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第二个世界

96
句与短句
2016.06.08 17:02* 字数 2148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没玩过传奇,没接触过CS,原因无它,从第一到最后它都是唯一。

小学的时候去云南表哥家旅游,我还很羞涩,一下午都静坐在客厅听老爹和她姐姐吹牛,不敢乱动也不会乱跑,直到我大孃叫我去跟我哥玩,我才敢悄悄地敲门进他的房。

我哥作为一个学霸,我本以为我进去会打扰到他看书,结果进去了过后我发现我错了,错得离谱,一进门就听到他大吼大叫:“妈的砍死那个盗贼,别让他跑掉,奶我奶我!你怎么死了啊我靠!”我进门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直到现场结束了他起身端水的时候才发现我,现在想起我的存在感还真是弱得可怜啊。

然后我就跟着我哥坠入了艾泽拉斯大陆,他负责引我去门,然后他就自顾自的再一次排入了阿拉希当他的战神去了,而我就变成了一个丧钟镇的一个小亡灵。

左一摇右一晃,墨绿的脑袋一低一抬的走路姿势,莫名地带动我进入那一片荒芜之地,但是我发现了一个问题,我真的找不到路!我找不到任务在哪交啊!随即我又仔细阅读任务提示,叫我去找一个指挥官,在哪在哪,然后一个十级小亡灵盗贼在十四个小时后诞生了。我哥终于抽空来看我了,他发现我居然只有影袭,我用影袭杀怪到了十级!他说:“小伙子,努力吧,我给你十金去学两个技能。”

然后我就发现了这游戏居然还有技能!半透明的身体特猥琐,走到怪的身后一阵乱捅,怪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我解决掉。那时候我还很羞涩,不知道为什么,这种阴人的感觉就有一种异样的快感!

我整个旅游时间就跟着我哥在房里待了我整整一个暑假,后来就慢慢延袭到整个周末,整个节假日,整个寒假,国庆节元旦节春节都被我盼着念着,毫不犹豫地说,我喜欢那个世界,我扮演着一个潜伏在阴暗的杀手刺杀着所有一切红色血条。

我有几个跟我一起磕磕碰碰升级的朋友,不是引我入门的我哥,也不是同班同学,就是在加基森遇到的一个战士和一个法师,也许是一股自卑感。我并没有跟他们说我还未成年,反正年龄不重要,最主要的是在那里我就是一个盗贼,为了希尔瓦娜斯而战的盗贼!

我跟着他们一起,我没有钱去学技能,那个战士会定期邮给我一些,有时候一起在线他也会问问我,反正把我当小弟一样照顾着。我也会吃着法师给我做的面包和饮料,恢复着这个破碎的躯体。终于在一个节假日,我们三个一起上线一起约战祖尔法拉克。

图片发自简书App

那是我第一次约战副本,第一次过后就让我在这副本机制中沉迷了快十年时间。那一次与巨魔战斗并不愉快,我以为墓穴中有宝藏,每一个墓穴我都摸了一次,随即整个队伍都在一片叫骂声中度过。

“我靠谁引得僵尸!谁开的墓穴!快跑,出副本就不会追了!”

“估计是那个盗贼!也就他有消失不会死了吧!”

“……”

但是我还是死了,我会消失,但是我犯的错我不应该让他们奔跑而我躲在阴暗角落偷笑。在这时候,我不是一个刺客,我有战友,我有我的责任!陪你们一起战死也是一种幸福。

我那时候虽然只是在大头电脑面前,但是我的脸红得比猴屁股还红。没错,我是不懂,但是他们的责骂并没有让我羞愧,反而会引导我更好的纠错。那是一种现实中几乎体验不到的温柔责骂,不会让我感到特别羞愧退团。反而坚定与他们一起走下去战到最后的信念。我喜欢他们。

而后我每次下副本前,都会在上课的时候下课的时候在学习宿舍的时候仔细看我存钱买来的攻略,那被我翻烂了的攻略每次看我都觉得很爽,不是没看过,是我喜欢看。后来犯的错越来越少,工会也让我进了一团跟着一起打黑暗神庙。我不会再犯错了,我也能够跟他们一起嬉闹一起灭团一起炮轰团长。我沉醉在那种甜蜜中无法自拔,我喜欢我的团队。

后来就遇上了九城换网易。那段时间可真够难捱的。按照亡灵的话来说,就是我没有时间陪你玩。我想我的艾泽拉斯。等了好久,终于开服了,我遇到了一个让我崩溃的问题,我注册的时候是在网上找的身份证,所以我的账号并不能替换成网易的账号。所以我与跟着我奋斗了几年的盗贼,诀别了。这几乎成为了我每每想起就会心酸的心结,真的很痛心啊!

再次建号,我用了我妈的身份证,我学乖了,不去乱整了。我也不会迷路了,做任务的时候我也不会找不到怪找不到NPC,我跟熟练地把我的新盗贼练到了满级,花的时间跟上一个号无法比较,但是我没有遇到曾经的那种战士,曾经的那种队友。当然,我回到了我的那个工会,我的那个团队。犹记得当时刚满级的时候他们带我一个裸装盗贼下副本拿装备的那种感觉,我甚至感觉到异常幸福,丢失心爱号的伤痛也一点一点被磨平。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他们教会我如何去对待每一个小白,也教会我如何去对待每一个人。那种真诚无法形容,以至于我离不开放不下那份感觉,至今让我坚守在这片被污染的大地。

现在我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去登录我的那个盗贼号,一年也就春节的时候回去改一次工会备注,换上对他们各奔东西的祝福。我不愿意去承受那种离散的伤痛比我失去心爱的号痛几百倍几千倍几万倍。

很多人想起或者看到现在的那好友栏,工会栏,都会感叹,好似在哀悼那逝去的友好美好。我不会有这样的情绪,我依旧是潜伏在黑暗中的盗贼,身边的战友换了一批又一批,我还是潜伏于黑暗之中。

如今我也有了家庭,我也有了工作。我也学会在有月亮的黑夜中品味那份孤独,但这并不妨碍我对他们的祝福,因为一起战斗过的,都是兄弟,兄弟怎么会因为时光而老去!

我想你们,但不会打扰你们,谢谢你们陪我,一个孤独的盗贼拥有你们这样的兄弟,我很知足。

谢谢你,我的艾泽拉斯。

祝福你,我的战友。

你不逝去,我不放弃,我的第二世界!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