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06

余梦听到门铃,开门竟是她日思夜寐的汪劲松。她一跃跳到他身上,像树懒一样黏着,双手环着他的脖子,双腿夹着他的腰,兴奋的像个孩童!

上次知道他要出差到邻市,以为会绕过来看她,哪怕一起吃个饭。其实,每次汪劲松过来左不过是小坐片刻或者赶上饭点顺道一起用个餐罢了。

余梦的软肋就是汪劲松。自从上次酒会替她挡酒后,再送她回家。一路上,她都将头枕在他的肩膀,昏昏沉沉的感觉脑壳要炸裂了。

在单元楼下,余梦有点不好意思:谢谢你的肩膀,很温暖。夜色衬得她越发娇小柔弱,汪劲松心头一暖,将她揽入怀中,亲吻了她的头发,余梦正想回抱他的时候却被一把推开,他跳上车走了。夜风里,留下石化的余梦……

两个人在楼下咖啡店吃了简餐,就回了房间。汪劲松照旧拿起笔记本,他总是有处理不完的邮件和修改不完的方案。余梦也和往常一样给他冲了咖啡后就倚着飘窗看书去了。

两个人的房间似乎比平时更显安静,玄关上的金鱼追逐戏水的哗哗声;敲打笔记本的嗒嗒声;翻阅书本的哗哗声……余梦觉着眼皮沉重,靠着软垫竟睡着了。

余梦醒来的时候已是半夜,发现自己睡在床上。她从床上弹起,光着脚跑到洗手间,又去开书房的门。哪里还有汪劲松的影子。他还是走了!

他从来没有在她这里留过夜,这次也不例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