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间童书店27 - 小有成绩

文丨红瑀

网络图片

童书店请的两位兼职员工,时薪比外面行情多大约两成,必竟还是固定的死薪水。既然书店的业绩那么好,我何不将他们的死薪水变成活薪水,大家一起享受努力工作的成果。

我将系统内的销售额拉出来,很容易就可以看出业绩增长前后的差距。我将平均销售额定为分界线,超过这条线的业绩,育玲可以拿到两个百分点的奖金,约莫估算了一下,这样她可以比平常多领一千多元。

Eddie的算法也很简单,我们的配送单有三联,其中一联留在书店,我们就是用这些单据统计出每次的配送金额。我仔细核算比对,如果用配送额的三个百分点去算Eddie的薪水,这样他每个月领到的钱,也会比固定时薪多一千多元台币。

实施新的薪资计算方法之后,改变在细微处就能看出来。Eddie完成上午的配送工作,会主动帮我们将午餐带回来,三人就可轮流去后面教室用餐。工作一向尽责的育玲,变得主动性更强,甚至会因为书店的工作需要,而跟正职工作的同事调班。

我知道,育玲和Eddie都已经把这间童书店放在心上,将这份原本可有可无的兼职,看得跟正职工作一样重要,这就是归属感和向心力。人事是经营管理中最难处理的环节,没有了这个问题困扰,我就能将全副心力放在选书和规划营销方案上面。

『真真书坊』渐渐成为业内小有名气的独立型英文童书店,我们书讯推荐的英文童书,常常成为进口商最容易缺货的商品。以我们童书店的面积和营业额来算,可能是全台湾坪效最好的童书店,这句话是从沐林出版社的柯敏经理嘴里说出来的。

“真真,你的童书店业绩真不错呢。你跟我们公司进书的金额,已经超过很多连锁大型书店的童书部。”

“真的吗?可是我跟你们出版社进货没有特别多呀。”

“你又不是只跟我们公司进书,从我们这边的进货量去评估你的营业额,就大概知道了。还有,看你请了两位帮手,又将书店电脑化,有几个独立型小书店可以做到这样?”

“那倒不见得,我是那种手上有点钱就会想花出去的人,营业额不一定有你想的那么高。我跟你们公司进书的金额,大概占我们英文童书销售总额的三分之一。”

“你知不知道,这样的金额已经很高?我们公司的进口童书部,在出版社直营的书店内有间店中店,面积是你这里四倍,营业额也就跟你的童书店差不多,我们的书店还是在台北的市区喔。”

“如果将我们帮会员团购的教养书和社会书算进去的话,营业额算是不错吧。”

“你这间童书店,据我所知,已经是全台湾坪效最好的书店了。”

柯经理和我坐在童书店斜对面的咖啡馆,一边喝着手磨咖啡一边聊天。下午两点至四点,可以说是我固定的会客时间,只有这两个小时可以让我稍事歇息,通常我会约供应商和老客户见面。

即使没有跟别人约会,我也会带上笔记本,两点后到咖啡馆吃个简单的午餐,然后工作直到下午小孩放学。我书店所在的社区,是个很特别的地方,午餐和晚餐繁忙时段,人潮川流不息,其他时间则静悄悄地,路人行人稀少,连猫咪都可以悠闲地在马路上散步。

我喜欢坐在咖啡馆落地玻璃窗前的位置,远远地看着我的童书店,静静地思考下一步要走的路。

书店这个行业,已经是大家眼中的夕阳行业。童书店相对好一些,至少家长们都有共识,培养孩子的阅读能力很重要,大家還是愿意花钱购买童书的。话虽如此,童书店的经营也不如外界所想,「女人和孩子的钱最好赚」,卖童书最好赚的时期已经过去,至少在我一脚跨进来的时候已经不好赚了。

大部份的童书店,要同时经营多种副业才能生存下来。常见的是开班授课,坊间流行的课程大家抢着开班,再根据招生情况汰弱留强。现在的家长舍得投资在孩子身上,强调训练孩子逻辑思考能力的左右脑开发课程和积木课程,就很受家长们的欢迎。

我的童书店就不断有家长要求开办这些热门课程,我曾经一时心软,帮忙招生开了一班。我发现这种课程获利不错,比卖童书容易赚钱太多了。不过,最后我还是坚持停掉除画画课以外的所有课程,哪怕因此得罪极少数客人,也在所不惜。

原因无他,我希望保留当初开这间童书店的初衷,在书香的环境下陪伴孩子长大,让阅读成为两个孩子的习惯,就是我给他们人生最珍贵的礼物。如果童书店能影响更多的家长和孩子,我有什么理由不好好专注于自己的角色。

我坚持,开课只开画画课,甚至鼓励老师尽量使用绘本跟课程相结合。为此,我还特别请桃子老师推荐一位擅长西洋画的同学来我书店开儿童绘画课程,让我们的孩子多接触不同的画风,借以找出自己最喜欢的绘画风格。

英文童书和东西方风格的儿童绘画课,成为童书店的核心业务,也是我这间书店的两大收入来源。定期帮忙订购教养类书籍,只是书店提供给会员的便利性服务,虽然营业额不低,但利润非常薄,一般只有5%毛利。

两位同事曾经建议我取消这项服务,因为有时候订书量很大,光是打印销售单都要花不少时间。我告诉他们保留这项服务的理由,身教重于言教,父母看书的画面,比任何语言劝说都有效果。所以,这项服务跟我们的童书业务是息息相关的。

另外一个原因,我就没有跟同事详细说明了。

我们帮家长们订购书籍,都是跟同一家书商调书,我已经问过,所有知名出版社的中文童书也可以通过他们拿货。自从上次跟大象文化合作之后,我知道会员对于中文童书的需求还是很大的。

这个圈子很小,我们跟大象文化合作愉快的消息,就像一阵风把蒲公英带到四面八方。我没有主动联络任何童书出版社,还是不时就会有出版社来电洽谈合作,不得已只好婉拒大家的盛情。

我为什么要拒绝,不是跟大象文化那样合作就行了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