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31)

拥抱的情侣

文/玄宝

天亮时分,家明带着陆匀之从医院出来,看她满脸伤痕地坐在副驾驶位上,轻轻问她:“我送你回家好吗?”

陆匀之看着前方,摇头,不肯说话,她不想回去,不想面对一地狼藉。

最后家明在离她公司不远的地方找了个商务酒店,开了个标间。陆匀之像个受惊的孩子,无论家明走到哪里,她都跟到哪里,家明握着她的手,没有放开。

到房间的时候,家明顺手开了一盏馨黄的床头灯,她却下意识地越过家明,去把窗帘关好。然后立在窗边,低着头,以一个防御的姿势抱着手臂,昏暗灯光里的她只有一个一动不动的剪影。

家明心酸,往她那边走去,揽住她的双肩,把她往怀里拉了一下:“匀之,你先去冲洗一下,好不好?”

陆匀之没有表情的脸上,那双眼睛更是黑白分明地让人心疼。

洗澡的时候,陆匀之没有关浴室的门,她小心不让水碰到自己的伤口。家明知道陆匀之的意思,隔着浴帘在外面跟她讲话,让她知道他没有走。

平时那么优雅干练的人,一夜之后,僵硬了不少,陆匀之穿着酒店宽大的浴袍出来,衬得人逾发地娇小,柔弱得好像一折就会断。她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乱糟糟的头发,扯了扯,有点不知所措。

家明把她扯着头发的手握住:“我帮你洗?”

陆匀之以一个很艰难的姿势趴在家明的膝盖上,任由家明小心翼翼地拨弄她的头发,一点一点洗净昨晚留下来的恐惧和悲哀。

累了一晚的陆匀之竟然在他膝上昏昏睡过去,家明连叫她两声都没回应,拿着梳子的手扶好她的脑袋,湿漉漉的头发搭在他的脚边,家明忍不住低下头去亲吻她额头上的伤口,心里滋味不明,如果可以,他愿意替她受这些苦楚。

这几年她一个人,也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从前有没有经历过昨晚那样的情况?陆匀之本来就是很没安全感的一个人,这一次恐怕是彻底打破了她的心理防线,只希望不要给她留下太过分的心理阴影。

大概是累得很彻底,帮她吹头发的时候都没有醒来,或许她睁开眼看了一下,见是家明,又放心昏昏睡过去。

家明也快速去洗了个澡,拿着毛巾擦拭头发上的水珠,出来的时候,发现陆匀之坐在床头,支着大大的黑眼圈,抱着膝盖,强打起精神看着洗手间门口,见是他,警惕的表情很快地垮掉,好像开好的花一瞬间枯萎。

家明擦擦头发,把毛巾仍在凳子上,上前去抱住了陆匀之,把她搂在自己怀里,轻拍她的背,如哄婴孩般:“匀之,没事了,我在的。”

听到家明那砰砰跳动的心跳声,她才缓缓地闭上眼睛,累得脱力,话也说不出来,只要家明在就好了。

见陆匀之睡了好一会儿之后,家明才松松自己被压麻的手,小心地换了个姿势,给林清雨发微信,说自己今天有事回不去,让她做好会议记录,他回去会再加班。

律所的律师听到家明这样无故缺勤,理由还不明,自然是不满的,听着林清雨干巴巴地解释,才勉强地接受,许律师大概真的有什么走不开的事,也就暂时跳过,没有再追究,大家先行开会。

林清雨努力聚集自己的心力,家明从不无故缺席工作会议,即使真的有事,他也会解释原因。这一次,大概是有她所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

家明刚请好假,陆匀之的手机却响了,是她的助理,家明看了一下胸口前低垂的长睫毛,想了想,摁下接听键,尽量压低声音说:“陆匀之今天不舒服,还在休息,我让她稍后回你的电话。”

陆匀之的助理阿May听到一个男人接电话,还以为自己打错了,谁知道…OMG!她完全可以想象那种画面是如何香艳,简直可以自动描述出一万字的三流言情小说。但面对大老板的询问时,她还是收敛严肃地说:“陆总监今天很不舒服,还在医院挂盐水,可能会缺席今天的会议,叫我做好会议记录,她休息好后,会尽快回来。”

公司几个高层的确不高兴,作为公司管理层,不来参加重要会议就已经很不应该,还是不打招呼的临时缺席。老板没说话,只是宣布会议开始。

阿May暗自吐舌头,偷偷给陆匀之发短信:“老大,你休息好后要快点打个电话给大老板解释。他很不爽!”

就连工作,他们都凑到一块儿了,但是折腾一夜的两人自然是不知道。家明怕吵醒她,不敢有大动作,不多久也闭眼睡去。

到了下午两点多,家明睁开眼,见陆匀之还是没有醒来的打算,怕她睡太多,起来会头痛,准备把她叫醒,叫醒她之前,带着疼惜的心情,又忍不住吻了吻她的额头,抚摸她紧皱的眉头。

其实陆匀之并没有睡好,睡梦中总是出现她跟郑欣然激烈打斗的画面,郑欣然手起刀落,最后血流一地的居然是郑欣然自己,她手上沾满血迹,家明迟迟不至,她恐惧,又呐喊不出来,满头冷汗。

但好在她的韧性还是在的,听家明的呼唤,努力醒来,睁开眼面对现实,跟家明一起去警察局做笔录。

警察后来去陆匀之家看过,发现她洗手间的窗户是没有安装防盗窗的,郑欣然大概就是在这个地方钻进去的。

陆匀之仔细想了想,那个窗户大概就只能容一个七岁的孩子钻过,所以她一直没去注意,想想郑欣然瘦弱的身材,也算是无所不用其极了。

因为没有造成实际的伤害,最后是处罚并拘留两个礼拜。陆匀之忌惮郑欣然后来的那句话,她说她会报复。想起这个,陆匀之不禁打了个寒颤。

家明一早通知了郑言慧,郑言慧从穗城过来,对郑欣然进行了保释。她这个举动让家明非常不满。

郑言慧很是自责:“家明,陆小姐,我非常抱歉,但是她毕竟还是我的家人,我不能坐视不理。”

家明看了一眼陆匀之,态度有些坚决,他要把这件事归到刑事犯罪上去。

周慕南随后也到了,他听了来龙去脉之后也觉得抱歉,对陆匀之点点头,把家明从警局的会客室里拉出来谈:“小慧的家族情况非常复杂,而且家族成员一直很少,这件事真的要麻烦你高抬贵手。”

家明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周慕南,指着坐在会客室里的陆匀之,压低声音:“周慕南,你看到了陆匀之脸上的伤,就该知道郑欣然是个多么危险的人,放任她出来,只会有更大的危害!”

周慕南仍是保持好脾气:“家明,我知道,但你要理智…”

家明打断他:“慕南,你不知道!只有当里面那个人是叶逸云的时候,你才知道!才不会像现在这样要求我理智!”

听到叶逸云三个字的时候,周慕南额角的青筋跳动了一下,像是强忍着脾气,有些冷淡:“好,你想怎么处理就去做吧。”

叶逸云是周慕南爱了许多年的人,堪比陆匀之对家明的意义,但是中间经历了许多阴差阳错,两人现在连话也不能再说一句,周慕南对这件事一直耿耿放不下。可是家明并不觉得此时提到叶逸云对周慕南来说是一件多么残忍的事,他生气地转身进了会议室,听到郑言慧不停地跟陆匀之诚恳地道歉,陆匀之一直沉默不言,后来大概是听得头痛,从包里找出一粒止痛药吞了下去。

郑言慧见家明回来,想从他脸上得到什么信息。

相比对郑周二人的冷淡,家明跟陆匀之说话的时候,堪称柔和:“匀之,这件事看你想怎么解决。如果你想,我可以帮你把她送进监狱。”

陆匀之则是想起了郑欣然对着家明说的那句:“我一定会报复你的!”她有些害怕地闭眼摇摇头,任由家明握着自己得手,对他说:“算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吧,我不希望节外生枝。”

家明重重呼出一口气,看了她一眼,点点头,有些勉强,说:“好。”

郑言慧除了对陆匀之抱歉之外,也对她感激。

出了警局之后,天已经黑了,一天一夜悄无声息地过去,让人感觉不到时间是怎么从白走到黑的。趁他们还在说话的时候,陆匀之掏出手机,快速地回复了几个工作审批,吃饱肚子,终于缓了一点。

周慕南再不喜欢陆匀之,但这一次对陆匀之所受的惊吓也是表示抱歉,他甚至拍怕家明的肩膀:“你留下来陪陪她吧。”

家明送她回酒店,如果可以,他的确想留下来再陪她一晚。

但是律所的电话再次打来,这次不是林清雨,而是德高望重的周律师,隔着电话也能感受到他的不满:“许律师,是时候归队了。如果有要事,可休长假,工作交接好即可。”

家明看了看陆匀之,可是陆匀之无声的嘴型却对她说:“回去吧。”

他才定定神:“周律师,我很快就回去。“那头才满意地挂断电话。

陆匀之在酒店门口目送家明的车离去,两手交叉在胸前,不停摩挲自己的手臂。待家明的车走远了,消失在夜间霓虹的车流中,陆匀之还像个孩子那样,傻傻地站着,歪着头咬着嘴唇,眼睛里的眼泪不敢掉下来。

许家明理智地转方向盘,心里又软得一塌糊涂,看着后视镜里那个越来越小的身影,一咬牙,加大油门往穗城的方向驶去。他要快速结束这个案子的前期工作,他要让陆匀之回到自己看得见的地方。

他终究还是爱她。

总目录 假如流水能回头(总目录)

上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30)
下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32)


今天去体检,抽血时淤了一大块,黑的,哭~

今晚的头图是临时找的,一对正拥抱的couple.
昨天有个男生朋友跟我说,走在满是冷气的商场里想起ex,ex以前老是叫他抱她,他不懂,觉得女生真麻烦。
昨天他跟我说,冷气很舒服,他突然想起抱着那个女孩子的触觉,好像很温暖,很怀念,但他还是不太懂,为什么女生对拥抱这么有热情。
我:因为拥抱,是仅次于性爱的亲密,比亲吻更甚。
他:懂一点了。

欢迎点赞点赞点赞+留言留言留言~
感恩,感谢,比心❤
祝阅读愉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