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玉米排骨浓汤火锅。

冬日里的第二场雪,小朋友们依旧调皮的在零下的雪天不愿穿上外套,我在身后招着手气喘吁吁的追赶,也感叹岁月如斯,没有小孩子那样不知疲惫的跳脱了,自然,再回到10年前也不一定有这个体力跑上一段。

与翎约好的放假一起吃火锅,出门便是为了采购制作火锅需要的食材。

从前徒弟不时从重庆寄来自家制作的牛油火锅底料,热火朝天麻辣浓汤在每一次下箸都深感痛快,然而需顾及皮孩儿们的口腹,也会尽心做一锅一家人的火锅。

在这样寒冷的天里,连清洗食材都需要开温水,好在已非旧时,不得冷热水龙头,最冷的时候也只能浸泡在冰冻的水里清洗食材或是衣物,多年复发的冻疮便是那时落下的,母亲每到天冷都会来电话,言语间无不透露着关心,是否冻着,衣服是否多穿些。有时候我会打趣道,我都一只脚踏入三十岁了,也是孩子们的妈妈了,妈妈还是妈妈,孩子还是孩子。母亲也在电话那头笑声郎朗的用翎经常说的话打趣我道,你不是20岁吗?我不自觉挠了挠头,自己对着墙不好意思,脸上烫烫的。

由是不愿承认,也已经在很多年以前变成很多年以后了。就如同生疏的手艺,生硬干涩的文字,在年月里渐渐变得老练成熟平实淡然,轰轰烈烈的青春华年,一生只得一回,无怨无悔,已然说好了再见,便是再也不见。

无碍,人的一生便是不愿前行,也会有人推着你走,顺其自然,自得其乐,也是一种豁达。

人生,是一场有去无回的修行。

流水哗啦哗啦的落在手心的番茄上,红而发亮的色泽诱人垂涎,我喜欢蓝配红,红配绿,充满怪诞和趣味,多年的独自漂泊使得我能在一个人的时候发掘出很多有意思的事情来,胡乱配色便是其中拿手,在强烈的对比色调中能让人心跳加速,红衣绿裤被好友嫌弃的不愿同行,从身边的好友嘴里听的最多的是,明明长得那么好看的一个女孩子,为什么就喜欢做怪异的事。

洗完番茄也把洋葱浸泡水中,选择红葱可以让番茄酱味道和层次感更丰富。番茄底部划十字花刀,以开水没过浸泡10分钟,后过凉水降温,剥去外皮,切碎后倒入料理机打成汁备用。

把洋葱生姜片也打成葱姜汁,待锅热倒入植物油,把葱姜汁爆香再往锅中倒入番茄汁,文火不停搅拌熬至水份将即合适,以糖盐调味,搅拌均匀即可出锅晾凉。

骨头选择脊椎处,骨多肉少,适宜慢炖,加入鸡脚增加汤底胶质,玉米增甜,两小时后浓汤即成,加入一汤勺番茄酱,再次开大火预热,搅拌均匀,酸甜适中,排油解腻。骨头鲜香而汤底味美,酸甜咸的怪异结合却也毫无违和感,如同夏日里我写的那篇一杯叫做回忆的番茄鸡蛋汤茉绿,当是别有一番滋味。

小朋友们免不了的捣乱,学着巫婆的口吻,搅拌搅拌巧克力,搅拌好吃的巧克力…却也多了几分怯意,小心翼翼的拿着木勺,我看着有些喜欢,留影几张,心作留念。

配菜顺应民意应有尽有,好吃的肥牛,煎蛋饺,鸭血,方腿,蟹味菇,金针菇,草莓,新会的砂糖橘,小番茄,鱼子蛋,撒尿牛丸,夹心鱼丸,什么丸子分不清了,土豆片,油豆腐,腐竹,红薯粉,粉条,大白菜,还有霜降后摘回来的青菜,昨夜楼下的阿姨又给送菜来,后来得知,在这样的冷天需要骑着电瓶车行走两个多小时去地里摘回来,不禁觉得心里温暖了几分。

毫不意外的,大家心满意足的吃肉,小儿好素菜,大儿好大口吃肉,而我,更多的是喜欢给他们涮菜,为他们服务也是一种幸福的满足。

我喜欢做的菜,和喜欢的人,在一起,他们都喜欢吃,人生不过数十载,足矣。

窗外的雪已停歇,孩子们也已安稳入睡,我也该歇息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