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国产自在自线 这里只有精品 分享不多说

精品国产自在自线 这里只有精品 你懂得 gcddu.top 看明白了没有?送你去修车!

精品国产自在自线 这里只有精品 你懂得 gcddu.top 看明白了没有?送你去修车!

精品国产自在自线 这里只有精品 你懂得 gcddu.top 看明白了没有?送你去修车!

精品国产自在自线 这里只有精品 你懂得 gcddu.top 看明白了没有?送你去修车!

破旧狭窄的街头下着暴雨,一群身着黑色作战服的特种部队正潜伏在雨幕的背后,安静地等待着猎物的出现。

这里是摩加迪莎,索马里的首都。

自从三年前的那场行动之后,这片地区已经被华国纳入了势力范围之内。

随着华国力量对地区局势的介入,盘踞在西北部地区的武装分子和极.端势力纷纷向着非洲中部撤离,而随着那些秃鹫的离去,这座闻名世界的混乱之城,也罕见的迎来了秩序的曙光。

不过,贫穷、落后以及蒙昧,永远是暴力与恐怖的最佳温床。就像光明和黑暗永远处在此消彼长的平衡之中一样,暴力和流血冲突从未真正意义上的离开这里,只是从明面上转入了地下……

就像那顺着斜坡灌入下水道的雨水一样。

远处,一抹车灯穿过了雨幕,在夜色中勾勒出一道狭长的轮廓。

仿佛在躲避什么似的,一辆老式的福特车踩了急刹车停在路边。车门猛地推开了,坐在车上的两个黑人青年拉低着帽檐,急匆匆地下了车,跑去了一旁老旧公寓的门口,用拳头咣咣咣地砸着门。

“开门!快!”

很快,那生锈的铁门向外推开了一扇小铁片儿,在确认了门外那两人的身份之后,那铁门彻底打开,将门外的两人放了进去。

天上的雨仿佛忽然间下大了一样,打在地上的声音更加凄厉了,仿佛婴儿的哭啼。

靴子踩在水泥路上的声音,悄无声息地淌过了街上的水坑,一道道平举着步枪、沉默寡言的身影如同利刃一般钻出了雨幕,将那辆福特车和旁边的公寓楼包围。

一时间,那原本空旷的街道,居然显得拥挤了起来。

黑暗之中,带头的那人挥了挥手,比划了一个干净利落的手势。

紧接着玻璃碎裂的声音响起。

随着一道刺目的闪烁和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生锈的铁门被炸的向内飞了出去。

等候在门口的特种部队鱼贯而入,随着几声干净利落的枪响,夜空的寂静被彻底划破,与那时不时刺破黑暗的火苗一同,在这雨夜中编织出了一道死亡的交响曲。

附近的居民蜷缩在家中,将窗户拉得严严实实的。

没有人敢探出头,更不敢往街道上瞄一眼,生怕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因此惹来了杀生之祸。

战斗并没有持续很久。

当最后一名赋予顽抗的武.装分子倒在血泊中,王鹏干净利落的将手枪插在了战术腰带上,面无表情的跨过尸体,朝着一片狼藉的办公室内走去。

“终于到了!”

    苏易青自船中醒来,伸了个懒腰,此时睁开明亮的双眼,只见入目而来的依旧是漫天的星辰。

    只不过星辰依旧还是星辰,普照万千,没有丝毫变幻,船下的土地却已经大不一样。

    苏易青双手负后在船头站立,迎面而来的是凛冽的寒风,漆黑如墨的发丝往后飘扬,大袖猎猎作响,一时恍如神仙中人。

    苏易青双目平静,往下看去,一条宽阔的大江汹涌流过,惊涛拍岸,如一条蜿蜒大龙般消失在远处的地平线上,一往无前,纵横定州。

    “好生浓郁的龙气,难怪蛟龙迭出,兴盛不衰!”

    苏易青由衷赞叹一声。

    蜀州和定州,一南一北皆为古时蛟龙迭出之地。

    只不过蛟龙大多性情暴虐,风雨由心,动辄便是山洪爆发,河流倾覆,两州百姓皆是苦不堪言。

    人族修士自是不甘心,何况蜀州还是蜀山派的立派之地,那些大剑仙们很多都是生于此,长于此,哪里能容忍蛟龙一族如此猖獗凶狠?

    于是一场大战无可避免地轰然爆发。

    此战延续整整三百年,江流血红,山峰断折,最终蛟龙亡者无数,恶蛟痕迹一时为之断绝。

    而兴盛至极的蜀山派亦是元气大伤,战死的大剑仙不可胜数,千年后方才缓缓恢复过来。

    期间还有着妖魔觑见空子,想要集结众多妖魔之力,攻破蜀山派,抢取派内的宝典灵丹,壮大己身,精进修为。

    幸而蜀山派有着两仪微尘阵镇守宗门,锁妖塔震慑四方,加之太上道的维护,方才平稳度过了危机,再度兴盛起来。

    不比蜀州蛟龙被蜀山派的大剑仙们斩尽杀绝,定州的蛟龙则大多被北海龙宫收于麾下,免去了杀身之祸。

    苏易青怔怔看了一会儿,心中一动,一挥折扇,在半空中身化星光,没有犹豫,眨眼之间便遁入底下的滔滔河流之中。

    河流湍急,星光却毫无阻碍,速度不减,径直向着目的地飞去。

    龙宫外,金碧辉煌,光芒撒向周边,照亮水域,一切都显得美轮美奂。

    浓郁的灵气以一种特殊的韵律淬炼着龙宫,同时部分凝聚在龙宫之旁,将龙宫周边营造成了一方小福地。

    附近还有着虾兵蟹将在演练战阵,虽然修行日短,修为还不成气候,但却是令行禁止,进退之间颇有法度,隐隐间散发出一股威慑气息。

    显然这些时日并没有白花功夫,虾兵蟹将们已然熟悉了战阵,可发挥出些许威力了。

    “看来经营的不错,虽然还不是真正的道兵,但却有了几分样子了。”苏易青微微一笑,赞扬道。

    这倒不全是恭维之言,短短时日便能收拢众多小妖,还将他们训练成道兵雏形,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哪怕这些道兵雏形最终能成为真正道兵的百不存一,但对于此次争龙君之位已经可说是不小的助力了。

    蚂蚁多了能咬死大象,即便修为低微,但是有着集众之法,汇集合力,便能做到许多以前做不到的事情。

    何况随着时间日久,道兵们修为越来越高,战阵威力便也就水涨船高,能发挥的作用也就越来越大。

    敖曦身着宫裙,闻言依旧面色淡然,道:“只不过是君父荫庇罢了,算不得什么本事,哪里比得上苏兄天资横溢,早早便掌握了星神命数。”

    苏易青呵呵一笑,意味深长道:“说笑了,龙宫龙子龙女众多,能得正封的又有几个?更不用说此次能代表北海龙宫争一争这龙族之首的气运了。”

    敖曦缓缓前行,没有再进行商业互吹,而是换了个话题,轻声问道:“不知苏兄可知这龙君之位如何争夺?”

    这对常人而言是秘闻难题,难以得知,但对于苏易青而言并不是什么秘密。

    像无极星宫这类传承悠久的大势力,强的不止是门派数之不尽的强者,同时也强在经由时光沉淀所遗留下来的各种秘而不露的经史典籍,神功宝典。

    一些对普通修士而言历尽千辛万苦才能得知的秘闻消息,对这些大势力而言可能只是藏书阁的那一页页写满了文字的书籍,那一卷卷刻录满图文的玉简罢了。

    出身大门派的修士,不仅修炼的功法超出普通修士许多,便是这眼界见识,同样远远超过。

    因此除了少数天资横溢的幸运散修,其他少有能走到最后,问鼎长生境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