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桑

96
卜白
2016.03.21 10:37* 字数 1222
桑  水墨插图


文、图/卜白

桑科植物文雅清气,与其多用作造纸材料有关。常见的桑科有桑,楮,柘,都与纸张,丝织有关。

尤其楮树皮,自古至今都是宣纸的主要原料,亦是制造最早纸币交子的材料。桑树皮是比楮更早用于造纸的,但后来被楮后来者居上,如今古法制造桑皮纸,在西北地域仍有遗存。

桑比楮顽皮,时不时从书房里跑出来,参与人们的游戏。有请他一起酿酒的,桑树的果实桑椹子由青转红到长成紫色,吸足了阳光,储藏了大量的花青素。

花青素是一种神奇的物质,可以延缓衰老,美丽容颜。紫色黑色的食物一般都有此类功效,常见的黑豆,紫甘蓝,蓝莓,紫色葡萄,黑加仑,都是富含抗衰老的花青素,他们是爱美人士的圣品。

桑椹用来酿酒,所出果酒,果香浓郁,色彩深红,口感丰富,宛然在舌尖长了一座果园,那种美妙可以与天山之域酿造的葡萄酒相媲美。

桑椹子汁液饱满,孩童拿他当彩笔,染书上美人衣服与发髻。女人用作染料,学薛涛制笺,只不过一个用各色花叶,一个用青熟不同的桑葚子,都能让色彩缤纷,纸多情致。

除了女人幼童拿桑葚的浆果染色耍玩,桑树的枝叶与树皮也是很好的天然染料,可以染出自然柔和的卡其黄以及黯淡带黄味的灰色黄褐色。

用植物材料染出的颜色时间越久越柔和,有旧旧的时光印记,越久看着越舒心。个人虽不太怀旧,却偏爱草木染出的一切旧颜色。

除了染色,桑葚子是桑对自然的贡献。人,昆虫与鸟兽都可享受这种无私的馈赠。

人们把高处伸手难触的桑椹子,留给飞鸟,把青青叶片留给桑蚕。

蚕宝宝们食叶吐丝,屡屡细丝被织成丝绸锦缎,或者做成丝帛,被人用来裁衣作画。

从用了桑蚕丝的棉被,就彻底抛弃了之前痴迷的棉花被褥。个人喜新厌旧的秉性也许在这里表现的最为明显。

棉花的质地坚硬厚实,盖在身上很有存在感。虽然在料峭的冬日里很保暖,但很多时候你会被压得从睡梦中猛然惊醒。

那时绝对是个噩梦,即使是美梦也会在醒来的那一刻兴致索然。

身上的沉重宛若负重行走的人,是难以让人彻底放松的。

而桑蚕丝保暖性虽然差了些,盖在身上却不逼人,几乎没有存在感,轻柔温暖得像小镇的花开与天空飘散的云朵。

桑蚕丝轻柔浪漫柔软的触感,让被子下面的人感觉到浅浅的浪漫。她的软甚至能到人的梦里去,让梦境也沾染上几分款款的柔情。

我以为把桑蚕丝用作被子,也许是受了仙人的启发。该是不知哪位仙女无聊时扯了一尺天空的云朵,做成了轻盈柔软,亲肤熨帖的小被子。温暖的触感像极了人的皮肤,人类就找到蚕宝宝吐出的细丝线,一点一点编织而成的吧。

桑除了地上部分,即使深埋在黄土的底下的根茎也是良品。

桑根,剥不剥皮都是良药,有泻肺平喘,行水消肿之功效。

甚至通身桑树皮中的白色汁液,我们叫桑皮汁的,也是一味不可多得的药材,对小儿口疮和外伤出血有奇效。

古语“把酒共话桑麻”不是随口说说的,桑为农事之首,也是无愧的。桑文艺时可以上天,从事时可以入地。

若桑有人的性情,她一定是最迷我的那类人。她就是那种一脚踏在现实,一脚踩在天空,平衡术玩得很好的,欣赏她这种云淡风轻,懂得阴阳调和的优雅姿态。

卜白 花诗堂 2014.1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