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摆渡之青丝篇

96
长亭怨慢
2017.02.26 15:09* 字数 4020

青丝是201街道的灵魂摆渡人,这条一眼可以望到头的高速公路便是她上任以来负责的第一个区域,灰民是她要带去转生的第一个魂灵。

坦白说,虽然实习期一个月的时间里她跟着师父学了不少应对各类棘手案件的方法,但是对于这个灰民,她实在束手无策。

她已经在这个街道蹲了将近一周,看着灰民在这条不足一公里的高速公路上来来回回的徘徊。

今天是他的第七天,也是他在人间最后的时限。

他每分每秒都在这漫无目的的飘着,每当有车辆疾驰而过,他总要飘过去看个究竟。等到看清楚车内的人不是自己要找的那个,又失落的离开。这样不知疲倦的来回往复,连青丝也记不清,这些天他究竟往来了多少次,窥视过多少辆车,看过多少人。

“嗨,我说你,也该上路了。否则过了今晚零点,你就会灰飞烟灭的。附带着还要连累我。”青丝干脆把自己的不满情绪都发泄出来。从他死的那天起,她就守在这里,分分秒秒不离的跟着他。原本对自己的新工作充满期待,没想到刚来就碰到这么个钉子户,接下一个烂摊子,倒霉,还不知道今年的奖金还有没有着落。

没有等到他的回应,青丝很是无奈。这么多天来,他明明可以看见自己一直跟在他身后,但他却总当做没看见似的。真够冷漠无情的!


青丝第一次看见他的那天,她刚好赶来接手上一任摆渡人的职务,那时的他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尸体。因为车辆重重的撞击栏杆,导致身体从车窗抛出,又被后来的大货车的车轮碾过,残缺不堪,当场毙命。青丝觉得他似乎有些可怜。

但是现在,青丝只想拽着这丫直接拖到孟婆那儿,给他灌一大壶往生汤,再把他直接扔进往生河。管你下辈子是人是畜,丫的别祸害我丢了工作好吗?


传说人死后,灵魂会无意识地飘出身体。所以,死去的躯体都会比生前轻21克的重量。

而人死后,便没有了方向的认知,只在死去的地方不停徘徊。需要至亲之人认领尸骨,撒纸钱引导魂灵回家,再把尸体或骨灰安葬,此时的魂灵,才会有了清醒的认知。之后,由管辖该区域的灵魂摆渡人,在魂灵自愿的情况下,带往地府喝下孟婆的往生汤,从此,前尘尽忘,投胎转世。而往生的命运,由上一世的所作所为作为依据。

所谓善恶有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这个男人的尸体,直到现今,还没有人来认领,尸体被放在警局的停尸房。听当时在现场调查的警察说,这车祸蹊跷,兴许是一起谋杀案,当时男人开的那辆车的刹车,明显被人动过手脚。才会在急转弯的时候来不及减速,直接撞上防护栏。奇怪的是,他当时为什么不绑安全带,否则,生还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而现在更让青丝忧伤的事情是,没人来认领这男人的尸体,就意味着他没办法回到认知清醒的状态,只能靠着生前微弱的感知,在原地徘徊,兴许他自己,还以为已经跋涉了几万里。

通常这种状态的魂灵,执念很深,生前心愿未了。因此很难劝说他自愿喝下孟婆汤,投胎转世。


青丝决定采用师父教的那招绝杀,否则过了今晚,这丫灰飞烟灭,自己也将丢了饭碗,变成孤魂野鬼。

“喂!这位大哥,我给你看个视频。”

不等他同意,其实他根本一点反应也没有,青丝就直接掏出手机,摆在他面前点了播放键。

视频里,因为抗拒投胎,在人间待到第七天最后一秒的灵魂,被烈焰活生生烧成一缕缕青烟。烈焰下焚烧着的魂灵,不停地扭动嘶喊,十分后悔自己的决定,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以往大部分不愿意投胎的人,都是因为感情纠葛啦,借出去的钱还没要回来啦,没谈过恋爱啦,赚的钱没来得及花完没想到就挂了的啦,等等等等比比皆是。

正常稍作安慰诱惑都能劝走,再不济恐吓一番也能了事,最最难对付的给他看一下这个惨不忍睹的视频,也能成功。虽然这个视频是师父造假的。


“我要等的人没有来,我是不会走的,哪怕灰飞烟灭我也不会走。”这丫一副就算我化成灰我等的人也会认出我的自信到底从哪来的?

“这位先生,我记得你出事的时候警察就已经设法联系过你的家人。但是今天都第七天了,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一个人来看过你。你不觉得你这辈子活的太失败了吗?不如跟着我去转世投胎,美好的人生重头再来!”

“你可以再给我宽限几日吗?”

青丝觉得眼前这人简直冥顽不灵。

“大哥你行行好,我记得我4天前就跟你说过,投胎这事情,只有七天时间,等过了今晚零点,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况且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摆渡人,你就当帮帮我行吗?”青丝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世界上最窝囊的摆渡人。

见当事人不吭声,青丝只好继续倒豆子似的念叨起来。

“都已经第七天了,你等的人八成是不会出现了。跟我去下面,喝上一碗热汤,让往事随风,舒舒服服的迎接新生,不好吗?”

“再者,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你一个大活人,去世了这么久了,你的亲人朋友没有一个人来看你呢?”其实青丝早就在心里暗搓搓的想,这丫八成不是什么好人,一辈子没做什么好事,不然死的这么惨还众叛亲离。

“我没有亲人朋友。”灰民说着,青丝一副早就心知肚明的表情。

“我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没有亲人。我性格孤僻喜静,不爱交朋友。我只记得,我有一个很爱很爱的人无法割舍。我在找她。”

“她是你什么人?”

“我的妻子,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们已经结婚三年了。可是,她为什么不来接我回家呢?”灰民失落的耷拉着脑袋,委屈伤心的模样让青丝有些发难。

看着灰民因为在人间滞留的时间太久,而逐渐透明的身体,似乎他的记忆也越来越弱,却还是心心念念自己的妻子。青丝又有些不忍心起来。

“这样吧,你把你记得的都告诉我,我想办法去找她,帮你查清楚是什么原因。但是你要答应我,不管结果如何,你都要在凌晨之前跟我去投胎。”

“好。”得到肯定的回答,青丝如释重负。


这事只能先从生死薄入手,查清楚灰民生前的基本情况,才方便去找他的妻子。为了不耽误时间,青丝马上就联系了掌管生死簿的阎王助理。

“徐灰民,男,29岁,于2017年2月17日亡,死因,自杀。”

哎等等!怎么是自杀!不是说谋杀或者意外吗?青丝一脸震惊的看着生死簿上的记录。生死簿上的死因都是由生死簿自身感应得知,在生者死前便已刻在这书上,待到生者死后,这死因记录均会自动显现出来。这也是防止有人反其道而行,透露天机。

要说这行字让青丝震惊,下面一行字简直就把青丝震惊的七荤八素的。

“郑清芯,28岁,徐灰民生前唯一亲属,结发三年妻子,于2017年1月10日亡,死因,意外车祸。”

天呐,他的妻子已经在一个多月前去世了?难怪他等了这么久都没有等到,应该已经早就投胎转世了吧?

青丝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现在这错综复杂的心情。按理说,既然他的妻子早就已经去世了,他也就不会再执着的等下去,应该会愿意跟着自己去投胎了吧。这本是件值得庆幸的事情。只是不知怎么,心里有些替他难过。他自杀了,会不会也是因为妻子的离去呢,只是他死后认知不再清醒,自己都忘记了自己是自杀的,还在等待期盼那个已逝一个多月的妻子来领他回家,连灰飞烟灭的代价都不屑一顾。

青丝感觉眼睛有些酸酸的,却又觉得不可思议,毕竟自己的灵魂,早就在签下灵魂摆渡人这一职业的时候,便已经交付给了阎王。自己那还会有什么感知呢,不过是一具不问过往不畏将来的行尸走肉罢了。


青丝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那条高速公路的,灰民还在不停的飘着,一辆一辆的窥视着过往车辆的车窗。哪怕身体已经透明到虚弱,仍旧不知疲倦的飘荡着。

“灰民先生。”青丝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这一切。

“小姐,你找到我的妻子了吗?她是不是太伤心难过生病了不能来看我,都怪我,我明明答应她要守护她到白头的。”灰民的魂灵一点点变薄变弱,连绝望和伤心都显得模糊。

“先生,是这样的,您的妻子,因为接受不了你的死亡,因为伤心过度也去世了。她现在已经去投胎了,说她会等你,下辈子,希望你能信守承偌。”青丝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编造这么一个谎言,但是也没错,因为他的妻子,确确实实已经去世了,只是在一个多月前,想必,确实也已经投胎转世了吧。

看着灰民陷入深深的自责里,青丝又想到了更好的劝说词。

“我们这里一直以来都有一个传说,前世因为生死分离的爱人,如果可以在相差24小时以内的时间里,在往生河同一个位置投生,下辈子,还会有所羁绊,不会走失。先生,您现在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青丝看了眼时间,距离零点还差一个多小时。

“那你快带我走吧。”这是青丝第一次,看到灰民有了这么迫切投胎的愿望,心里总算一块巨石落地。


“先生,您还是要喝下这碗往生汤,你放心,该有的姻缘,不会因为一份遗忘的记忆被斩断,你要对你们有信心。”

看着灰民一口喝下往生汤,决绝跳下了往生河,青丝突然感慨颇多。

爱情啊,真的有师父说的那么伟大呢。

她觉得自己总算完美的解决了灰民的事情,虽然撒了谎,但是也算是善意的谎言吧,希望他们来世真的还能再再续前缘,不总算不辜负自己这七天的工作了。

这么想着,青丝又匆匆忙忙的进入了下一个摆渡灵魂的工作里。

不远处,青丝的师父欧阳序宗望着青丝孤独的身影,感觉自己冰冷了一千年的心,第一次有些隐隐作痛。

果然还是没能成功啊,郑清芯小姐,对不起了。


一个多月前,郑清芯与已婚三年的先生灰民,在这条高速公路上发生了车祸。她在死之前紧紧护住了灰民的头,才保住了灰民的生命。而自己,却因为在事发之时为了护住先生,解开了自己的安全带,被猛烈的撞击抛出窗外,身体跌落悬崖,当场毙命。

他们曾是在孤儿院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他们没有家人,只有彼此。

去世后的清芯,一直在等灰民,见他最后一面,带她回家。只是灰民却在医院昏迷了整整一月。

清芯等到了第七天,仍然不愿意喝下那碗往生汤。为了避免她魂飞魄散,欧阳序宗才想到了用灵魂换取留在人间资格的方法。他同清芯解释了这个协议的风险后,清芯还是不顾一切的签下了那份协议,前尘尽忘。欧阳序宗遵守了他的承诺,让清芯一个月后,当了灰民的灵魂摆渡人。

青丝,便是郑清芯,郑清芯,便是青丝。

灰民一个月后从医院醒来,把一辆车的刹车剪开,也不绑安全带,用了这样的方式,在当初青丝车祸的地方选择了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

他们终究还是没有认出彼此,一个失去了肉体残缺的灵魂,一个失去了灵魂残缺的肉体。

欧阳序宗捂了捂自己的胸口,自己这冰冷的,没有心脏跳动的身体,不知道这一次做的,是对是错,不知道自己的结局,又会是如何。

可是总归要走下去啊,赴这万年之约。

短篇小说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