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三多与成才

许三多刚出场那会儿,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弱者,在外面被村里的同龄人欺负,在家里一直被父亲打骂,除了老实,似乎一点可取之处也没有,而成才则聪明又成熟,完成是两类人。在新兵连,许三多毫无意外的成了表现最差的那一个,连最基本的转向动作也做不好,成才却是最耀眼的新兵,聪明,刻苦,有目标,但是却太过现实,在身上带着三包不同档次的烟,连长给最好的,排长,班长给中等的,身边的战友给最差的,和谁都没有真正交心,因为他觉得自己不需要,反正他迟早要去更好的地方,这里只是个过路的地方,身边的人也是一样,很快就会分离,根本没必要去用心的搞好关系。

但是成才一开始就把三多当成了好朋友,教三多和周围的人搞好关系,帮三多分析自身的问题,或许是因为三多从来对成才都是坦诚相待,所以成才报以真诚,或许因为两人是同村,老乡,从小一块长大,哪怕从小成才就一直欺负三多,但三多从没记恨过成才。

新兵训练之后的分班,按着三多糟糕的训练表现,来到了“后进兵的天堂,班长的坟墓”的草原五班,在这里,即便是老班长老马,也被同化成了整天打牌,混日子的老油条。原本,三多也应该很快成为他们的一员,但是五班的人很快发现,这货完全是个异类,每天一大早起来训练,把床铺弄的整整齐齐,叫他打牌说这事没意义,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训练。五班的人以为三多只是三分钟的热度,很快就会放弃,但是他们错了。

他们无法理解既然来了这么个鬼地方,坚持训练还有什么意义,也无法忍受自己身边有这样一个如此扎眼的人,于是他们开始排挤他,孤立他,老马以维护班级团结为由,希望三多能合群一点,但是三多不为所动,却主动帮其他人整理床铺,这就更让其他人无法忍受了。原本只是老马的一句玩笑,说让三多去修路,三多却严肃的把这当作了命令,使命。

修路成为了三多每天最重要的事情,无论是刮风,还是下雨,他都坚持去外面捡石块,铺路,就像愚公移山一般,路开始越修越长,这件在五班其他人看来毫无意义,而且又麻烦,又累的事情,三多却乐此不疲,没有丝毫的懈怠。五班的人渐渐被三多的所作所为打动,慢慢恢复了身上军人的尊严和血性,于是其他人也主动帮助三多修路,过去的懒散,浑浑噩噩也随之而去了。

三多在五班第一次显示了自己的强大,异常坚定的意志和自控力,无论外界环境如何,只要决定去做一件事,就绝不会放弃。就像后来高连长说的,他把每次碰到的稻草都当作救命稻草一样死死抓住,回过头来,你惊讶的发现他抱着的已经是一棵参天大树了。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三多无论对什么人,都能待之以真诚,哪怕是从小到大欺负自己的成才,包容别人,所以别人也能真诚对他,所以来军营以后,三多碰到了一大堆愿意帮助自己的贵人,老马,史今,团长,高成,伍六一,指导员,袁朗…而因为内心纯粹,没有太多的杂念,所以对每一个任务,目标,三多都能全力以赴,坚持不懈的去做,所以,他才会在草原每天坚持训练站姿,因为这是他当初训练时最差的项目,而后面他回到团部,站姿就成了他最好的一项。这些是只属于三多的强大力量,可惜他的父亲只知道打骂,一言不合就骂“龟儿子”,从来没有努力去发现自己儿子身上的优点,三多差点就葬送在这样的家庭教育里,当然,并不是三多的父亲不爱他,而是不懂得怎么去教育好自己的儿子。

在草原崭露头角之后,团长首先发现了三多的潜力,于是把三多安排在了全团的尖刀连——钢七连。刚来到这个高手云集的连队,三多毫无意外的还是倒数第一,各项军事技能都是最差的,但是,三多又是幸运的,因为他再次碰到了史今。有的人真的能改变其他人的一生,史今对三多而言就是这样的人。

史今坚持把三多拉到自己的班,主要还是因为当初对三多父亲的承诺——把三多带成一个真正的军人。其实,当初看三多的第一眼,史今就知道这不是一个好兵苗子,新兵连的训练结果更是证明了这一点,哪怕是从草原五班回到了钢七连,三多的表现还是一如既往的差劲,而且经常自作聪明闯祸,全连的人都把三多当成眼中钉,肉中刺。因为钢七连只尊重强者,而三多这样的弱者,是无法融入这个集体的。尽管心里对这一切都明明白白,史今还是没有放弃三多,哪怕是和全连的人对着干,史今依然没有忘记自己当初的诺言,始终对三多耐心教导,只是为了三多能跟上连队的节奏,不再拖后腿。

在草原五班的经历,并没有让这个从小到大都极度自卑的人恢复自信,而自己在钢七连的种种表现也无疑说明了这一点,自己是个弱者,什么也学不好。在钢七连最大的安慰是,史今班长对自己不离不弃,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如此反感自己,于是三多整天屁颠屁颠的跟在史今后面,虽然老是帮倒忙。

那天,三多又犯错了,砸钉子不小心砸到了史今的手,这一锤,砸掉了两人对三多抱有的最后希望,史今对三多失望透顶,三多对自己也是如此。但是,史今冷静下来,很快意识到,如果这次不能让三多恢复信心,三多将永远无法相信自己,三多永远都是那个小山村里被父亲痛骂的“龟儿子”。于是史今赌上了自己的另外一只手,故意用激将法激三多再砸一次,这一次,三多终于成功了。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后面那次震惊全连的腹部绕杆,才使得三多拥有了普通人的自信,那333个腹部绕杆,不仅像全连证明了自己,这个成就也让三多自己意识到,只要肯努力,自己不仅能做到别人能做到的事情,而且能够做的更好。尽管,做这一切的初衷,都是为了不让自己拖史今班长的后腿,为了史今班长能继续留在连队,因为三多不想让这个唯一认可自己的人失望,所以才拼命练习绕杆,因为班长说绕杆可以克服晕车,自己是装甲步兵,怎么能晕车呢!

而那次的成功,彻底激发了三多的潜能,他开始把练习绕杆的精神,用在了其他的军事技能训练上,成绩蹭蹭的往上涨,很快成了钢七连的尖子。

而史今,因为花费了太多时间,精力帮助三多训练,还有那次的手伤,自己的各项成绩都往后退,来了部队九年,没有其他的突出表现,不得不退伍,不得不离开这个最热爱的地方。当三多得知史今要退伍的那一刻,他忘记了军人的所有纪律,就像个任性的孩子,死死的抱着史今的行李箱不撒手,因为自己的刻苦训练,突出成绩,都是为了让史今班长留下来,这个从来对自己不抛弃,不放弃的班长;这个在其他人都否认自己,哪怕自己也否认自己,却依然愿意相信自己的班长;这个当初许下承诺,把自己从偏远山村带到部队的班长;这个自己最尊敬的人,却因为自己而不得不离开他最爱的地方。三多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但是最终却也不得不接受自己的引路人要离开这件事,所以三多痛哭,站着木然的发呆,只是想逃避这个痛苦的事实。

成才来部队的那天起,就有着明确的目标,往上走,成就一番大事。自己的一切都是为此而服务的,朋友什么的根本不重要。当成才发现在钢七连这个到处是尖子的地方,难以晋升的时候,就偷偷做好了转去其他连队的工作。可是,当他真正离开钢七连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这个行为居然得罪了整个钢七连,因为自己是钢七连史上的第一个“逃兵”,背叛了整个连队,甚至是最温柔的史今,也狠狠向自己泼了一碗酒。

但是,成才并没有后悔自己的决定,只要能达到自己的目的,其他人怎么看自己根本不重要。可成才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这个举动,在军队里是最不受欢迎的,因为没有那个连队喜欢逃兵,喜欢背叛自己战友的人,因为这样的人不知道哪一天也会背叛自己。

成才原本跳槽来红四连是为了当班长,结果不幸去了草原五班接了老马的差,但是这么个鬼地方也没有消磨掉成才的斗志,他也没有在这里颓废,三多没有颓废是因为别人给了他目标,而成才没有颓废是因为他本身就有着清晰的目标。成才也在草原坚持训练,等待机会。

老A招收新兵就是成才苦等的机会,而三多因为钢七连改编,在团部坚守了半年,也来参加了这次选拔,只有三个名额,在最后关头,因为伍六一不幸脚受伤,又因为终点就在眼前已经被人抢掉了一个名额,而同时又有两个人在冲向终点,成才不想错失良机,成才始终是个现实主义者,这次也不例外,所以他抛弃了伍六一,拼命冲向终点。而三多始终对伍六一不离不弃,因为作为钢七连的士兵,对战友是不抛弃,不放弃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老A队长袁朗看到这一幕,成才就在他心里留下了非常不好的印象。绝对的现实主义,是成才从小到大的人生信条,所以在部队成才从来都是以有没有用的眼光来对待身边的战友,根本没有把他们当作交心的朋友,所以在最后关头,成才会毫不犹豫的抛弃伍六一;所以成才没有阻止拓永刚对袁朗的挑战;所以在最后的考核里面对生死关头,成才选择了放弃,为了保全生命。而也恰恰是因为成才的现实,圆滑,冷血,第一次A大队考核成才才会被袁朗骂的狗血淋头,自己的人生信仰被袁朗击打的支离破碎,他这支钢枪,被无情的折断了。

从小到大都是顺风顺水的成才,第一次受到如此大的打击,不仅失去了人生信仰,而且失去了离开草原五班,进入A大队的机会。成才又回到了五班,带着被A大队踢掉的羞辱,但是他并没有就此沉沦,他不得不反思自己,那天离开的时候,成才对三多说:你就像棵树,枝繁叶茂的,有那么多战友愿意帮你;我就像根光秃秃的电线杆,只有你一个朋友,因为我进部队的那天就把那些枝干剪的干干净净了。

回到五班,成才开始寻找自己的枝枝蔓蔓,和五班的战友一起,把那片辖区弄成了训练部队绕远路也愿意来的扎营地,而且依然刻苦训练。那晚,成才用一把绑着地摊瞄准镜的八一杠,打败了高成侦查营里最厉害的神枪手,而且不再有了往日的傲气和好胜心,更多的是沉稳和内敛,而且主动的为过去背叛钢七连这件事向高成道歉,高成明白,成才真的已经知错了,而且身上有了更强大的东西。

袁朗说成才最像年轻时候的自己,所以非常了解成才身上的弱点,袁朗知道虽然成才非常优秀,但是如果成才不能和身边的战友真诚的相互信任,是没有人愿意和他一起上战场的,所以袁朗第一次坚定的拒绝了成才。袁朗说成才今后的路比三多的更长,因为三多虽然强大,但是兵王就是他自身的极限了,三多虽然能完美的完成上级交代的各种作战任务,军事技能顶尖,但是只会听从命令,不懂得从领导者的角度去考虑问题,是无法成为将军的,而成才具有这方面的潜力,也有这样的野心。

相比三多,我更喜欢成才,因为成才完全是靠自己不断变强的,有着强大的自我驱动力,哪怕是没有来部队,成才也能做一番事业。而三多,如果不是来到部队,遇到这么多乐意帮助他的人,三多非常有可能会永远是父亲眼中的“龟儿子”,因为虽然三多自身有着巨大的潜力,但是需要有人帮他激发这股潜能。而成才靠自己就可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十年前,我还是个高中生。十七岁的年纪,青涩懵懂而无知无畏,天马行空又多愁善感,爱憎分明却渴望成熟……年少轻狂却...
    相约一生_学习阅读 1,393评论 2 6
  • 《士兵突击》是一部带有反智命题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品,它就像一面镜子一样讽刺并激励着我们自以为是但又不知所以的生活。这...
    杨洪阅读 2,944评论 0 18
  • 有时候老天还真是捉弄人。 大学室友一开始就没对考研成绩抱啥希望,决定来京和我一起工作,一起租房,这两天也一直在跑面...
    那个她呀hh阅读 66评论 0 2
  • 1 闲下来的时候刷朋友圈,发现H发了一条状态,大概意思是怀念过去高中的生活,那时候的朋友们还很单纯,现在却都变了样...
    沈一刀的刀阅读 626评论 8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