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眼华年

虫鸣落落起起,湖岸灯光朦融,黎明里道着平安,吉祥入耳,满心慈柔。这些都是我喜欢的。

轻轻指抚着图片里天地景物的轮廓,绕指的缱绻,听见心的跳动,沉浸在山一样坚厚的敦柔里。

这过眼的年华,动人幽意,像千山万水走过后,心深处依然的柔软。

忽然落下泪,劫劫历历,却原来笑语宴宴后,是一个诚诚恳恳的:那时候,车马慢,一生只够爱一人。

凌晨四点,海棠花未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