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向日葵

 一

      “哗哗......”

    雨季不捎个口信,就随性地来了。它来了,模糊掉窗外的景色,催眠着人的情绪,像咕噜咕噜地烧水煮茶的声音,传到屋里,使整个安静的阁楼都在潮湿中回响着不绝于耳的雨声。

 木新从专注了快几个小时的画布上移开视线,放下调色板,走到窗前看着外面的雨。

     也只能看到雨的存在了,其他的都被抹成混沌的颜色。雨水还顺着他的毛玻璃用接连不绝地呼噜呼噜声表达自己放肆的开心,甚至企图流进屋里看一看。

       “下得真大,什么都看不清。”

  木新自言自语,打开了窗户。索性直接蹦进来,甚至跳到他的脸上,脖子上,冰凉又湿润。好在风不是正对着他的方向,而阁楼外墙上布满的爬山虎也替他迎下了不少雨水。于是他伸头看着雨帘中的一切,直到几抹摇曳在风中的金黄让他愕然地扶住窗框。

    应该是领居家孩子种的,他最近一段时间总在屋里作画,没怎么关心。不过怎么在今天开了?木新眼见着那几株茂盛的植物快要倒在雨中,他拿起放在门后的雨伞跑出门,蹬蹬蹬地下楼。

   “木先生,您去哪啊?”楼下的房东太太端着汤走出厨房,诧异地看着他撑开伞,打开客厅的大门。

   “见个老朋友!”他高声回答,随既融进了大雨中。邻居家的院子里满是花草灌木,但只有那些向日葵因为挺着细而高的杆子,在雨里被吹过来,打过去,有的甚至已经折倒在地。

  怎么办?院子里没人,他总不能擅闯民宅吧?说是救花,如果被人误会了,谁信呢。

     正当木新扒着花园栅栏着急时,邻居家通往花园的后门开了,两个孩子站在门里好奇地看着他,他赶紧抬高手臂摆手。

       二

       “嗒嗒嗒...哒!”

     放下模仿飞机双翼的手臂,小木新停在向日葵的面前,他比了比高度,沮丧地发现自己还是没有它高。

     “嘿!看那个傻木头又跟他家花比高!”

 “哦哦,木新不如葵花高,木头是个小矮子!”

   住在他家附近的孩子每天都会看到他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反复跟这棵孤零零的向日葵比谁高,实在是太搞笑啦。

     但是他们不知道这棵绿乎乎的植物不是凭空冒出来的。一开始,这棵向日葵只是一粒小小的瓜子,是木新从爸爸手中接过,用小木棍在土里戳个洞埋进去的。没想到它这么快就变成一个挂着瓜子壳的绿芽,一株不停地长新叶的绿苗、一棵抱着它的宝贝花蕾的绿杆子......谁知道它是怎么长这么快的?

    几乎转眼间,那向日葵就结了一个盘子形状的花蕾,像个小姑娘成天把心爱的草帽顶在头上。可就算不加“帽子”的高度,木新也没它高啦。

     “哼,有本事你们过来比啊,我的向日葵就是最高的!”木新当然听得到他们的嬉笑声,他气哄哄地往家门走去。

      “新新,快来看看。”

    爷爷弯着腰在两间瓦房中间的过道里点火制炉子,木新看到放在桌子上的包裹,来不及放下书包,他跑过去一边帮爷爷生火,一边问:

      “我爸回来了?”

    “没有,那是他给你寄的吃的用的,还有新衣服呢。”爷爷让他把书包放一边去拆包裹。

     “哼,就知道寄东西,怎么不能把自己寄回来啊。”木新的笑容僵在脸上,他沮丧地地站起来,从角落里拉出爸爸以前用的工具箱,找到一把小刀去拆包裹。

   打开之后,他翻看着里面的各种点心和文具,而爷爷则拿起一件新外套抖了抖,在他身上比划着:

       “有点大,明年应该能穿。”

 “我今年就可以穿,爷爷,我长得很快的。”木新抓住衣服闻着上面的味道说。

  “好,今年的向日葵肯定比不过你!”爷爷笑呵呵地摸摸孙子的脑袋,木新也不好意思地笑了。门口的向日葵可比他高出好一截。不过等他长到向日葵那么高,爸爸就会回来了吧。

  午饭后,木新想起下午要去值日,他没有午睡,跟爷爷和门口的向日葵打过招呼先走了。不料半路上下起了雨,开始还淅淅沥沥的,等他跑到那棵高大的泡桐树下时,头发都快全湿了。唉,真讨厌,每次突然下雨时都没有带伞。

     “嘿,一起走吧。”

   正当他犹豫着要不要等等,一个清脆的女声响起,他扭头看到一个比他高了一截的女生正打着伞看他。

    “谢谢你。”木新赶紧钻到伞下。她打的伞真大呀,而且和她的裙子是一样清新的草绿色。

    两人并排走在巷子里,女孩一直不说话,木新便先打破沉默问道:

     “你是六年级的吗?”

     “不,我上中学啦。”

     “果然,你比我高,肯定也比我大。”

   “不要在意身高的问题,小孩子很快就会长高的。”这个姐姐嘴上这么说,可是木新看到她脸上的笑容有些小得意。

    雨有越下越大的趋势,两个人走在红砖路上,溅起的水花越来越明显,这时又冲过来一个没打伞的小孩,原来是上午还在笑话他的邻居阿妮。不过这个姐姐一视同仁地让她也挤进来了。

       “谢谢姐姐,你的伞真好看!”

      一向活泼的阿妮和女孩不停地说着话,木新反而无话可说了。他感觉这条上学的路比平时难走好多,可是现在顾不得湿透的鞋子,他想到家门口的向日葵就担心起来,上次他用爷爷收来的废品做了一个挡雨的小棚,不知道爷爷能不能想起来帮他的花遮上。

  “靠近我走,这雨太大了,你肩膀都湿了。”女孩拍了拍他示意他跟紧。木新叹了口气,伞外的雨都变成瀑布顺着伞边往下流了,他的花儿能撑住吗?

    “别担心。”也许是听见了他的叹息,女孩看着他笑道:“这种暴雨很快就会停,估计我们还没走到学校就会变小。”

  “我是在担心我的花......”木新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是一棵向日葵。”

  “是比他还高的向日葵,他天天和它比高呢!”阿妮笑嘻嘻地插嘴道,木新本想瞪她一眼,却突然发现打伞的女孩在轻松地转着伞柄,可是这么大的雨打在伞上不会很沉重吗?

  “姐姐,换我来打伞吧!”木新伸出手,要接过伞把,她紧紧抓住伞柄摇头:“那可不行,我的伞可是认主人的哟,换个人打就不灵了。”

    “它又不是活的怎么可能?”阿妮不相信地问。

   “哎,那你们没有发现伞变大了么?”女孩歪歪头,腾出一只手指着伞顶,木新张着嘴,是自己的幻觉?这把绿色的伞好像真的比阿妮挤进来之前大了一点!

     “等会儿太阳出来了,它还会变颜色呢。”

     “变成什么色?”

     “金黄色,像太阳的颜色。”

    向日葵的花也是。木新心想,他不是特别相信伞会变色,但是听着比刚才安静了些的雨声,又有点期待。

     终于快走到大街上了,雨已经噤声,天也变得亮堂起来,可是脚下还是有不少积水。阿妮在一旁庆幸自己没有穿布鞋出来,绿裙子的女孩仰头,惊喜地招呼他们看南边的天。

      “出太阳了!”

    阿妮叫出声。木新闻着雨后清新的空气,卸下了心头对葵花的担心,看着太阳心情也舒畅起来。

   他们走前和小姐姐告别,女孩也不急着收伞,转着她的伞冲两人摆摆手,慢慢朝反方向走远了。

      “她是隔壁中学的?”

   “嗯,她说她是中学生。”木新回答,阿妮疑惑地转头看她离去的方向:“那她为啥不背书包?”

     “额,可能不喜欢吧?”木新解释着,也不由自主地回头看,那个女生已经快消失在中午稀少的人群里了,他只看一点金黄的颜色,像是掺进街头人流里的阳光。

       三

      “哇!她难道是棵向日葵吗?”

   领居家的孩子一个叫珍妮,一个叫约翰,他们在木新的协助下,正在扶起几株完全倒在地上的向日葵。木新把一只树枝插进松软的泥土里,他接过珍妮递过来的绳子,将一棵有点焉了的花靠在木棍上捆起来。

   “也许是哦,我不知道是不是。不过那天等我回家后,我爷爷说他睡着了,忘记给花遮雨,可是我的向日葵笔直地站在门口,还开花了。”

    “其实,我们不用扶它们起来的。”哥哥约翰看着木新和妹妹科普道:“我在书上看到过,向日葵就算倒了,还会从折断的地方打一个弯重新站起来,我们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多此一举?”

   “也许是。但这么喜欢阳光的家伙,能笔直地站起来的话,就能离太阳更近啦。”

  木新擦掉额头上冒出的汗,轻握向日葵的花茎,那上面长着绒毛,还有点扎手。他们蹲在高高的向日葵下忙活,偶尔还有雨水滴落下来。木新顺着花生长的方向,可以看到雨后的太阳冲破乌云的束缚,一束束柔和的阳光重返人间。

      向日葵花盘如同绿色的伞顶,透着些明亮的金黄,在微风中轻轻摇曳。好像那个女孩走了好远,快消失在人群里时,他还能通过这些年的时光,看到她在雨中旋转着伞,他们一起走着,走着,雨就小了,天又晴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情商通常是指情绪商数,简称EQ,主要是指人在情绪、意志、耐受挫折等方面的品质,它是近年来心理学家们提出的与智商相对...
    妙所阅读 304评论 3 3
  • 感情的不顺遂,可能也是期盼和失望的摆钟,分分合合的异地相恋,其实不知道在坚持着什么?可能为了心中那份曾经完全拥有的...
    蔬吕阅读 127评论 4 0
  • 松柏一点浩然气, 山水千里快哉风。 天道如今酬福寿 ...
    宛禾的园子阅读 371评论 2 5
  • 列出每天工作任务,并分解成为一个个25分钟的任务,然后逐个执行完成。 每天我们会给自己每天的工作制作清单,但是往往...
    忠慧阅读 153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