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床的半个月里,我学会了如何爱人

7月29日的那次意外是我24年以来最痛的一次,当日正值36度高温时期,我拿着烧开的热 水壶,准备倒入盆里,不小心手滑了一下,“啪”,整个热水壶全掉在我的脚上面。

就像千万跟针扎一样,同时伴有炽热的灼烧感。剧烈的痛感,使我大叫了一声,闻身赶来的爸爸赶紧接了一盆凉水来冲洗我的脚。疼痛并没有削减,爸爸赶紧打电话联系车带我去医院。

我们镇上有位很出名的治疗烫伤的专家——张医生,听说张医生自己研究出的某种药贴在伤口上,好了之后不会留疤,于是我们驱车到达了张医生所在的某医院,结果被告知张医生今天休假,这可怎么办?

剧烈的疼痛使我不顾形象地放声痛哭,此时去县城的医院最快也要一个小时,而张医生虽然休假,但他家距离医院也就20分钟,当然前提是张医生愿意放弃自己的休息时间来过来为我治疗。

抱着碰运气的心态, 爸爸拨通了张医生的电话。许久,电话那头传来张医生的声音,说十分钟后到,我满怀期待,等着这位救命恩人的到来。

或许是疼痛难耐吧,这十分钟像极了十年,如此漫长的等待,使我坐立不安,抓耳挠腮。终于一位戴着眼镜,留着寸头,瓜子脸型,穿着米老鼠短袖的“救命恩人”出现在我的面前,他看了看我的受伤部位,平静地说:“疼坏了吧?有点严重,最少得半个月才能好开始,开水温度加室外温度,烫伤部位会翻倍受损。”

接下来医生要开始处理伤口了,他一手剪刀,一手镊子,从脚踝处到脚趾头,把烫伤的表面用镊子夹起来,然后用剪刀剪掉这层表皮。处理完这一步,我疼的几乎要休克,牙齿一直在打颤,还@抓破了爸爸的手臂。贴上药膏,半小时左右,痛感逐渐降低,临走时医生叮嘱:“不可下床,不可碰水,不可吃辛辣刺激食物,每天换药。”

就这样,因为一只脚进入半瘫状态,丧失了生活的基本自理能力,做任何事都需要别人来帮忙。很难想象,一个人前一秒还活蹦乱跳的人,下一秒就要瘫在床上了,这是什么概念啊!我真的很怕,不知道接下来的日子该怎样过。我脾气又暴躁,真的不知道谁能忍受得了。真的害怕家人抛弃我,害怕他们嫌弃我,因为我之前对他们发了很多次脾气,然而我这一切不自信的想法,低估了亲情的力量!

回家后,妈妈已经打扫好房间,还给我的房间买了一个可移动的马桶,贴心的准备了一个可供我放脚的凳子,弟弟也准备好随时听我使唤,爸爸担心天气热,导致伤口发炎,还给我买了一个小风扇,用来给脚做物理降温,出嫁的姐姐也送来关切的问候,即日就来看望我。这一幕幕,让我很温暖,夹杂着感动与疼痛,眼泪刷刷的滚下来。

刚开始的前两天我基本很少吃东西,也很少喝水,我怕吃多了容易上厕所,本来已经很麻烦家里人了,要是上厕所频繁就更麻烦了。我这无知的行为,被我亲爱的妈妈知道后怒批了我一顿,于是我不得不开始吃东西 。也就是在此时才知道女生有多麻烦,早上七点起床洗脸,入厕,喝水,吃早餐,然后躺下休息,中午吃午餐,下午吃点水果,晚上接着吃晚饭,十点开始洗脸,入厕,事无巨细,每天都是这个样子。吃完睡,睡醒就吃,无聊时,偶尔翻翻书,这就是我卧床的日志记录,每天重复。

我自己都觉得我太烦了,真的是嫌弃我自己,然而受苦受累的家人们却一如既往的关心我,照顾我,小心翼翼的为我做着一系列我心有余而力不足的事情。他们做我的手,为我取东西,他们做我的脚,为我走路。

不能下床的日子里,我每天都在学习,学习如何爱人。爸爸是家中的顶梁柱,男子汉大丈夫是轻易不会哭的,却在看到我疼得咬破手臂,疼得睡不着觉时,他也潸然泪下,为我找了最好的医生。

妈妈当然是温柔使者的化身,平时妈妈很敏感,一遇到事就哭哭啼啼的,这次却很坚强,为我擦洗身体,端茶送水,寸步不离地守候在我身边。

出家的姐姐,也为我洗脸护肤,为我做美味的饭菜。

弟弟本来已经定好了去上海的机票,因为我受伤而主动退票,留在家照顾我。我想躺沙发,他就抱我到沙发上。想去院子里乘凉,就给我铺好凉席,再把我报到凉席上。

说真的,如此种种,不想哭,是假的。这半个多月里,尝到了瘫痪在床的滋味,这场人生中的大课,教会了如何爱人。平日我经常和他们顶嘴,现在我才知道我有多傻,这么好的家人,我怎么能和他们吵架呢?如果有一天他们需要我时,我一定当牛做马,一定加倍对他们好,加倍报答他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