意搭讪。

瞧着叶瑾瑜瞬间惨白的脸色,和透出绝望的双目,江辰正这才微微颔首,声音裹上了一层寒意和邪佞,“跟着吧。”

第三章 认错人了

叶瑾瑜不可思议的抬起头,看到江辰正并非说笑后,她朝对方深深鞠了一躬,“多谢江先生。”

叶瑾瑜连忙追上,在一行人意味不明的眼光里,跟着江辰正走进了墓园。

大雨如注,冷风刺骨。

黑色的棺木被缓缓合上,叶瑾瑜躲在人群身后,偷看这一场下葬仪式。她眼圈红得可怕,拼命忍住才没有哽咽出声。

外婆对她最好了……

三年前,她去坐牢的时候,生怕外婆得知这个消息会遭受打击,专门央求他们一定不要告诉外婆,连告别都没去。

没想到会连外婆的最后一面都见不上……

“叶小鱼?”肩膀突然被人一拍,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叶瑾瑜转头看去,就看到一张放大的娃娃脸。又长又卷翘的睫毛跟清澈的眸子,给相貌中等的五官平添了几分灵气。

“周舒!”突然看到从小玩到大的死党,叶瑾瑜忍不住一把抱住了对方。

她今天受了太多的委屈,先是不被允许进墓园,后是父亲打她那一耳光,姐姐不但视而不见,亲戚也对她冷嘲热讽,以后还不知道何去何从……

想到这些,叶瑾瑜晦涩的心情几乎要炸裂开来,更何况自己现在还是个有案底的人。

她把脑袋全埋在了周舒脖颈,哭得直抽气。

“小鱼,没事啊小鱼……想哭就哭……”周舒感受到叶瑾瑜那股子绝望和压抑,她忍不住也红了眼,不停地拍打着叶瑾瑜的后背,像在哄一个小孩。

三年前,她得知叶瑾瑜坐牢后,整个人直接震惊了。

周舒根本不相信这个死党会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叶瑾瑜那么心软又优秀的人,怎么可能?

可是即使她不相信也没有办法,而如今她也只能轻抚着叶瑾瑜的后背,皱眉望着围在墓地旁的一众叶家人。

真的是亲爸吗?

翻脸比翻书还快,自己的亲闺女都能说不要就不要了。

连她这个没血缘的外人都知道叶瑾瑜肯定有苦衷,他们这些人怎么就这么绝情呢?

叶瑾瑜哭不出来了,她胡乱的抹了把眼泪,就松开周舒的脖子,可眼睛还是跟兔子一般红通通的,“我没事了。走吧。”

外婆已经下葬了,这地方再没什么值得她停留的。

她替叶瑾懿坐了三年的牢,欠她的救命之恩也还清了,这个叶家……叶瑾瑜把委屈难过全部收起来,面无表情,挽着周舒朝墓地大门走去。

“呦,这不是双姐的女儿吗?”一道甜腻得让人不适的声音从右边响起。

叶瑾瑜抬起了头,看见右侧不远处站了个身段妖娆的女人。她穿着素色的旗袍,显得腰身不盈一握,脸也长得漂亮,就是透着股子狐媚。

那个女人抱着双臂,脸上挂着得意又嘲讽的笑容,不知道在那里看了多久。

叶瑾瑜淡漠的转过脸,“你进我外婆的墓地,叫我妈妈的名讳,不怕晚上做噩梦吗?”

那个女人,她入狱前就认识了。

肖芸芸,父亲刘昶维持了二十多年的地下情人。外公去世后,她多次找上门来要和母亲交流感情,直到母亲得了抑郁症自杀,才终于消停。

“怕?怕什么?我就要成为叶家的新媳妇了,都是亲戚,以后你还要叫我一声妈。”肖芸芸掩唇笑了起来。

叶瑾瑜看她的得意模样,忍不住也轻笑起来,“阿姨,你是不是真的以为你蠢别人就会跟你一样蠢?我爸要是想娶你,二十年前就娶了。”

肖芸芸果不其然脸色一变,气得尖声道,“你不信去问刘昶,我们是不是已经领了证!”

叶瑾瑜一时有些恍惚。

怎么可能?外婆才刚离开,父亲就是不守孝,也应该悲痛一段时间吧,怎么会这么迫不及待的就想着接情人进门了。

肖芸芸就是想看叶瑾瑜失落的神情,她懒洋洋地拨弄自己的指甲,颇具风情的迈着步子靠近叶瑾瑜。

“小丫头片子,你以为你是谁?昶哥早就把你逐出叶家了!叶氏企业如今也全都在昶哥手中,你要是把我哄开心了,我说不定还能让昶哥送你几千元,这些应该够了吧。”

叶氏企业……全在昶哥手中……

这句话如魔音贯耳,在叶瑾瑜脑中不停盘旋,把她轰的脑袋嗡嗡作响。

叶瑾瑜按捺住不让自己往那方向想,可这根本就不受控制,回忆像放电影一般在眼前闪过:先是外公去世,再是母亲去世,接着自己入狱,最后连外婆也去世。

父亲抓住了叶家所有财产,然后就娶了眼前这个女人……

不!这不是真的!

叶瑾瑜握紧了拳头,指头都使劲到有些发白,她强撑出一副笑,做出云淡风轻的模样,“我爸不是这样的人。”

未完待续,后续更精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位女性朋友小薇,前些天,刚和相处三个月的男朋友分手。小薇家境普通,是普通的工薪阶层,但是一直很要强独立,从小大到...
    晓声文影阅读 95评论 0 0
  • 用联动思想去布局
    辉哥课堂阅读 13评论 0 0
  • 从帐篷起床后,洗漱早饭,九点半集合,乘坐两量皮卡车翻越一座大山,到达傣族村寨附近,全天课程是雨林穿越。午餐将在雨林...
    M薪淇阅读 89评论 2 1
  • 这篇文章没什么技术含量,只是普通的集成技巧,希望能让有集成阿里百川IM的同学少踩一点坑。为什么是阿里百川,以为他有...
    面皮大师阅读 1,492评论 2 9
  • 一个有趣的人,必然是热爱生活的人,他们总是能够从生活中发现美好,他们对生活总是抱着一种乐观积极的态度,即使生活再怎...
    丹青妙音阅读 1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