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兄,你带着你的剑走吧

图来自网络


1.

“师兄,你带着你的剑走吧。”

小师妹站在山巅,背对远处的大师兄,泪水盈满眼眶。

2.

十年前,我听说师父武艺精湛,上山拜师学艺。走到半山腰,遇见别派来门中挑衅,小师妹与来人比武,斗得呲牙咧嘴,不可开交。

对方卑鄙下流,眼看小师妹要赢了,就使出暗器,朝小师妹的胸部射去。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蓝衣男子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挡在了小师妹面前,身中暗器。小师妹吓得花容失色,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后来我入了师门,和大师兄说起那场争斗。

我瞪着一双大眼睛说:“大师兄,我真佩服你,为小师妹挡下了暗器。”

大师兄站在怡红院门口,脸色一沉,说:“别扯犊子了,那天不知道谁吃的香蕉皮被我踩着了,妈的,让我逮着我肯定弄死他。”

大师兄生性放荡不羁,听别的师兄说他常来怡红院,但是他救下小师妹之后,就只带我来过一次。那天晚上大师兄低着头在门口站了很久,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过了一个多时辰,他才慢慢抬起头,带着我转身回山上了。

后来我经常看到小师妹和大师兄一道出现,两个人对视的时候,会像炮仗一样噼里啪啦地发出声响。

我在山上待了两年之后,已经学会了门中的剑法,武功已经可以和小师妹打平手了,听说师父很少教小师妹武功,因为小师妹是师父的女儿,师父希望她不要接触打打杀杀的江湖气。

在我和小师妹比武结束的当天,师父就安排我下山游历,说要让我体验一下民间疾苦。我在半山腰上盖了个小茅草屋,大师兄就常常带着小师妹来玩,我在茅草屋里住了半年,骗师父说游历结束了,就准备回到山上。

跟师父报备的第二天早上,我回茅草屋收拾行李,看见小师妹和大师兄一起从里面出来,小师妹脸色有点红,走路也不太顺溜。

3.

我听做饭的老伯说,大师兄的武功深不可测,连师父也败在他的剑下,主要是因为大师兄手里的剑。大师兄有一把锋利的剑,是他游历人间的时候,用找到的玄铁打造的,师父说是把神剑。

不知道什么时候,那把剑已经架在了小师妹的房间里。而大师兄手上的,变成了一把普通的铁剑。

又过了大概半年,江湖开始乱了,不断有门派上门来挑衅,门派中的师兄们一个个出门迎战,一个个倒在血泊里。

最后只剩下我,小师妹,大师兄,师父和做饭的老伯。

后来的一场门派之争中,做饭的老伯也被杀死了。没想到他功力也不低,竟然杀了对方好几个做饭的,也算是做饭的里面的王者了。

因为听说自此之后,各大门派里的厨师,都死光了。

大师兄的眉宇之间开始有了血腥气。这些年来的门派挑衅,最后都是大师兄出手摆平,身上的伤口不知道添了多少,手上的剑也满是钝口,他原来的那把神剑,依然躺在小师妹的房间里。

后来的一次争斗,师父和大师兄受伤严重,昏迷不醒,无奈,我和小师妹只能咬牙出战。

我们两个费尽力气,勉强和对方打成平手,小师妹一个疏忽,被他们刺了一剑,眼看对方的剑尖就要直取小师妹的喉咙,我的剑被敌人死死压住,只能瞪着眼睛着急。

“铛”的一声,玄铁剑从天而降,挡住了敌人的剑。

大师兄站在小师妹面前,一身蓝衣被血染得模糊。

那天的战场比往常更加肃杀,大师兄的眉宇也比以往更加冷酷,那个刺伤小师妹的人被大师兄斩了六十二剑,血液流干了才死掉。

不知道过了多久,各门派筋疲力尽,人都死得差不多了,于是不再争斗。

师父从重伤之中醒来,看着门内仅剩下的我们三个,忧伤不已。

大师兄跪在师父面前,眼睛里有种不一样的坚持。

“你考虑好了吗?”师父问完这句话,叹了口气。

“是,师父,我想好了,我一定要走。”大师兄说完这句话,抬头看了看小师妹,但是只有一瞬间,就又低下了头。

以前我听门中的师兄说过,大师兄心中有众生,有大道,总有一天要离去。

这几年来的尸横遍野,仿佛加速了大师兄对于大道的追求,在这一天就要离去。

我至今还记得那是四年前的一个夜晚,大师兄站在山巅,对着小师妹的背影凝视许久。

而小师妹站在山巅,手里拿着师兄的那把神剑。

“师兄,你带着你的剑,走吧。”小师妹的声音听不出丝毫颤抖,泪水却在眼眶里打转。

4.

过了两年,江湖再起风云,各门派休整了几年,都已经兵强马壮,掌门也换了几任,于是又开始扩张地盘。

那时候师父已经去世,我接任掌门之位,门下收了几百弟子,小师妹成了长老。只是她手里,还抓着大师兄那把杀敌的铁剑,每一个钝口都如同回忆的大海。

几经厮杀,门派弟子逐渐减少,只剩下寥寥数人,直到只剩下我和小师妹。小师妹的名号逐渐在江湖上远扬,很多门派都知道这个只剩下了两个人的山上,有一个容颜绝美的高手。

杀退最后一波敌人的那个晚上,小师妹站在已经残破的大门下,翘首盼着山下。

“小师妹,你说大师兄还会回来吗?”我顺着小师妹的目光看下去,山下一片灯海,忙忙碌碌的人中,不知道有没有大师兄背着剑的影子。

“会的。”小师妹双眼发亮,闪耀着整个星空。

别派对我们久攻不下,又觊觎小师妹的容颜,改战为和,轮流着来提亲。小师妹每次都冷目相对,我们得罪的人也越来越多。

又过了一年,那是大师兄走后的第三年,江湖上最大的门派上门提亲,结果演变成一场争斗。

不知道打了多久,我只记得清醒的时候已经和小师妹站在山脚下,手里的剑已经染满了血,力气也慢慢用光。

我看见敌人带着嘴角的冷笑,提剑朝着小师妹刺去。

小师妹惨然一笑,闭上了眼睛。

“铛”的一声,我看见那把玄铁剑从天而降。

大师兄一身蓝衣,站在小师妹的面前,眉宇之间还像当年那样冷酷。

小师妹睁开了眼。

我看见小师妹的嘴角翘起,眼角也有一颗泪珠滑落。

5.

后来大师兄告诉我,他寻了无数的道,发现自己凡人一个,却总想着普渡众生。

他低头看着怀里昏迷的小师妹,目光像一条温婉的细流:“众生有众生道,她才是我的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